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成瑞:关于酒的断片或酒为醉意而生,人为身上残存的神性活着
发起人:毛边本  回复数:0   浏览数:150   最后更新:2021/04/07 11:48:08 by 毛边本
[楼主] 毛边本 2021-04-07 11:48:08

来源:画刊杂志  刘成瑞


《一个很久以前的人》(从迪拜到波兰卢布林期间所带的物品)   刘成瑞   青稞面、烟斗、酒杯、邀请函等   2013年


1

我热爱高度白酒,从少年喝到现在;也因为高度白酒,还是少年。生活总是充满变故,酒不会变,永远在手够得着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看着你,不悲不喜,不执着不沉沦。只要几小杯浇下去,整个世界就会弥漫起宁静的狂喜,像是身处在挤满神的庙堂、充满艺术的没有艺术品的美术馆。有的酒还会不辞辛劳长途跋涉远道而来,只为很清澈地进入可能浑浊的你,让你成为一条干净的河。



2

超市中最美的地方就是酒柜了,上面占满了热烈的、可爱的、凝固的……各种各样的灵魂,像是等待检阅的迷人的军队。无论便宜的还是昂贵的酒,都能让你领略到奢华的醉意。



3

对酒来说,我们是过客。即使你千年不朽,酒的历史却有万年,还会源远流长下去。而且人家绝不死在骨灰盒里,只是在血液中一边跳舞一边流淌。日本酒徒大伴旅人说:我欲一应离人境,化作酒壶酒中浸。这算是非常务实的死后诉求了,酒葬。魏晋酒徒刘伶驾一辆驴车,带一名小童,拉一坛好酒,备一把铁锨,边走边饮,并嘱咐小童:死,便埋我。人有多孤独,就有多浪漫,如此死法,可见一斑。那么,日本那么情趣的仪式至上的社会,刘伶有嵇康阮籍那么高级的兄弟,他们孤独什么?酒对他们来说肯定不只是一种液体或饮品,而是一个通道,通往宇宙深处柔软的世界。这个世界,心灵浩荡,人神共舞,孤独自然荡然无存。毕竟神不会亲自飘过来跟你说,你要好好活着,活得不好下地狱,活得好了进天堂。神只会让你感觉到他,信仰他,膜拜他。而酒,只会轻轻滑到杯子里,让你脱下面具和马甲、固执和偏见,来体验它,为引领你到达醉意的世界。只有在醉意中,你和它一样长寿。

《醉酒》(行为现场)   刘成瑞   日本长野   2013年


4

酒为醉意而生,人为身上残存的神性活着。醉是酒的神,神是人的酒,就如传道者深情的祷词中浸润着酒香。那么,没有神护佑,对神保持怀疑的人,怎样跟还残存着神性的自己相处?怎样在望不到头的宇宙找到自己不甘于尘埃的立足之地?也只有性和酒了。但性是创造,成本太过高昂,运气不好还会受到道德惩罚;即使运气好了,有人爬过来叫你爸爸或妈妈,也就意味着责任的开始。酒不一样,它什么都不要,献身于你的精神。不管是5块的二锅头,还是2000块的茅台,都有着相似的谦卑和热烈,送你抵达同一个醉意。就算没有酒了,满上藿香正气水或食用酒精兑红牛,像极了调味酒或威士忌,而且都能醉。醉时与日月同眠,醒时与日月同辉。酒在这方面极其开阔,不管是乞丐还是国王,都平等地享有醉的权利。



5

如果一高兴死于饮酒,等于冷兵器时代的将士死在战场:血染红战袍,酒泡透心,英魂在风中千年不散;如果刚好喝的是高度白酒,刚好死在荒野,那好极了,跟鲸落一样,有多少大动物和小动物会因你的死灵魂多次出窍。但我们最好死于情,死于志或死于信,不能单纯地死于酒,对酒不尊。最好,让酒陪伴我们度过完整的一生,这不是为了活得更久,而是在有限的生命中喝更多的酒。



