张一:Roarrrrr怒吼——女性形象的挣脱与重塑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538   最后更新:2021/05/23 20:07:50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1-05-23 20:07:50

来源:798艺术  鲁夏蕊


“我把熊化为一个符号,它也不一定是真的野兽,它可能是刻板规则,可能是其他的对立面,可能是一些矛盾体或者来自社会的舆论、阻碍……”

——张一


4月23日,张一个展Roarrrrr在Tabula Rasa画廊开幕,展览展出了艺术家张一在2020年基于亚麻布和尼龙布创作的28幅综合材料作品。作品中对女性躯体的描绘和表达,是张一对日常生活和历史文本中女性形象的思考和再叙述。798艺术试图通过与艺术家的对话,探索张一艺术创作中对材料、形象和自我情绪表达的含义。

展览现场图


798艺术:这次展览是您的第一次个展,听说您之前主要是在进行数学和经济方面的学习,是什么契机启发您进行艺术创作的呢?

张一:我一直都挺喜欢画画的,小时候在少年宫里学过一些书法和国画,但是当时我妈觉得我上课总是不太认真就停掉了。高三毕业出国前的暑假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自己报名了画画班,和艺考的学生一起密集补习了一个暑假。在洛杉矶和纽约就更自由了,只要你愿意,能接触到艺术的机会非常多。我在香港期间,当时的雇主UBS是巴塞尔的赞助公司,所以每年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以及一些画廊的活动我都有参加。但那段时间相对封闭的、狭窄的工作节奏让我感觉极度压抑和束缚,于是2016年底我选择回到了成都。成都是一个非常“巴适”的城市,它给了我很大的自由度,在这个相对缓慢的节奏下,没有了那么多对工作的预期和框架,我就觉得可以真正开始从自己的本心重新出发,创作是我当时唯一想去做的事情。


798艺术:那您是怎么想到使用布料和线这类材料进行创作的,使用这些材料和方法的灵感来源于什么呢?


张一:从香港辞职以后我频繁地参加各种展览及活动,除此之外也品阅了很多艺术家的画册和图录。最初创作的时候我尝试过各种风格画法,之后发现拼布让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我从小就很喜欢做手工,布料对我而言是非常亲密的材料。有一年我奶奶意外摔倒,引起脑梗塞,眼睛看不见了,后来整理旧物,我接管了她的一台老式的缝纫机,就用它做了第一批拼布创作的尝试。那台缝纫机特别老旧了,亚麻布的面料又很厚,上面布满了凹凸不平的肌理,缝制起来很不容易。在缝纫的时候,布料会不停位移,就出现了看起来歪歪扭扭的、极为偶然的线迹。但回过头看时,就发现画面把当时我那种极力与机器较劲的过程留了下来。这让我回想起自己二十几岁毕业后刚入职场时,那种奋力想证明自己,但又往往力不从心的感觉。回看当初的自己,我发现过程中的反叛精神才是更胜于结果的真实呈现。所以这种类似的感受也支持着我用这种方式继续进行之后的探索。

《八爪精》 油彩,蜡笔,棉线,尼龙线,羊毛,棉布,麂皮布于亚麻布上
2020年 40 × 30 cm


798艺术:那除了使用布料进行创作的手法,您创作主题的灵感也同样来自于生活经历吗?


张一:可以说是的,其实我一直都很想去描绘女性题材。在之前的工作中,不管是因为性别或者职龄,都不时会碰到一个隐形的天花板,而我内心非常不妥协于这样的现实安排,总是不屈服于各种管教,向往更自由的生活方式,因此吃了不少亏,所以这种现实的挫折感赋予了我强烈地表达欲。


798艺术:您作品中关于女性极度弯曲的身体形象表达是受到什么样的启发呢?


张一:我天生身体素质就特别好,喜欢尝试一些极限运动的挑战。三年前的我热衷滑雪,每两周都要去崇礼练习。但一次滑雪经历中我和朋友在万龙大奔头上面面相撞,弹出了很远倒在雪地里,那次之后我的头部和椎体都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直到现在,我的左手手臂和胸椎都是持续半麻木的状态,所以身体的刺痛感也成为了我的创作动机之一。


798艺术:您在创作背景中会融入一些规整的机械性的元素,(比如天花乱坠中的缝纫机)这些元素是来源于您日常生活的启发,又或者是某种特定意向的表达呢。

张一:机器给人一种很冰冷的触感,就像做普拉提的床,它上面有很多像束缚带一样的绳索,它有时给人的感觉像是一种刑具。把身体置于其中,很容易产生一种将四肢向各处牵扯的,对即将到来疼痛的恐惧。我使用缝纫机时,常常会被机针扎伤手指。我觉得将肉体置身于机械空间里,那种柔软与尖锐的碰撞,会产生出一种刺激的感官体验。于是我在创作中做了这个尝试,添加了有机械感的元素。

《夜袭》 棉布,羊毛,麂皮,尼龙编制带,纸,水彩,凝胶,沙子,丙烯于亚麻布上
2020年 270 × 210 cm


798艺术:本次展览展出了很多幅有关熊和女性搏斗的题材,您使用这个题材进行尝试和创作的灵感来源于什么呢?


