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疼就会恨刘成瑞,但他不知道我恨他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137   最后更新:2021/03/31 11:38:11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1-03-31 11:38:11

来源:千虎瑠 ART SPACE  刘成瑞


虎口
2013,行为现场
图片(80x120cmx2) 影像(16:9 彩色有声  9分07秒)
刘成瑞将自己左手穿过虎口钉在墙上,右手紧扶播放自己大笑的音响,持续5小时(从日中到日落)。


湖岸边站着三个人,分别是刘成瑞、刘成瑞和刘成瑞。湖水很蓝,天上没有白云,湖水中也就没有,只有风把蓝色的湖水摸的轻轻颤抖,还把个别水滴溅到岸上。远处是群山,左侧的山缓,右侧的山很是险峻,之于山后面是什么,没人知道,那是人到不了的地方。我就站在这三个人的后面,也许我也是刘成瑞,长得跟他们很像,但他们看不到我,即使站在他们眼前,他们也看不到我。
以往,这三个叫刘成瑞的人站着抽完一包烟,喝完一瓶白酒就会离去,离去时走着走着再变成一个刘成瑞,但今天不一样:湖面上飘来一面镜子。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为了区别他们我只好用甲、乙、丙来代替,哦,还是用A、B、C吧,国际化一点。

A是站在最左侧的刘成瑞,一只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夹着烟。
B是笔直的站在最中间的刘成瑞,手不知道在哪里,好像没有手。
C是站的不安分,摇摇晃晃的刘成瑞,他有三只手,每只手手指都不全,每只手中都提着一个酒瓶。

见湖面上飘来一面镜子,是A先说话的,他有点激动,声音很大。


A:哪个傻bi把镜子扔湖里了!
B:你这人缺点素质!
A:这么好的湖里扔东西就是傻bi。
B:你还把烟灰弹湖里呢!
A:你不懂,我抽烟就为火和灰烬。烟灰是灰烬,比灵魂干净。掐灭烟头的时候,跟掐死自己一样激动人心。
B:你没必要那么愤怒,也别扯到灵魂。重要的是这面镜子中肯定能照出灵魂,那种悲伤的无处躲藏的灵魂。
A:灵魂那家伙贼着呢,肯定在偷听我俩说话。
C:你俩喝酒吗?
A:我看着像喝酒的吗?
B: (沉默)
C:你俩因为不喝酒有点扭曲,哈哈……
A:我们同为刘成瑞,你是太放肆了,少喝点不行么!
C:酒不在量,在于醉。你看,湖水是醉的,你俩就是那面硬硬的镜子,容易碎。
B:我很严肃的告诉你,寻求醉,是虚弱,是逃避。
C:嘿,那是因为你没体验过大醉之后的悲悯,那种快乐谦卑如水。

寻找手指
2010,行为,图片(120×160cm)、口述、传单等
1999年3月15日(16岁)刘成瑞以灵魂残缺为由将左手小指切下,后做成项链贴身佩戴,直至2008年在澳门某赌场不慎丢失。2010年3月15日开始通过网络、传单等方式寻找那截遗失的指骨。


A:(捡起一块石头)待我把那块镜子打碎!
B:你有毛病吧,镜子碎渣掉下去扎到鱼怎么办?
A:鱼不就是一种没毛的小动物么。
B:那也是生命,人家的一生也是一生。
C:说的有点神道,如果有条鱼想自我了断呢,岂不是帮了一把。
B:哼,我就没听说过鱼会自杀。
C:你别哼,人有的绝望动物也有,正如水下面藏满灵魂。
B:又灵魂,你还是喝酒吧,酒到底有什么好的!
C:酒是液体中的火焰。
A:(把石头扔到水中,没砸到镜子)
C:砸不着就对了,看见没,因为你那一击,镜子轻轻荡漾,涟漪一圈又一圈。这就是艺术。
B:又扯到艺术了,艺术是随随便便就出来让你看到的么。
C:这下您说对了,艺术简直太随便了,如呼吸般自然。醉需要酒作为引子,艺术不需要,随时都会出现摸一下你的肉体,戳一下你的灵魂,要么微笑要么尖叫。

