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o Rondinone:雕塑、装置与彩虹的孤独岛屿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610   最后更新:2021/05/14 12:51:17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1-05-14 12:51:17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01

我使用原始符号
孩童老人、东方西方
都能联想到的符号 ”

——Ugo Rondinone

Ugo Rondinone

乌戈·罗迪尼(Ugo Rondinone)1964年出生于瑞士布鲁嫩。
无论是在瑞士本土还是在国际上,他都享有盛名。1985年至1990年,乌戈·罗迪尼就读于维也纳实用艺术大学,师从恩斯特·卡拉梅勒。90年代末期,他开始在纽约生活,并使用大量不同的媒介和艺术形式进行创作。

“你可以建造你自己的岛屿。你也可以敞开自己的每一天,只要你愿意。”
——乌戈·罗迪尼(Ugo Rondinone)
Rondinone在作品里探索了公共与私人、内部与外部、真实与虚假之间的关系,反映了文化被制造和不被尊重的过程。在各种各样的材料生产中,从视频到霓虹灯再到新的具象雕塑,Rondinone也看到了人类奇怪而特别的美。


02

Seven Magic Mountains

——Ugo Rondinone

Seven Magic Mountains

Seven Magic Mountains(未完成)

在美国15号洲际公路边,位于Las Vegas大道与St Rose大道交叉口南边约10英里处,大概距离拉斯维加斯半小时车程的内华达沙漠边界,Ugo Rondinone花了五年时间成就一座山Seven Magic Mountains。

Seven Magic Mountains(未完成)

这个作品对观众来说是一目了然的,后续流程也不难理解。可见的痕迹——包括钻孔工留下的孔和结构上的裂缝——证实了这些作品是在采石场制作的。
作品展示了材料的真实属性: 沉重和粗糙,风、天气和腐蚀都在上面留下了痕迹。这些雕塑的简单状态和自然表面与下面混凝土浇筑的基础的人工痕迹形成对比。

Seven Magic Mountains

然而,不止在拉斯维加斯旁的沙漠上,世界上很多地方,也能看到Ugo "山"主题的艺术装置。
曾出现在大洋彼岸巴斯美术馆的《迈阿密之山》(Miami Mountain, 2016),及2016年至2018年间出现在拉斯维加斯荒漠里的艺术装置《七魔山》(Seven Magic Mountains, 2016),还有泰特利物浦美术馆门口的《利物浦之山》(Liverpool Mountain,2018)。它们都出自同一人——Ugo Rondinone。

迈阿密海滩巴斯美术馆(MIAMI MOUNTAIN)

英国泰泰特利物浦美术馆(LIVERPOOR MOUNTAIN)

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关于幻想和欲望的。许多作品将观者带入一个模糊而明亮的色***,在艺术多样性的基础上创造出动人的艺术环境。
Ugo Rondinone说:“这个作品透出了人与自然,人工和天然,曾经和现在之间的连续性和牢固性。"

展馆内(Exhibition)


03

“孤独的语言”

(Vocabulary of Solitude)

——Ugo Rondinone

Vocabulary of Solitude

在这Vocabulary of Solitude展览里,艺术家洞察人类孤独情感。在展厅内,我们能看到ugo不同时期的一些其他作品,像灯泡,云,窗,太阳系列作品等,还有主题人物小丑组成。

据艺术家本人介绍:“自2007年以来,我的所有展览都是以作品材料为主的自然色:石头,黏土,地球,青铜或者铝。我想是时候把所有光谱中的颜色都带回来了。这次展览将会结合过去和现在不同颜色的作品融合为一个统一的装置。”

展览 "ANOTHER BANANA DAY FOR THE DREAM-FISH2018

这幅作品的特点是邀请了40位群众演员扮演小丑。他们穿着小丑服,戴着面具,戴着彩色假发。他们被“安排”在会场的不同区域“单独表演”。使游客达到高度的情感共鸣,达到另类沉浸效果。

展览"VOCABULARY OF SOLITUDE"2017-2018

不难发现,Ugo Rondinone的作品往往以“时间与自然”为背景,而“时间与自然”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艺术让时间慢下来,让观众慢下来,从而创造出思考的空间。
在Ugo Rondinone看来:当人们不需要思考就能感受到它(艺术品),因为这意味着它是在赞美自己。

展览"THE WORLD JUST MAKES ME LAUGH"2017

展览"LET'S START THIS DAY AGAIN"2017

Ugo Rondinone使用易于理解的图像和符号,他也相信艺术的治愈能力。艺术让时间慢下来,让观众慢下来,创造一个思考的空间。
他认为,当人们可以不假思索地感受到一件作品时,它就是成功的,你们觉得呢?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