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 |“此时此刻”:感受艺术家创造的“时间剧场”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55   最后更新:2021/03/30 10:50:43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1-03-30 10:50:43

来源:澎湃新闻  记者 高丹


白盐、空气、陶瓷、海浪、碳钉……艺术家操纵着具象的物质:或是通过循环的动作形态, 呈现一种永恒感;或是凝固流变的瞬间,营造雕塑感,将人群在空间中抽象的感知描绘成可视化的艺术场景……

“W**ELENGTH:此时此刻”展览近日在北京时代美术馆对外展出,此次展览由北京时代美术馆与W**ELENGTH团队第四次合作。展览尝试探索时间与空间的关系:空间没有边界,时间没有尽头,在时间与空间的概念下,人们通过“时态”来衡量和体验着周围的一切,并以某一时刻、某一空间中的行为与世界互动,融为一体。展览是艺术家们试图创造的“时间性”的剧场。
展览“此时此刻”呈现人与物质交互的千万种情形之一,展览中的艺术装置也可被视作正在发生的现场事件。但是,艺术主题、创作方式、表达技法、观众的审美行为即观众的参与方式不同,都会赋予作品不同的内容。艺术家们试图创造一种“时间性”的剧场,让艺术成为连结不同时空的媒介,并用艺术突破时间与空间限制的情绪张力。观众则化身时空旅行者,从“此时此刻”开始,在不同时态之间穿梭前行,邂逅属于自己的体验。
本次展览共邀请十八位国内艺术家,以作品在空间中的不同时间性质分成4个不同的“时态”区域:“过去将来时”、“现在进行时”、“一般现在时”和“将来进行时”。 艺术家们以多种媒介作为艺术表达手段,打破常规的观览模式,引领观众去体验与共同完成关于时间的创作。

展览现场

“此时此刻,过去的故事正在未来上演”
展览的第一幕是“过去将来时” 。
白盐、空气、陶瓷、海浪、碳钉……艺术家操纵着具象的物质。时间仿佛不再具有单一的流动方向,“过去”、“现在”、“将来”可融为一体并有新的可能性。
文艺复兴时期,枝形吊灯是被誉为豪华的象征。展览现场的一件枝形吊灯来自艺术家米谷健与朱莉娅,整体由地下水盐所制成,被盐撒过的5000 颗葡萄均来自米尔迪拉地区,作品的主题也与维多利亚州农田盐碱化的增加相关。展品将观众带入怀旧氛围中,也在讲述关于历史中因为生态被破坏而覆灭了一种文明的故事。

米谷健与朱莉娅作品,枝形吊灯

大西康明的作品《垂直的体积》充满了描绘时间,形态,空间的空灵感。圆柱形袋子的体积随着垂直运动、扩展和收缩,产生了一种对于负空间的探知。他意将空气、时间、重力等看不见的原材料转变为精致的生物组织,沉浸和分散的材质充满着雕塑的特性以及与时间相关的空灵感。

大西康明《垂直的体积》

德国艺术家米格尔·罗斯柴尔德的一件名为《挽歌》的作品是用无数条细的鱼线将织物垂直悬挂,构成海面的样子。作品既充当海洋又充当天空,每一条滚动的海浪都充满了体积感以及动态感,我们仿佛置身于一片真实而静止的海洋中,而海洋背面的一只卧着的小狗也回应了主题——挽歌。

米格尔·罗斯柴尔德《挽歌》

米格尔·罗斯柴尔德《挽歌》

善于定格过去的艺术家魏宇琦将“瞬间”的形态研究成样品集合。他的《时间形状研究——庭院》以滚烫的蜡水被冰水锁定在一瞬间的形态,呈现出凝固成动态后的视觉状态。这些形态也激发了我们对于生活中无形力量以及平日被忽视现象的反思。在艺术家的视角中,破碎是旧态与新生之间的临界,是一种“过渡态”。

魏宇琦《时间形状研究——庭院》

现场最可以留下观看者的痕迹的是艺术家卡琳娜·斯米格拉-波宾斯基创造的ADA,是一件可以让我们在展厅自主创作艺术的工具。卡琳娜将膜状球体四周布满碳钉,可自由的被观众移动并在空间内浮动中画出累积的痕迹。他着重于表现材质的运动所带来的结果影响。在这个互动性空间我们可以参与到艺术中,与作品一同描绘时间。

卡琳娜·斯米格拉-波宾斯基的作品

每时每刻,都有新的故事发生
光影是时间与空间的视觉片段,特定的光影会在特定的空间内编织出特定时刻的事件与情绪。艺术家运用多种形式的光影,以破碎重组的手法,在空间中构建出一个随时变化的多维度现象剧场。光影的变化和流动像是在进行一场场即兴演出。
瑞简·坎托尼和拉奎尔·科根的作品《水》,通过光的反射还有投影设备的相互作用下,我们看到阴影随着个体的移动在不断变化,装置的机械感测为我们模拟了行走于液体表面时的感觉,镜面也随着个体的体重与位置而变形。

瑞简·坎托尼和拉奎尔·科根的作品《水》

艺术家埃利斯·莫琳在《废弃的景观》这个作品中向我们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一个全球已知即将被破坏的未来生态环境下,我们将如何去启发人们的环保行为积极性和与其相关的意识思考。他寓意人们改变破坏环境的行为,去减少材料的浪费,以艺术的形式去表述人们对周遭环境的复杂影响。

埃利斯·莫琳《废弃的景观》

艺术家刘亚的《时间的故事》以写有人心中秘密的鹅卵石拼成一部“口述史”,艺术家不考证其内容真实性,也可以接受他们是一个又一个虚构情节。这些文本被誊写至石头上并被投入到石堆中,为我们在展厅内呈现出一本庞杂的“沙之书”。

刘亚《时间的故事》

现场最大的作品是一件塑料膜制作的云,艺术家查尔斯·佩逖伦也在这个展厅用非常规的形式,将成捆的气球绑在梯子的顶部。气球在作品中代表着我们每个人保留在心中的秘密,和那些无法想起的记忆。

查尔斯·佩逖伦作品

查尔斯·佩逖伦作品

对未来人类社会景观展开浪漫畅想
当下终将变为过去,未来也总会成为现在。时间和空间向未来演进的过程一直是艺术探讨的重要主题 。在展览空间中,艺术家用跨媒介艺术手段对未来人类社会景观展开浪漫畅想。社会形态、自然结构 与人类意识以多维度单元模块的形式聚合,形成虚拟与现实融合的艺术机械景观。
萨利·穆勒用重叠视线引发错觉,我们被作品吸引到了神秘的表层后,在规则的圆周运动中,几个镜面也通过移动产生催眠效果。作者擅长展现与“时间”相关的话题,主题的重点也是想去体现观众对作品的评论是如何成为时代的反应。

萨利·穆勒的作品,用重叠视线引发错觉。

下面这幅作品以威尼斯式百叶窗为原型,将我们的视觉感知通过不断变化的色彩效果所操控。越过彩虹背后的缝隙,我们跟随着艺术家萨利·穆勒进入到了他的世界。落地灯不断变化着自身的颜色,在展厅内营造出一种诗意的情绪。作者试图触发幻觉,引导我们在非特定的维度中思考时间,未来与自我之间的话题。

萨利·穆勒的作品

V**e Studio所创造的装置也展现了两个对立面之间的关系。在这里,双方互相看不见却又可以感应到对方的存在。通过摆动,我们将在镜子中看到自己的反射,也与未来会发生的事建立起了关联。

V**e Studio装置作品

展览将持续至6月14日,地点为时代美术馆(北京市海淀区复兴路69号华熙LIVE)。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