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 影志 | 在和美术馆里的“安藤忠雄”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165   最后更新:2021/04/02 11:02:44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1-04-02 11:02:44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和美术馆建筑外立面。© 和美术馆


2021 年3月30日正式开馆的和美术馆,带来普利兹克获奖建筑师安藤忠雄个展“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展期: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展名“超越”,表达安藤忠雄“打破建筑与美术的界限,回归原点”的盼望,展览分为“超越艺术”、“超越光”、“超越安藤”三部分,其中“超越艺术”的部分是由安藤本人通过空间设计与10位对其产生影响的艺术家作品产生对话,如和美术馆收藏的巴勃罗·毕加索大尺幅油画作品《男人和女人体》(1968)于安藤忠雄设计的“立体主义的空间”中首度对外展出。


此外,作为和美术馆本身,也是由安藤忠雄所设计。他以“圆”和“方”的视觉对比与冲突产生的空间差异感,为美术馆赋予更多的个性与内涵,也是其对岭南建筑文化的回应。


展览现场

埃斯沃兹·凯利,《光谱》,1972。纸上拼贴,121.9×264.2cm。瑞银艺术藏品。展览现场:“光的空间”,“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白发一雄,《无题》,1964。布面油彩,164.1×133.1cm。和美术馆收藏。展览现场:“圆相的空间”,“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巴勃罗·毕加索,《男人和女人体》,1968。布面油彩、磁漆,162×129.8cm。和美术馆收藏。展览现场:“立体主义的空间”,“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李禹焕,《从线开始 No.780132》,1978。布面油画,97.5×131cm。和美术馆收藏。展览现场:“思索的空间”,“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达明安·赫斯特,《神圣》,2007。蝴蝶拼画,213.4×243.8cm。和美术馆收藏。展览现场:“万花筒的空间”,“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理查德·朗,《红板岩圈》,1987。红板岩,φ600cm。和美术馆收藏。展览现场:“大地的空间”,“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左)杉本博司,《日本海,隐岐》,1987。明胶银盐印相,119.4×149.2cm。致谢玛丽安 · 古德曼画廊,纽约。版权:杉本博司。(右)杉本博司,《相模湾,热海市》,1998。明胶银盐印相,38.8×58.4cm。致谢佩斯画廊,纽约。版权:杉本博司。展览现场:“风平浪静的空间”,“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展览现场:“篇章二:超越光”,“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展览现场:“篇章二:超越光”,“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展览现场:“篇章二:超越光”,“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ANDO BOX VI》,2019。铂金印相。拾分之壹收藏。展览现场:“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ANDO BOX VI》,2019。铂金印相。拾分之壹收藏。展览现场:“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ANDO BOX》,局部。展览现场:“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安藤忠雄建筑手稿(朗香教堂)》(局部)。和美术馆收藏。展览现场:“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安藤忠雄建筑手稿(勒托罗纳修道院)》(局部)。拾分之壹收藏。展览现场:“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安藤忠雄建筑手稿(圣家族大教堂)》(局部)。拾分之壹收藏。展览现场:“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梦想之椅》,2013。榉木,橡木,胡桃木,油,皮革sif 92。制造商:Carl Hansen & Søn。致谢上海风语筑文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建筑模型博物馆收藏。展览现场:“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ANDO COSMOS》,2017。玻璃。制造商:Venini。明珠美术馆收藏。展览现场:“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展览现场:“篇章三:超越安藤”,“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展览现场:“篇章三:超越安藤”,“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展览现场:“篇章三:超越安藤”,“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直岛影像。展览现场:“超越:安藤忠雄的艺术人生”,和美术馆,顺德(2021年3月30日至8月1日)。© 和美术馆


建筑空间与故事


安藤忠雄实地考察。©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设计和美术手稿馆。© 和美术馆

安藤忠雄设计和美术手稿馆。©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建筑外立面。©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夹岸花园(俯瞰局部)。© 和美术馆

洛克西·潘,《Ballast》,2019。不锈钢,1219.2×1539.2× 967.7cm。和美术馆夹岸花园及水之径(俯瞰局部)。© 和美术馆

亚历山大·考尔德,《黄色回旋镖与红茄的移动碎片》,1974。

金属着色,198.1×238.7×104.1cm。和美术馆展厅一(局部)。©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展厅二(局部)。©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展厅三(局部)。©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清水混凝土双螺旋楼梯。©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清水混凝土双螺旋楼梯(局部)。©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清水混凝土双螺旋楼梯俯瞰。©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清水混凝土双螺旋楼梯。© 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清水混凝土双螺旋楼梯。© 和美术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