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 观点|新加坡的灵性抽象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91   最后更新:2021/04/08 10:49:50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21-04-08 10:49:50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Christine Han


胡丰文,《雨中书写》,2011。单频道录像,6分2秒。图片提供:食欲。


群展“周日我们不营业,因为今天是神的日子”(展期:2021年2月8日至5月1日),问了一个问题:今日亚洲当代抽象的样貌是什么?


此展览在新加坡厦门街经典商铺街中一处复合空间“食欲”(Appetite)中举行。贡嘎嘉措(Gonkar Gyatso),胡丰文(FX Harsono),王晋伟(Luke Heng)和龙凯祥(Ben Loong)的作品展示了诗意和多元材质的艺术创作,这些作品充斥着身体动作的捕捉,文字游戏,全面的幻想,原始欲望和数据的可视性,但不止于此。

王晋伟,“非地方”系列作品,2019。亚麻布油画,150×115cm。图片提供:食欲。


展览的标题制造了一个离奇的切入点,暗示着“灵性”也许是所有抽象作品最大的共性。


比利时画家米歇尔·塞弗(Michel Seuphor)称一幅画是“抽象的”,是因“无法在其中识别出构成丝毫作为正常背景的日常生活当中的客观现实的痕迹”。[1] 另一方面,塞弗强调,所有的艺术作品都有抽象性,无论是具象还是非具象绘画,再现还是非再现绘画、客观绘画还是主观绘画。

王晋伟,《The Family》,2018。铝版复合材料上喷墨,31×34×2.9cm。图片提供:食欲。


在这个展览中,抽象的模式与感知跨越时空的事物联系在一起。展览从新加坡艺术家王晋伟和龙凯祥的画作开始,他们的抽象作品令人想起旧石器时代,同时——正如龙凯祥的表达——也唤起我们这个时代与自然之间深刻且直觉性的关系。

龙凯祥,《象形字符 2》,2019。树脂、石膏和金箔在木头上,57×51×3cm。图片提供:食欲。


以《单一神话》(Monomyth,2019)、《象形字符 2》(Glyph 2,2019)、《象形字符 5》(Glyph 5,2020)与《独一巨石》(Monolith,2019)等为名的作品,是龙凯祥以白色石膏泥和树脂所做,引人注目的表面充满了凹坑和凹痕,上面刻有神秘的符号或类似化石痕迹或动物图案。

龙凯祥,《部件》(Fragment),2020。树脂、石膏和金箔在木头上, 44×44×2.5cm。图片提供:食欲。


龙凯祥令人回味无穷的演绎将时间性凝结为固态,而印尼艺术家胡丰文的作品《雨中书写》( Writing in the Rain,2011)则涵盖了更为直接的经验,同样将历史与当下联系在一起。


在六分钟的单频道录像中,艺术家用毛笔写出自己的汉名的同时,雨水也将墨水洗去。重复的笔划和线条形成了多个汉字,随后这些字符逐渐化约为极简的形式,最终被抽象为空。

胡丰文,《雨中书写》,2011。单频道录像,6分2秒。图片提供:食欲。


越过龙凯祥和胡丰文对直觉和自发性的强调,理性和科学在王晋伟的“定期苗”系列作品(Periodic Seedlings,2018)中得到了展现,他使用编程技术来制作基于随机排列的易经八卦作品。

一堵墙上是五个有框的铝制作品:《打开》(Open),是有着类似于百叶窗图案的醒目、红色双联画;《无包覆》(Without Embroiling),单色,Frank Stella风格的条纹结构;《吞咽》(Swallowing),绿色粉彩双联画,类似于编程代码和“实时”过程;《铰接/打开》(Articulating/Open),让人联想起至上主义的灰黑色结构;最后是类似通风组件的作品,《萌芽》(Sprouting)。

王晋伟,《打开》,2018。铝板喷墨,31x34x2.9cm。图片提供:食欲。


“非艺术”的外观,既具有反主观性也具有反表达性,与展览开始时位于单独展间中王晋伟的“非地方”(Non-Place,2019)系列作品诗意的形象形成鲜明对比。每幅画都是通过将松节油倒在厚涂了油画颜料的画布上而完成,回旋、摇摆的痕迹,让人联想起黑夜中的火焰。

尽管存在差异,但这两个系列却与抽象的形式和手势语言有着紧密的联系,而这又与“周日我们不营业,因为今天是神的日”中探讨的灵性概念相联系。

王晋伟,“非地方”系列作品,2019。亚麻布油彩,150×115cm。图片提供:食欲。


展览标志性的作品是西藏艺术家贡嘎嘉措的《香格里拉》(Shangri La,2014)。铝板蜂窝板上的混合媒介拼贴呈现出壮观的抽象、几何、无定形图形,以同心排列从框架中心的四个分层的圆形和方形曼陀罗开始,无数的熊熊火焰。

各种各样的视觉线索,框定了如此炽热的绘画核心,这些线索涉及感性、纪录、政治、性与宗教。这是一件充满戏剧性讽刺意味的作品,祖先人物、山脉、动物、直升机、*支、**和舞女成为令人不快的存在,它们相互并存,相互对立。

贡嘎嘉措,《香格里拉》,2014。混合媒材拼贴在铝板蜂窝板上,76×76cm。图片提供:食欲。


总体而言,“周日我们不营业,因为今天是神的日子”,是西方抽象形式的一种有力的替代方案。展览使用了东方哲学和人类情感来探索艺术姿态,在这些姿态中,主观经验被共享为一种独特的共同经历。在这里,抽象成为一种与他人兴趣、经验、思想和情感进行互动的手段。

翻译:Nevermind


[1] Michel Seuphor, A Dictionary of Abstract Painting, (Methuen and Co Ltd: London, 1960), p.3.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