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洛朗·格拉索“未来植物集” | 贝浩登香港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77   最后更新:2021/03/23 11:54:07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1-03-23 11:54:07

来源:贝浩登


未来植物集, 2021. 胶彩、木板. 摄影:Claire Dorn. 34 x 24 x 5 cm. © Laurent Grasso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洛朗·格拉索 Laurent Grasso:未来植物集

2021年3月20日-4月24日

地点:香港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8号 K11 ATELIER VICTORIA DOCKSIDE 807室


贝浩登(香港)荣幸呈现著名法国艺术家洛朗·格拉索的个展 “未来植物集”。他的实践关注异质时间性、地理学以及超自然现象,透过将常识背后的事物实体化,激发看待历史与现实的崭新视角。


本次展览是格拉索于贝浩登(香港)的首次个展,主题灵感来自他近年来对当代世界的全新探索。这一系列持续探索的焦点,便是他最近于奥赛美术馆(Musée d’Orsay)首映的录像作品“人造物”(Artificialis)。影片是格拉索的主要创作媒介,他利用空中摄像镜头及各式各样的科技与器材来揭露肉眼不可见的事物。他18年前与香港的首次邂逅,最终转化为他最早于直升机上航拍的影片之一(“电台幽灵Radio Ghost”, 2003)。“人造物”则是格拉索首个完全由处理过的影像制成的录像作品。

影像作品Artificialis静帧.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2017年,美术馆委托格拉索为展览“世界起源:19世纪的自然发明”(The Origins of the World: The Invention of Nature in the 19th Century)制作与其对话的大型作品。以达尔文进化论及“物种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为出发点,格拉索和他的工作室团队参与长达三年的深入研究,探讨自然界发展、变种以及转化,搜查人类对大自然作出的无法弥补的永久改造,细究大自然与文化世界之间的相互缠绕。格拉索专注研究的空间与现象,体现了在后人类世时代,自然与文化之间的模糊界线。他认为交织的信仰与科学、达尔文理论的崛起、及如奥赛美术馆般宏伟的建筑工程诠释了十九世纪,并提倡以这一视角重新检视当下模棱两可的时代。

影像作品Artificialis静帧.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基于这场大型的展览,格拉索创作了“人造物”,作品犹如一幅复杂的动态影像及可视化拼贴画,描绘了远征及工程冒险的情境,模糊了自然与人工之间的区别。在制作影片时,格拉索和他的工作室团队在科学团队的协助下,对于来源不一的原有录像、事实及叙述进行了广泛的筛选与修改(其中一些是通过LiDAR扫描仪撷取的)。正如艺术家的设想,“ ‘人造物’透过新工具质疑探险的概念,揭示了一个直到目前为止我们才能访问的隐形世界。它展示了一个模糊的、幽灵般并完全突变视觉地带,在那当中,现实与虚拟重叠,地标被彻底地消解。”


与“人造物”并行,格拉索创作出“未来植物集”系列。基于他对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变种的花朵的观察,他以十九世纪植物图册的风格,绘画及雕刻出一系列怪诞的花朵。当中的一些连体花被制成铸铜像和大理石雕刻像,就如他所画标本的化石。画廊的展厅之一专门展示这个新系列的作品。

研究过去, 2021. 布面油画. 75 x 150 x 4 cm. 摄影:Claire Dorn.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第二展厅则将重点展示格拉索的标志性系列“研究过去”(Studies into the Past)中的新作。系列始于2009年,重构了十五和十六世纪意大利和佛兰德斯大师,如安德里亚· 曼特尼亚(Andrea Mantegna)和汉斯·梅姆林(Hans Memling)使用的绘画手法和意象。然而,十九世纪前的绘画中罕见的天文学现象,例如日食、北极光及陨石,取代了文艺复兴时期的神话和宗教叙事元素。未来的碎片被植入看似古旧的绘画中,打乱了绘画史中的各个篇章。格拉索对历史性的操纵贯穿于他的作品之中。透过修改它们与时间的关系,整合从其他文化中借来的主题,并于时间性的混合里增添地理上的混乱,他创造了所谓的“虚假历史记忆”,挑战我们认知的界限。

研究过去, 2021. 木板油画. 25 x 22 x 4.2 cm. 摄影:Mengqi Bao.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格拉索的大量研究也显示出他对中国民间信仰、神话和文化叙事的兴趣。尤其是他在此展厅里呈现的一些作品,受到意大利耶稣会传教士朱塞佩·卡斯蒂廖内(Giuseppe Castiglione)(1688-1766)的绘画的影响。卡斯蒂廖内又名郎世宁,在三位清朝皇帝的统治下,他一生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担任朝廷中的肖像画家。他的画作不仅提供了他对当时紫禁城生活的洞察力,而且这些名作以强调视角和现实主义的文艺复兴时期绘画技术为基础,融合了无与伦比的中国题材及美学。