张一:熊和女人的题材主要来自《女史箴图》,它是封建社会规范女性行为道德的一个长卷。其中有一则就是冯媛以身挡熊,保护汉元帝的故事,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一种美德。但似乎在当代,社会环境也会要求女性要独立勇敢,婚姻和事业都要平衡兼具,甚至在一定情况下要主动牺牲自我。我想要把“熊”化为一个符号,它也不一定是真的野兽,它可能是刻板规则,可能是女性遭遇的其他对立面,可能是一些身份矛盾或者来自社会的舆论、阻碍……在回看和思考之后,我就创作了熊和女性打斗的系列作品。起初,我作品中女性和熊的肢体是扭在一起的,展览展出之后,我在展厅再看作品时发现,我后期的创作好像无意地把女性置于熊之上,打斗场面更为激烈,似乎面对这种矛盾的情绪加深了,戏剧性也增强了。


798艺术:您用roarrrrr作为这次展览的主题,是出于什么样的思考呢?是仅仅只是回应熊和女性搏斗的这样一个题材,还是有一种女性的呼声。


张一:roar是一个拟声词,它是怒吼的意思。这次展览展出了我不同题材的作品,比如在疫情期间创作的一些带着恐怖色彩的女性的脸;有拉伸的、扭曲的女性身体等。这个拟声词可以概括很多感受,主要还是对应与“熊”搏斗的怒吼。但同时我想要也留下一个开放的命题,希望观众能来亲自感受这个展览,产生不一样的思考。

《觥筹交错》 油彩,草木染亚麻布,棉线,凝胶于亚麻布上
2020年 50 × 40 cm


798艺术:您的画面表达给我的感觉是非常感性的,无论是综合材料拼贴的质感还是画面的造型效果都很有情绪的张力,那您在实际的创作中也是一个很感性的过程吗?


张一:我会画一些草图,有灵感也会随手记录下来,这个过程还是比较理性的吧。不过有时候一些形状也会给我一些灵感,可能裁了一块自己需要使用的布,又随手把一块废的布丢在旁边,第二天到工作室的时候,看到那块废布在画面上的形状突然有了灵感,那么就会从那里展开构图。我也会探究名画里的构图,例如这次展出的《疯狂的世界》,构图灵感就源自于17世纪的艺术家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她可以说是第一个可以追溯到的带有女权性质的女艺术家,她在演绎《圣经》里《犹滴手刃荷罗孚尼》的故事时,将犹滴杀死荷罗孚尼时的动态画成了绷直手臂,身体中心垂直向下的,因为真蒂莱斯基站在女性的视角来看,她认为男性的力量是很大的,不可能像以往男性画家一样,把杀的动态画得清风云淡清风,所以这种构图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798艺术:再谈谈您对于布料和色彩的搭配和选择吧?例如关于熊和女性搏斗这个系列的作品,不同画面中的熊和人物您也使用了不同的面料和色彩,您在面料和色彩的选择上有什么思考吗?


张一:我创作中使用的所有布料都是我自己染色的,我会实验性地染制一些颜色,有时候也会去布料市场收集一些喜欢的面料。在创作“熊”的时候,我起初是用一些草木染的亚麻布料,它会有一些斑驳的感觉,看起来像是光打到熊毛发上的反射。通常我觉得效果适合就决定使用了,不会过多地去想真正的熊是什么颜色的。后来我又尝试了丝绒面料,丝绒短毛的触感也很符合我对熊躯体的想象。《落日风暴》这幅作品中的熊是用扎染的技法做的染色,看起来有一种光晕的感觉,这样的效果我也很满意。总之,还是在使用一些比较主观的颜色。


798艺术:您之后还会尝试一些新的手法进行创作表达吗?还是您会希望在这个方法上继续进行延续和探索?


张一:我对材料是有很大的开放性的,会不断学习一些新的技法,也会在YouTube或者是B站搜索教程,或者联系拼布领域的老师,到他们的工作室探讨学习。我觉得可能是因为我没有受过系统意义上的专业训练,所以在创作过程中的心态比较开放,会不停进行各种实践。之后还是希望把材料、质感再深入下去,我相信接下来还需要做很多工作。

展览现场图


采访:鲁夏蕊

图片提供:Tabula Rasa画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