6

爱喝酒,是天赋。如果你偏狭地认为这是一种病,不用治,喝着喝着就好了。天赋当然不是指特长,是使命。那么,我们能为酒做什么?至少要盲目地笃定地信酒,绝不要辩证地科学地去研究它,信就是力量。这跟宗教是一样的,信是最基础的诚意。比如信仰上帝,追究上帝是白人还是黄人,那不有病吗?信就完了,对酒更要如此。要像李白先生,坚信酒,并传颂酒,绝不让酒沾染上任何污名。不要像波德莱尔老师:老婆死了,我自由了!/ 我从此可一醉方休。这样的诗句对酒和老婆都不尊重的。要知道,酒也是老婆,只是不会死。而老婆死了,酒会伤心。



7

一见钟情,就是目光相撞的那一瞬间或几个瞬间醉了一下或几下,就为了这醉,我们愿意海誓山盟,更愿意裹上一生的油盐酱醋,裹点酒就更好了。

《绘画作品201902》   刘成瑞   布面油彩   30cm×40cm   2019年

《2020166》   刘成瑞   诗歌   2020年


8

我比大多数写作的人写得少,但是我比大多数喝酒的人喝得多。——居伊•德波


跟德波老师不一样,我写得多,喝得也多,作品更多。对出生在高寒地区的我来讲,只有写多了、喝多了、做多了,才能在平原不醉氧,顺利到达心中的山顶。这个山顶也是平原,辽阔无际,上善若水。



9

独酌时,你并不会觉得只是自己一个人在喝,而是身边坐满了各种自己,有古人也有故人,有老人也有孩子,有男有女,他们不说话,默默地看着你喝,像一群神看着一个神。在不能成为故事的碎片时代,这可能是最动人的完整和孤独。



10

不论在餐桌上,还是酒吧里,或是在旷野,当有人举起酒杯,不论里面是透明的,还是红的、黄的,或是黑的,哪怕是假酒,都很安静地看着人由贫乏变得生动、由极端变得温柔、由僵硬变得绵绵若存、由好人或坏人变成感性的人。只有感性是人飘逸着的理性。不管他掀了桌子,还是泪流满面;不管他沉入梦境,或傻笑着拥抱了整个世界。哪怕在月光下拎着酒瓶在倾斜的路面暴走,酒始终如一,很冷静地以液体的身段当着人的火焰、河流和星空。

《醉酒图——澜沧江计划》   刘成瑞   行为   2014年  


11

世界上只有两种液体是纯净的——酒和水。酒里面有水,水里面也有酒。可能有的朋友会说,还有眼泪。眼泪不纯净,是海,淹没过人。如果你用分酒器装水,倒在小酒杯里喝,身体就会泛起本该喝了酒才有的醉意。我也曾见过滴酒不沾但时刻在醉意中的人,我想,他的基因中就有着醒不了的酒,这叫坐地起飞,也是天赋。而更多的人需要用真酒或假酒把身体本该需要的酒补满,否则他会虚弱。理论上是没有假酒的,能醉人的都是真酒,都是好酒。只是真酒慷慨深邃,“假酒”质感粗糙还夹杂着来自底层的恶意。这个底层无关阶级,是产品化之后的人类。当人对土地索取到一定程度后,就会索取同类,这时会产生尊卑和比较,这时人对人极其残忍,所以喝了“假酒”头疼,这是惩罚。其实,残忍并不源自别人,而是自己。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善良是好的,但善良往往只出现在行恶之后的言谈中,像干了坏事后的忏悔能抚平自己的罪恶一样。酒是没有恶意的,也没有明确的善意,冰清玉洁得很。只有有恶意的人才借酒行恶,还以醉酒为理由为自己开脱,把恶怪罪给酒,这种饮酒自然不是真正地饮酒。为了攀附饮酒也不是真正地饮酒,哪怕饮真酒。



12

喜欢喝酒的人在喝了酒之后才会有醉的空间,才会在某个醉的瞬间变成真正的自己,很有创造性地表达自己的意志和行为。看日出就能醉的人是不需要喝酒的,日出就是酒。借用一下西凤酒的广告:凤酿三千年,一醉舞天下。



13

一个人在酒醒后总能看清自己与世界的距离。孤独,悲悯,深情。

《悲伤——眼睛》   刘成瑞   行为   2016年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