悲伤
2016,行为、图片(120×80cm×5)
眼睛缝起来后展现一次笑容。


A:(又把石头扔到水中,又没砸到镜子)你说的我同意,但是如果这面湖中的镜子是艺术,艺术家是谁?
B:这不是艺术!
C:对艺术来说,艺术家不重要;对艺术家来说,只有艺术家。这中间我们会忽略一个高级货,那就是神。心有灵犀需有神指点。
A:什么神?宗教中的吗?
B:尽胡说!
C:当然不是某个具体宗教的神。
A:继续编!
C:你喝一口酒,我再说!
A:(喝了一口酒,打了一个激灵)
C:你刚才那一抖,就是灵魂出窍。
A:别管我灵魂出不出窍,继续说你的神!
C:这个神有点像对自己渺小卑微尘埃一般的命运的敬畏,具体我也说不好,这个神跟艺术一样无处不在,也可能就是艺术本尊。
B:瞎说,神是高大神圣的,是用来信仰的。我站的笔直就是想让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像一座塔,能容得下神,也能对得起严肃的艺术。
C:你太客气了,即使你站成一支铅笔,你弯弯曲曲的肠子里也藏污纳垢,说好听点也有些没拉干净的屎。
B:你再瞎说,我生气了啊!
A:你赶紧生气吧,排毒,也太装b了。
B:这就是我,我要不装一点,你俩没个正形,早就散架了,好好的艺术家还特么经常写诗。
C:是诗舔过来让我写的,我不写能对得起艺术么。不过你说的也有点道理,就算艺术,人还是愿意去美术馆看,不收门票的还嫌弃里面的艺术不好。


一轮红日
2015,行为现场
图片(80×120cm×15)  影像(16:9 高清彩色有声3分28秒)
从天际垂下两条红色丝带,通过穿过一个人锁骨的铁钩连接着他的身体,这个人用铁锤不停的分解地面的一块巨石,其他时间在太阳上休息,或在太阳睡觉,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刘成瑞用12天时间实施了这个故事的片段。
后来他取下铁钩,着红色衬衣、蓝色礼服,开始整理石头档案。分解出的石头以一克10元的价格寻找主人,并以主人的名字命名。


A:(把一支点着的烟递给C)抽支烟吧,我都喝酒了。
C:(接过烟,猛嘬一口)烟越呛越好,酒越烈越好。
B:你太油腻了,那人呢?
C:把毛剃干净当一块肉。
A:你好像醉了。
C:我没醉。
B:(捡起一块石头,砸向镜子,镜子碎了)
A:你够狠啊……
B:(沉默)
C:要理解,绷得紧容易崩。
A:特像一个行为艺术。
B:我这是发泄,行为艺术中怎么能有情绪和情趣。
A:不太懂你,道貌岸然的你。

C:你俩还喝酒吗,最后一点了?
B:(沉默)
A:喝!(吹了一口,又一个激灵)我想做个作品,把自己的两条大腿剁了,这样就不用站着了,永远都坐着。
C:就你那点腿长,剁了不可惜。
B:你想表达什么,有人都干了自己一*,还有人切自己丁丁把自己切死了,有什么意义?
A:意义毛线,我才不在乎艺术史那点东西,我就想坐着或卧着。
C:剁腿费钱,我给你搞个轮椅吧,以后你就别站起来了。
A:我不但要剁,还要在伤口上撒盐。
C:你好变态,想疼死我们是吧!
B:要理性,都七十好几的人了。
A:理性毛线,傻bi。
C:酒也没了,我们回去吧。
B:(冲进湖中,捡起碎镜子朝自己大腿捅了进去!)你觉得有意思吗?
A:哈哈,太有意思了,你大腿的血好红呀,要不要我在伤口弹点烟灰。
C:上来吧,你一戳酒劲全没了。
B一瘸一拐的上岸后,他们就往回走了,走得很沉默,让我很是有点压抑。等他们变成一个刘成瑞,我就钻进他们体内了,躲在伤疤里,这人有很多伤疤。伤疤里很暖和,只是天阴的时候待不住,可能老痒,刘成瑞就老抠,抠的我很疼,我一疼就会恨刘成瑞,但他不知道我恨他。


关于艺术家

1983年生于青海,现生活于北京。其创作以身体为核心,通过行动,表演,绘画,写作等方式凸显对生命意志的坚守和超越。2006年发起的“十年计划”是其创作的温和基石,期望以约定为纽带和众多参与者在漫长的时间中重塑彼此的生命图景和社会人格。他曾在谢子龙影像艺术馆(长沙)、没顶画廊(上海)、香格纳画廊(上海)、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北京)、维他命空间(北京)、激发研究所(北京)、labirynt画廊(卢布林)、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A4美术馆(成都)、NIPAF空间(日本长野)、 釜山美术馆(韩国釜山)、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等空间举办个展(个人项目)或实施行为表演。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