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残缺,另类艺术的魅力:陶瓷与雕塑的脑洞全开
发起人:天花板  回复数:0   浏览数:120   最后更新:2021/04/07 11:15:14 by 天花板
[楼主] 天花板 2021-04-07 11:15:14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一直以来,我们对未知事物都有一种猎奇.
一般来说,是指「反常态」的,很令人惊讶奇怪,或让人感到迷惑的事物。在艺术中,诡异的陶艺和雕塑还真不少,今日就来细品这些「与众不同」的作品。

“ 曾几何时,

我以为是自己在塑造泥土,

反过来,其实是泥土塑造了我。”


——曾章成(Johnson Tsang)


曾章成(Johnson Tsang),1960出生于中国香港,是当代艺术家,专长陶艺、陶瓷雕塑技巧。

艺术家曾章成(Johnson Tsang)


他的作品多以细致写实的雕塑手法,表现超现实的想象,而且还善于捕捉液体飞溅的瞬间,效果非常惊艳。透过深厚的手捏及拉坯技法,扩张一般人对媒材与内容的想像,为作品注入活力与生命。

“open mind”系列:
双手从脑袋里抠出来,人物的脸部则是享受或痛苦的样子。面粉一样丝滑的质感,让人忘记了作品所呈现的残忍。作品中大量出现元素都是肢体,液体,人的脸部表情。

除了造型可爱的作品以外,曾章成打造的的液体陶瓷雕塑,更让人惊艳。他所创作的这些跳跃在空中的"水花",有被按下了暂停键的错觉,而这正是曾章成擅长的手法。

曾章成经常用诙谐的手法创作出发人省思的深层议题,尤其他擅长用陶瓷塑造出唯妙唯肖的液体喷溅效果。

在他最新创作的作品「Lucid Dream 清醒梦」中,又透过精湛的雕塑技法,再次将陶土的可塑性发挥到极致;一张张宛如橡胶般扭曲、夸张的超现实脸孔,把现代人面对社会的不幸不公时的愤懑,无助,压抑表现得淋漓尽致,令人惊艳!

在他的雕塑里,看见了沉默感、疼痛感、压迫感、挣扎感、窒息感...在睡梦中一分为二的脑袋,还是睡得那么安详自在。

作品中也有不少表现婴孩纯真且丰富的表情与体态,看似诙谐逗趣的卡漫式造形,细细品味内容,却能体会背后对于人类关怀、反省及反讽的寓意。

在曾章成手上"诞生"的婴儿表情丰富逼真,但他不满足于创作单个作品,常常将系列作品形成组合反应社会问题。

如创作《痛壶》这一作品,首先需要捏出瓶身的基座,打造龙身的轮廓并纹上龙纹,接着制作龙爪和龙头,细致到每一颗牙齿,然后将大小一致的鳞片一笔笔绘上,继而给作品上色,完成最后的烧制步骤后才是完整的作品。


“我更喜欢通过暴力方式
改变他们的常态结构,
或弄脏原有的装饰,
来完成主体的颠覆。”

——洛朗·卡斯特(Laurent Craste)


洛朗·卡斯特(Laurent Craste)是一位具有法国血统的蒙特利尔雕塑家。

艺术家洛朗·卡斯特(Laurent Craste)

他在现代陶瓷工作室工作,还是一位大学陶瓷讲师。他的作品被许多展览收藏展示,譬如蒙特利尔美术博物馆,加拿大外交与国际贸易部,著名的太阳马戏团等。
因此,他创作出了Porcelain Vessels Pummeled in Unfortunate Accidents(意外受损的瓷器)系列作品。

“我的艺术追求的核心是装饰对象……我更喜欢通过暴力方式改变他们的常态结构,或弄脏原有的装饰,来完成主体的颠覆。”Laurent Craste如是说。

Laurent Craste的“暴力”并没有带来毁灭与恐惧,而是让陶瓷们获得了更加鲜活的、更有艺术存在感的另一种生命。

“这些破坏的形式与形象,让人不禁重新评估这些装饰物的历史、社会、政治和美学价值,也展示了一种强烈而暧昧的关系。”


“ 破损是一种经历,
它不应被遮掩,
而应当被庆祝 。”

——布克·戴弗里斯(Buk de Frith)


出生于荷兰乌德勒支的布克·戴弗里斯(Buk de Frith),曾就读于埃因霍芬设计学院和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从事陶瓷保护和修复工作。

艺术家布克·戴弗里斯(Buk de Frith)
在他看来,一件工艺品的艺术价值,绝对不会因为被损坏或有瑕疵而受到影响,相反,经过再修复或者再创作,它一定会焕发出新的生机。

一只精美的绿松石花瓶,散发着高贵的美。当它从高空坠落,一片片碎瓷片却在弗里斯的手中,变成了另一种形态的艺术品,它依然美丽,并有了全新的韵味。

自17世纪中国瓷器传入西方,引发欧洲人对这白色黄金的疯狂渴慕。焗钉、打磨、拼接、粘合、饰金,加之以西方人的幽默与创意,融入历史与文化元素,让损坏的瓷器,开始新的艺术历程。

“让这些有机物增长扩散并生长 ,

通过下面的形式进食或增长。”

——奥利维亚·沃克(Olivia Walker)


位于伦敦和巴塞罗那之间的艺术家奥利维亚·沃克(Olivia Walker)发明了珊瑚陶瓷法。

艺术家奥利维亚·沃克(Olivia Walker)

“让这些有机物增长扩散并生长 ,通过下面的形式进食或增长,”她解释道。“这些指的是有机体 - 真菌,珊瑚和细菌等。制作完成的陶瓷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观感。

在不规则的陶泥基底之上,叠加成千上万的陶瓷碎片,通过加法和减法过程来解决增长和衰变的问题。在陶工的轮子上创建她的初始形状后,沃克附加了数千个单独应用的片段,看起来像有机生长而成的。

他的作品反映了出生和堕落,花瓶中的装饰物表达了这一观念,赋予了作品以半成品的气息 。 这些结构让人联想到由数千种随着时间推移建立环境的微生物组成的珊瑚形成。因此,这些作品散发出一种原始但未完成的优雅感,也证明了艺术家的极端透彻。

另类,残缺,荒诞,另类艺术的魅力不仅展现在画作上,还展现在雕塑陶瓷。

有别于传统的陶艺家,陶瓷在他们手中展现出令人惊讶的质感和奇思妙想,从而焕发出引人注目的艺术表现力。


无论这些作品灵感是来自脑洞还是奇特的生活,我们都能在作品中感到一丝共鸣...这就是陶瓷雕塑的魅力。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