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R:艺术先锋” | 从七件作品中认识七个不同的美国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204   最后更新:2021/03/29 11:47:08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21-03-29 11:47:08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ArtBasel


在美国这一个辽阔、奇怪而野心勃勃的国家,影响个人生活的政治和社会思潮间存在着复杂的关系。通过艺术的镜子来审视权力是一种历史悠久的尝试。随着这种关系变得越来越复杂,这种尝试也变得更迫切。从解码军事成图像软件,到对图像中固有的种族主义进行全新解读,“OVR:艺术先锋”中的这七位艺术家通过当代艺术来表达关于社会议题的象征。

《Untitled (Reaper Drones)》(2012-2021),Trevor Paglen,图片由艺术家和Altman Siegel艺廊提供


Altman Siegel展厅呈现来自Trevor Paglen的摄影,这些作品通过增强视觉的技术为照片增添既魔幻又严谨的色彩。他使用的放大倍数达到了相机镜头的光学极限,从而捕获了遥远军事据点的详细图像,或渲染出壮丽的天空景象,这些图像如此细致,以至让人可以分辨出间谍卫星的光点,或“收割者”***的一角。他摄影中的抽象色彩也让人想起正统的艺术历史实验,例如威廉·透纳(William Turner)的《The Burning of the Houses of Lords and Commons》中的日落。Paglen作品中严肃的主题表现出一种令人不知所措的美丽,展示了权力如何在艺术家的美学中得到微妙的诠释,无论是抽象主义还是极简主义。

《Let Us Now Praise Famous Women 3》(1998),德博拉·卡斯,图片由艺术家和K**i Gupta艺廊提供

二次挪用是检视遗漏的一种方式。从《Triple Elvis》到《Gold Marilyn Monroe》,德博拉·卡斯(Deborah Kass)的“Warhol Project”系列以不同的模式再现了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最著名的作品。在卡斯的创作中,她将完美的家庭主妇象征形象杰奎琳·肯尼迪(Jackie Kennedy)换成了坎普代表人物芭芭拉·史翠珊(Barbra Streisand),展示其挺直鼻梁的侧颜照,作家格特鲁德·斯坦(Gertrude Stein)也是其作品中常见的人物,艺术家本人也出现在其作品中。卡斯的系列作品通过重现沃霍尔对典型美国名人的描绘,庆祝酷儿和犹太艺术家对国家文化遗产的贡献。艺术家在K**i Gupta艺廊展厅中的作品挪用了沃霍尔的丝网印刷壁画《Most Wanted》及他对恶名昭著与成为名人之间细微差别的评论,邀请一众当代艺术家、策展人和艺评人协助创作映射《Most Wanted》的作品,与沃霍尔刻画头号通缉犯不同,卡斯则描绘了人际关系网络。

左:《Waltz》(2002),Jaune Quick-to-See Smith;右:《I See Red: Get Rich Click》(1998),Jaune Quick-to-See Smith,图片由艺术家和Garth Greenan艺廊提供

作为一名在1990年代多元文化主义鼎盛时期崭露头角的原住民艺术家,Jaune Quick-to-See Smith把挪用变成一种武器。她的绘画带有独树一帜的风格,同时也有毕加索、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和其他西方前卫画家的明显特征。Quick-to-See Smith的作品将所谓野蛮的美国原住民,与造成了“文明的”殖民肆虐的基督教欧洲国家相提并论。艺术家尖刻的“I See Red”系列作品现正在Garth Greenan艺廊展厅中展出,她在画布上勾勒出衣服和庇护所等生活必需品的轮廓,还贴上不可靠的房地产交易和一夜致富捷径的广告,人类最基本需求的商品化现象仍然无处不在,而她的作品是对这种现象的一个苦涩提醒。

左:《We Was Mostly 'Bout Survival》(1997),贝蒂耶·萨尔,图片由Alan Shaffer拍摄;右:《National Racism: We Was Mostly 'Bout Survival》(1997),图片由Robert Wedemeyer拍摄,由艺术家和Roberts Projects提供

