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公厕里安装监控摄像头,还要把一座山砍成两段。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131   最后更新:2021/04/01 11:13:15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21-04-01 11:13:15

来源:绘画艺术坏蛋店II  邸特绿


乔纳斯·达尔伯格(Jonas Dahlberg)1970 年生于瑞典乌德瓦拉,1993年至1995年在隆德大学(Lunds University)学习建筑。从1995年至2000年,他在马尔默艺术学院学习艺术。现居住在瑞典斯德哥尔摩。


从2000年开始,他制作了一系列视频,主要包括在建筑空间中的缓慢运动。他以视频安装工作而闻名,比如作品之一就是在厕所里安装监控摄像头。

Safe Zones No11 2006

Permanent installation at the Moderna Museet Stockholm


影像作品


音乐盒 2015
单通道安装 高清视频 黑白 声音 26:55分钟(连续循环)投影尺寸〜4 x 3米

盒子的微小机械装置在这个扩大的规模中呈现出工业的特征,让人想起阿道夫·拉兹(Adolf Lazi) 1930年代的Neue Sachlichkeit摄影作品的朴素,以及卓别林(Chaplain)的现代时代和朗的大都会电影视觉语言。工业异化的联想与个人客体的亲密性、相机的接近性并存。音乐盒暗示了一种从未解决的韦尔斯玫瑰花蕾意义。文学上的暗示是普鲁斯特的玛德琳蛋糕——盒子里的凝视不是达尔伯格自己历史的痕迹,而是工业主义和电影史上的联想时刻。

音乐盒 2015年  棉纸黑白照片 195.5x120厘米


看不见的城市  2004
单通道安装 高清视频 颜色 静默 持续时间47:22分钟(连续循环)投影尺寸〜4 x 3米

城市是盲、聋、哑的,一个没有器官的身体,一个无序的整体,观众滑动的目光恰好在其中流动。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结果或对立面的裸体建筑,这些房子就像一个接一个的最小雕塑。在那些照片中没有任何明显的生命迹象当然也没有人物,城市的标志也经常消失。大自然被石化了。在艺术家的心目中,这些看不见的城市是一种集合体。


失重空间 2004
单通道安装 视频 颜色 无声 持续时间22:10分钟(连续循环)投影尺寸〜4 x 3米

视频投射到一面假墙上,营造出一种盒子的延伸错觉,展示了一个上世纪70年代的传统空房间,一扇门微微打开,通向灯火通明的外面。唯一的物体是一个装有绿色植物的花盆,它在房间里慢慢漂浮,好像不受重力的影响。观看这部没完没了、只关注失重状态的电影的过程,会改变观众对自己被重力束缚的身体异常沉重的感觉。


无题(水平滑动)  2000

单通道安装视频 黑白 无声  持续时间38:21分钟(连续循环) 投影尺寸~ 4 × 3米

两个独立的投影屏幕,彼此平行,显示单色视频序列。一个屏幕遮住另一个屏幕,迫使观看者徒劳地绕圈寻找一个有利的位置,以便同时看到两个屏幕。在一个屏幕上,一个水平跟踪的摄像头(显然)似乎穿过了坚实的墙壁,显示出一系列的空房间,每个空房间通向更遥远的空间。高高的天花板、镶板的护墙板、光亮的地板,这些房间很优雅,但也有些破旧和忧郁——正如房地产经纪人可能会说的那样,它们需要翻新。第二个投影是电梯式的下行镜头,一层又一层地穿过,仿佛看到了无穷无尽的连续通道,每条通道都不同,但都装饰着同样淡薄花纹的花墙纸。光线——可能是日光,也可能是人造的,很难分辨——从紧闭的门下渗透出来,但没有理由认为这是任何人的家——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在他们的房间里,因为这些阈值空间与酒店的走廊最为相似。


