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科幻艺术史吗?”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633   最后更新:2021/04/27 11:38:21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21-04-27 11:38:21

来源:贝浩登PERROTIN


法国艺术家洛朗·格拉索的个展 “未来植物集”正在于贝浩登(香港)呈现。他的实践关注异质时间性、地理学以及超自然现象,透过将常识背后的事物实体化,激发看待历史与现实的崭新视角。


本期贝浩登阅读邀请您阅读2017年由贝浩登出版的画册《Laurent Grasso Soleil Double》。画册收录了格拉索与顶尖艺术史学家、国际策展人Jean-Hubert Martin基于展览“Soleil Double”的对谈,并详尽梳理了艺术家代表性作品及展览。以下内容节选翻译自画册内收录的,由艺术史学者Amelia Barikin撰写的文章《量子纠缠与时间的建构:我们需要科幻艺术史吗?》


洛朗·格拉索个展 “未来植物集”于贝浩登(香港)展览现场, 2021. 摄影:Ringo Cheung.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一个图像能否保存自己的过去,或者创造自己的将来?如果一个图像能够在当下跨越其原始语境,以全新的状态与我们对话,那么“过去”与“将来”在艺术存在的叙事角度,占据了如何的位置?“我们不能说某件历史文物与这个或那个历史时期相关,而必须意识到,在每一个历史对象中,所有的时间都在此交汇,冲撞,或者彼此以可塑性为基础、分叉、甚至相互纠缠。”Georges Didi-Huberman曾这样说道。这种认为艺术品具有打破现世边界、并创造自己的时区的观点,挑战着基于因果关系、起源、传承的线性历史编年史模型。

洛朗·格拉索个展 “Soleil Double”于贝浩登(巴黎)展览现场, 2014.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在当代艺术史中,无数艺术家曾尝试解决历史分期、分类和类型学等传统史学方法与当今艺术的异质性之间的脱节,其中,时间被认为与异质性、文化相关。这其中的挑战在于生成一个当代史的模型得以折射出当代时间的棱镜。断裂的、错乱的、同时的时区在传统编年式模型内无法轻易调和,我们也不可能继续把对过去的解释建立在一个统一的、单一的时间图式上。所以反过来,我们是否需要一个“科幻”艺术史,一个与不真实的时间对话的艺术史?

洛朗·格拉索画册《Laurent Grasso Soleil Double》. 由贝浩登出版. 摄影:Mengqi Bao.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格拉索许多的项目都试图探索历史的眩晕。图像、结构、故事从暂时的停泊处自由的漂浮。短语和词语会像幽灵一样重新出现,预示着谣言、浪潮或回声。影片的场景往往拍摄自一个永恒移动的、空洞的、鸟瞰的视角。神秘学和科学中不可见的现象,包括电磁波、电、黑体辐射、心灵遥感、引力、量子力学和暗物质普遍存在于格拉索的创作中。某个明确的事件或地点被提及时,往往不会出现在画面中,而是通过画外音被召唤出来,或者仿佛通过视差视图得以瞥见。

洛朗·格拉索个展 “PORTRAIT OF A YOUNG MAN”于迈阿密巴斯艺术博物馆展览现场, 2011.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洛朗·格拉索个展"URANIBORG"于加拿大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展览现场, 2013.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洛朗·格拉索个展"SOLEIL DOUBLE"于贝浩登(巴黎)展览现场, 2014.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我们也许可以说,在格拉索的实践中,“事件”的概念往往超过了它的时间专一性而存在,同时作为过去的记载、与未来的预言。他正在进行的“研究过去”系列作品精心重构了十五和十六世纪意大利和佛兰德斯大师,如安德里亚· 曼特尼亚(Andrea Mantegna)和汉斯·梅姆林(Hans Memling)使用的绘画手法和意象。标题中的“过去”因此带有双重模糊的含义:不仅是对历史特定技法及图像方法不合时宜的复兴使其与当下的距离受到质疑,而且图像本身还包括许多语言和占卜的标志(日食、光晕、白日光、彗星、流星等),这在文艺复兴时期被看作是对未来的预兆。

研究过去, 布面油画. 70 x 150 x 4 cm. 攝影:Claire Dorn. © Laurent Grasso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研究过去, 木板油画. 25 x 22 x 4.2 cm. 攝影:Mengqi Bao. © Laurent Grasso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当你观看这些绘画时,你可能不确定它们创作的源头,你可能会想它们是否是我视频作品的灵感来源。或者有可能,那些不熟悉我作品的观众,会觉得日食或者浮石这样的绘画似乎应该来自另一个世纪的绘画。

——洛朗·格拉索


在这里,信息是从源头提取的,以吸收这些异质的太阳下的其他时刻、包括未来的时刻。关于格拉索的实践,评论常常强调其作品中时间的可延展性。霓虹灯装置例如《Time Dust》(2008),《Memories of the Future》(2010),《1610 III》(2011),在时间中继的标志下探讨照明与理性之间的历史关系,而“未来考古学”(2012年)和“乌拉尼堡”(2013年)等展览则探讨着时间旅行和时代错误的视角。

洛朗·格拉索作品《MEMORIES OF THE FUTURE》于韩国首尔三星美术馆展览现场, 2010.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