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振中:生命自有其存在逻辑,无论是动物、植物又或是人类。
发起人:开平方根  回复数:0   浏览数:151   最后更新:2021/04/01 15:21:16 by 开平方根
[楼主] 开平方根 2021-04-01 15:21:16

来源:凤凰艺术


杨振中:春分

3⽉20⽇,“露台计划之淮海中路1431号”第五期艺术家杨振中的内部邀约开启,并展出了其最新作品《春分》。该作品以⾃然物全新的⽣存⽅式展现在⼤众⾯前。


“露台计划”是由Alice陈通过“正向艺术研究会”推出的一个非盈利艺术项目,结合法国驻上海总领事官邸露台之特定场域,进行艺术实践、研究并交流。


▲ 展览现场


2020年3月20日,时值农历春分,一封被设计为“(倒)春分”的请柬引领观众来到法国驻上海总领事官邸的露台。首先看到的便是两棵根须朝上的树,被倒置植入多个水泥盆中。本应吐露新芽的枝头替换了庞大的根基没入泥土,而交错纠缠的树根则素面朝天,被一览无余。据悉,这两棵非常理生长的树自去年秋日起,已被于郊外翻转种植,直至今春3月12日植树节,才被挪至官邸露台。按常理而言,离开根系的树与成活毫无关系。然而今春,度过冬天的柳树却令人惊喜地从树干中部冒出了新枝嫩叶,桑树的枝干也保持着绿意与水分。


这不是杨振中第一次将树倒着种植。早在2018年泰国双年展上,其作品《To Be or Not To Be》即一连倒种十棵榕树,成为甲米海滨的一道永久性的奇观。这一挑战自然的艺术实验,看似荒谬,却以令植物学家也出乎意料的方式生存了下来。与《To Be or Not To Be》不一样的是,甲米的倒种榕树仍然是埋于大地的土壤之中,而这次的“露台计划”则延伸了前者的形式,更富挑战性地将树“粗鲁”地植于花盆中,以更符合露台的环境这其中固然夸大了人类干预性的一面,实际上却暴露了人类的无能为力(人类甚至掌控不了自己)。


所以无论这棵树以怎样的姿态存在,都无法阻止春分的到来,生命以其本有的步调,依旧发芽、生长。

▲ 泰国双年展展览现场


世界正在步入后疫情时代。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对于人类来说是残酷、粗暴、难以接受的;它甚至也在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例如口罩、酒精等已非医疗专用,而成为日常生活必备;而目前全世界最为关注的,毫无疑问是各种抗疫措施包括新冠疫苗的研发与生产。这是人类在为生存而抗争。同样地,将植物倒栽入盆中,对它来说也是一场意外的“灭顶之灾”。能够适应并顺势改变的植物便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反之则只能被淘汰,这便是“适者生存”。


残酷的生命法则,也成为艺术家决定于露台再度挑战倒植实验的理由之一。


杨振中与Alice陈的对话,谈及了该作品与当下语境的关系:这个现实世界可能已经不再往我们原来所理解的那个方向在发展了。……不仅是中国,我觉得是整个世界,它里面在发生一种东西,一种我没法用语言来描述的东西,这是一种有点粗暴和残酷的东西。把树整个倒过来种,真的是很粗暴的一个行为。但是一个活物仍然会寻求一个生存的方式。不过从此它改变了,它往后是以一个不是我们原先所理解的方式在继续活了。就像这个现实,这个世界,我觉得今天它不再是我们原来理解的现实了。”


身为”正向艺术研究会”发起人的Alice陈则对《春分》表示了乐观的情绪,“柳树虽说身处不是由自己选择的极端境况,但春天一到,还是倔强地爆发出嫩绿的芽孢和新叶,看着觉得还挺励志的,挺’正向’的”。

▲《春分》细节


在看似荒诞可笑的超现实景观之中,杨振中的作品总是予以这样的暗示:生命自有其存在逻辑;无论是动物、植物,还是人类。自2000年起,他即持续拍摄世界各地的人们面对摄像机说出“我会死的”这句话的短⼩瞬间。这一令人不安却又严肃的话题,提醒着人们直面生命中死亡的问题,这在今天似乎更具有启示意义。其另一件录像作品《922颗米》则表现了公鸡母鸡出于本能正在啄食地上的一堆米,而画外音与屏幕上的动态数字,则人为地将这一场景转化为令人啼笑皆非的竞赛。


他亦擅用正反矛盾关系来激化作品中的悖论感。在《我吹!》中,他试图让一位妙龄女子将发展得过速的城市吹“慢”些;在《轻而易举》中,他又将城市翻转顶在指尖。另外他也曾建山寨公交车站、做拷贝的画廊、开一家只有监控完全无人看管的小店……所有这些无厘头的行为背后,是艺术家对社会、对现实,发自内心的关切。

▲展览现场


杨振中:春分


展览日期:2021年3月20日——2021年5月1日
展览地点:淮海中路1431号(法国驻上海领事馆官邸)

杨振中,1968年生于浙江杭州,现工作生活于上海。作为艺术家,其艺术实践以观念艺术为主要方向,涉及录像、摄影、装置,甚至包括绘画、雕塑等艺术形式,长期活跃于全球当代艺术系统,并于2003和2007年两次参加威尼斯双年展主题展。作为策展人,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起,他与上海的艺术家们共同策划并发起了包括“超市展”、“吞图”、“快递展”等十几场重要的的当代艺术展览和项目。杨振中的创作核心,一方面持续关注生死议题并以玩世不恭的态度强化社会中存在的大量矛盾与错乱,另一方面则是对城市日常与政治空间中的人、物、景观的转化和再利用。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