拍鸟


艺术家的ins上发布的拍鸟小视频

用喂食器和栖木以一种排列整齐的立体模型吸引鸟儿。他坐着等着。时间拖出来。重要的时刻发生在他的编曲之外。

西洋镜 2015年


公共艺术


艺术家还做一些公共艺术作品,比如2015年的“太阳的路径”,就是纪念芬兰独立一百周年的公共艺术品。

该作品由一个凸起和倾斜的圆形结构组成,当它在天空中运行时,它的角度与太阳的位置相关。结构下方的景观标记记录了12月6日日出和日落时太阳在地平线上的时间和位置。《太阳的路径》讲述了1917年的这一天发生的具体和永恒的情况。这件作品是直接由这个地点在我们太阳系的确切位置和这一天决定的。这样,从艺术品完成的那一刻起,芬兰独立的每一天都会被描绘出来。因此,这是对这一重要历史时刻的再现,同时也是对循环和永恒的条件的再现。年复一年,12月6日,这里的太阳将在8点57分升起,就像1917年一样。

艺术家最有争议的一件作品也是公共艺术作品《记忆创伤》,为了纪念2011年的挪威于特岛惨案。

2011.7.22下午,在挪威奥斯陆陆繁华的闹市,一声霹雳巨响,爆炸中心几百米范围内的建筑玻璃全部破碎。座建筑,现场一片狼可以,随处可以看见破碎的玻璃和金属。爆炸造成7人死亡。

奥斯陆西北40多公里的一座名叫于特的小岛又传来了*声,一名伪装成警察的30多岁男子,突然冲入岛上的一座青年营,向正在那里参加挪威工党青年团年度活动的人群开*。

据目击者称,现场当时大约有700多人,大多数是14岁到18岁的青少年,*击发生后他看见了25到30具尸体,还有很多尸体漂浮在海上,这名被捕男子是挪威人,讲挪威语方言,在之后的审问里面,他自己承认了是他一人造就了这两起案件。这位安德斯是个极右翼的挪威人,他反感政府的移民政策,经常上网发表一些“极右主义言论”。

《记忆伤口》模型:艺术家 Jonas Dahlberg 将Sørbråten半岛开出一个缺口用以纪念2011年恐怖袭击的受害者。


挪威团的公共艺术发展办公室计划纪念这次惨案,并在之后举行了国际竞赛。评估团从300多个参赛作品中筛选出来自欧洲各地的8位竞争者,最终选出了瑞典艺术家乔纳斯·达尔伯格的作品作为最终作品《记忆创伤》。


访客们将走过一条穿越树林的长长的徒步道。这条路曾经是一些受害者逃跑并最终被杀害的路线。当它接近终点时,树木繁茂的小路通向地下隧道。

“我的概念就是在自然之上切出一个伤口,用物质世界再现那种突然永久失去亲人的伤痛。”所谓的“切断”便是在蜿蜒的自然轮廓上造成一个生硬的裂缝。除了“切断”的外在形象,这个“彼岸”也有点哀伤的暗示。

最后,游客会发现自己在正面的锋利边缘,穿过海峡看到同样陡峭的岩石表面。逝者的名字将被刻在这块石头的表面上-近在咫尺,却又触不可及。

纪念馆定于2015年7月22日,也就是恐怖袭击周围年纪念日开放。达尔伯格估计,在它形成的过程中,大约有1000立方米的岩石将被移除。

“为了让每个人都保持沉默达成一致而设立的纪念活动,有可能会将发生的事情简单化,并导致我们忘记当时的情况。”——乔纳斯·达尔伯格(Jonas Dahlberg)

《记忆创伤》一直备受争议,批评者称其为“对大自然的强奸”;地质学家已经对支撑它的沉积地基的稳定性表示质疑。当地居民已威胁要采取法律行动,避免使小岛处于危险之中。争议声中,挪威政府2017年取消建造2011年恐怖袭击纪念碑


©Jonas Dahlberg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