太阳风, 2020. 影像动画、基于四个科学实验室提供的数据实时转换太阳活动的软件. 600 x 800 cm.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 Studio Laurent Grasso. 图片提供:贝浩登


展览的结语是格拉索的录像装置“太阳风”(Solar Wind),此作品亦会在三月于韩国全罗南美术馆的开幕展中展出。基于艺术家对太阳风暴和太空气象学的兴趣,作品阐述了科学、信念、幻觉和小说等概念。格拉索与法国国家太空研究中心(CNES)密切合作,后者从各个实验室搜集了有关太阳活动的数据,设计出一种足够精确的演算法,对传输的数据作出实时反应。在一队光学工程师的协助下,太阳数据的波动被可视化为光波。“太阳风”(2016)的原始版本是一件常设于巴黎Calcia水泥厂配送中心的公共装置作品,其不断变形的色彩投射于混凝土筒仓的墙上。


这次展览中的版本具有由相同演算法产生的声音效果。正如格拉索所说:“我是根据对太阳理论的兴趣而设计了这个作品的。LED屏幕上显示的“太阳风”是特定地点的投影,是一个照在其他作品上的物件。因此,这个作品透过录像所发射的太阳射线,与“未来植物集”产生关联,就好像它们暴露在这些射线下一样。”1989年,由于太阳风暴引起的地磁干扰令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电力中断,数百万人陷入黑暗之中。“太阳风”暗示了人类无法控制的未知力量。沿着太阳活动的实时路径,光波在房间中徘徊不定,而于数亿光年外,与人类命运密不可分的现代恐惧与日具增。

洛朗·格拉索作品于法国奥赛博物馆展览现场, 2020-2021. 摄影:Claire Dorn. © Laurent Grasso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关于奥赛美术馆《人造物》


格拉索的研究围绕着美术馆大楼(前身为火车站)的宏伟建筑及十九世纪的重大历史转变而展开。当时,人类视电力为新能源,信奉科学《人造物》探讨了美术馆展览《世界起源:19世纪的自然发明》中的历史议题,目的是突出自然与文化之间日渐趋少的差别,在美术馆的背景下重新定义我们的世界。作为展览的关键参考人物,达尔文在小猎犬号(HMS Beagle)上的探险令他在伟大探险家的血脉中占据一席之地。格拉索透过质疑在卫星测绘高度连通的世界中进行勘探的可能性,推翻了达尔文的计划。在卫星世界里,时空受到压缩,这当中的发现与实验地理相关,而异国主义变得无关紧要。

影像作品Artificialis静帧. © Laurent Grasso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格拉索将作品描述为“呈现于荧幕上的影像机 – 一部像代码一样自我编写、演化及重新排列的影片,它从有如数据库一样的世界中汲取资讯,并将各个角落的光谱呈现出来,反映了人类对环境的影响及工程力量。”


《人造物》弥补了达尔文时代发展出来的、如小说般震撼的大自然概念及我们当下存在的视角之间的差距。自然与文化之间显得不合时宜的模糊地带,成为了真正的探索空间。


点击阅读:视频 | 洛朗·格拉索于法国奥赛博物馆呈现全新影像作品


地点:奥赛美术馆(0层,高塔之间,中殿末尾)

日期:2020年12月15日至2021年5月2日

*疫情关系,美术馆目前暂时休馆直至另行通知。


关于艺术家


洛朗•格拉索(生于1972年)生活并工作于法国巴黎及美国纽约。他的作品关注多种媒介中的不同规模及时间性。他的作品质疑博物馆结构、艺术史、自然与文化议题、及科技的各项主张。主要个展包括:“Gakona”,东京宫,巴黎,2009;“Black Box”,赫雄博物馆和雕塑园,华盛顿DC,2011;“Uraniborg”,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巴黎,2012;当代艺术博物馆,蒙特利尔,2013;“Soleil Noir”,爱马仕基金会,东京,2015;“PARAMUSEUM”,菲斯克宫,阿雅丘美术博物馆,阿雅丘,2016; “OttO”,悉尼双年展,2018;及贝浩登,巴黎,2018。从2021年3月22日至8月8日,他的部分作品,包括最新的“未来植物册”系列、录像作品“OttO”(2018)、“Soleil Noir” (2014)及“Solar Wind” (2020) 将于韩国全罗南美术馆开幕展览展出。


格拉索曾于2008年获得杜尚奖,并以驻场艺术家身分于2004至05年生活于罗马Villa Medici。他曾受委托制作常设的公众装置作品“太阳风”(2016),投射于巴黎十三区市郊Calcia水泥厂配送中心的墙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