贝蒂耶·萨尔(Betye Saar)通过美国一些最普通的产品对种族主义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自1960年代以来,萨尔一直在旧货店和二手店中寻找素材,她将这些小古董组合成关于力量和痛苦的雕塑。例如,在她的洗衣板组合中,艺术家使用这个复古的用具作为绘画、拼贴画和雕塑的基础,描绘歧视黑人的比喻,如由白人化妆饰演黑人以取笑黑人的歌舞演出“minstrels hows”,和黑人保姆“mammies”。由Roberts Projects的展厅呈现,这个系列强调种族和家庭劳动力之间的关系,这些关系在奴隶制正式废除后依然存在。在一件独立作品中,四个洗衣板上方有一幅令人感到冒犯的素描,画中描绘的是发酵粉广告中的一位黑人厨师。萨尔划掉了发酵粉英文中的字母“d”,揭示了作品真正的信息— 力量。

《Bomb, Dove and Victims》(1967),南希·斯佩罗 © 南希·斯佩罗和列昂·古卢布艺术基金会(The Nancy Spero and Leon Golub Foundation for the Arts),获VAGA at Artists Rights Society (ARS)授权使用,图片由勒隆画廊提供

如果说女性长期以来一直被视为西方文明盛会上的配角,由勒隆画廊(Galerie Lelong & Co.)展厅呈现的南希·斯佩罗(Nancy Spero)则花了五十年的时间,将最初不见信于人而后来证实为真的警告强化成呐喊。她早期的黑褐色抽象画刻画了母亲和孩子。充满感染力的越战时期“The War”系列作品包含了数十幅水粉画,描绘了蘑菇状的云朵,以及像罗马神话中罗慕路斯(Romulus)和雷慕斯(Remus)孪生兄弟吮吸的乳头状直升飞机。渐渐地,斯佩罗还发展出了一套关于女祭司和杂技演员的艺术词汇,及其受害者们被砍下的头颅,这些头颅有着长长的、哀怨的舌头。她最后一件的重要作品《Maypole: Take No Prisoners》为纪念每一场战争中死去的无辜者而创作,她将令人毛骨悚然的头颅如扁平的奖杯那样悬挂在红丝带上。

《Oven》(2019),Pope.L,图片由艺术家和Vielmetter Los Angeles艺廊提供 © Pope.L,由James Prinz拍摄

Pope.L持续创作的文字绘画系列探讨的是种族、名声和绘画本身的主题,这些绘画将彩虹多元文化主义的语言带回到了现实。作品中绿色、黄色、紫色、粉色的全大写、关于白人或黑人的无理指控,回避了一个问题— 这些标签有什么用,或对谁有用。Pope.L的表演同样也显得悲凉而动情。他那无与伦比的爬行表演可追溯到1970年代,其中他穿着西装或穿成超人的样子,用手肘和膝盖在纽约匍匐行走,生怕路人看不到他的挣扎。另一个表演中,他先是阅读了一份《华尔街日报》然后把报纸吃掉,生动地表现了他对语言谨慎小心的掌控。

《Subway, New York》(1980),布鲁斯·戴维森 © 布鲁斯·戴维森 / 玛格南图片社(Magnum Photos),图片由Howard Greenberg艺廊提供

1980年代初当纽约开始摆脱其危险败坏的形象时,布鲁斯·戴维森(Bruce D**idson)在街道底下拍摄街拍,人是他的“Subway”系列作品的焦点,该系列正于Howard Greenberg艺廊展厅中呈现。在车站月台拍摄的一张照片中,一个有三个窗框吊架的车厢上贴满了肮脏的标签,令人想起了罗伯特·弗兰克(Robert Frank)著名的有轨电车照片《The Americans》。在另一张照片中,一名男子坐在经过一片墓地的F线列车上,白色的涂鸦使玻璃像被烟雾遮盖了一样。戴维森从在脏乱楼梯上亲热的情侣,和坐在单薄的黄色椅子上着装整洁的男人身上捕捉了一个容纳了形形**的人的城市。戴维森镜头中的人物似乎很自豪能生活在纽约,也很自豪能活在他的照片里。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