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PROVOKE出发,用摄影“挑衅”中心主义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50   最后更新:2021/03/23 11:37:21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1-03-23 11:37:21

来源:artnet


今天已不存在任何的替代者,世界是一个单体,

一个已变得不可忍受的单体。

你可能会问,这世界可曾有过可以忍受的时候?

这世界难道还少过痛苦,少过不公,少过剥削?

或许我们没必要做这样的清算,但你也应该知道,

现在这个世界的不可忍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历史成就的。

只要上帝存在,只要先在秩序的幽灵还在飘荡,

只要世界上还有大片土地尚未被人知晓,

只要人还相信精神和物质之间存在区别,

只要人还相信人类生来就不平等,

世界就并非不可忍受的。

——引自约翰·伯格《摄影的异议》


在关渡美术馆的展览“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中呈现了日本传奇先锋摄影团体PROVOKE(中平卓马、冈田隆彦、高梨丰、多木浩二、森山大道)、物派艺术家与资本主义写实主义的作品。这场展览关渡美术馆、亚纪画廊以及长泽章生、泽田阳子两位策展人共同策划,并得到森山大道摄影基金会、中平卓马遗产的大力支持。展览呈献了横跨半世纪的共122件作品,并且就PROVOKE对世界摄影与艺术的影响进行了再次评价,是首个以此脉络贯连的研究性展览。


摄影评论家约翰·伯格(John Berger)在《摄影的异议》曾有一段文字,他描述人们要反抗这个世界,是因为这个世界已经形成一个不可忍受的单体,否则我们就不可能对抗“一个”世界。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展览现场,关渡美术馆,2021.03.12-06.20
图片:由关渡美术馆及亚纪画廊提供

但是,为什么世界形成了一个单体?因为超越个人的力量宰制了世界,这股力量或来自于西方、或来自于资本主义,或是战后日本特殊的政治处境。对于笼罩在后资本主义时代的我们,意识到一个单体的世界的存在并试图去反抗它并不奇特,PROVOKE的特殊之处并不是指出这个单体的世界,也不是试图去反抗它,而是选择了特殊的方法。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展览现场,关渡美术馆,2021.03.12-06.20
图片:由关渡美术馆及亚纪画廊提供

事实上,挑衅的手段从一开始就是令人费解的。我们可以把反抗总结为三个路线:一条是政治性的,譬如从事社会运动或拍摄政治处境的东松照明(Shomei Tomatsu);二是经济性的,譬如透过作品参与社会运作的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三是观念性的,譬如后期的中平卓马(Takuma Nakahira),他不带主观的拍摄植物,试图指示真实的存在。这里的问题在于,为何PROVOKE在当时选择了这样的对抗方式?本次展览就试图提出一个新的框架,解释PROVOKE的内在思路。

东松照明,《啊!新宿》,1969,数码色素冲印,91 x 127 cm
图片:© Shomei Tomatsu - INTERFACE, courtesy of Akio Nagasawa Gallery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展览现场,关渡美术馆,2021.03.12-06.20
图片:由关渡美术馆及亚纪画廊提供

中平卓马曾宣称自己受到日本知名编剧兼导演足立正生(Masao Adachi)风景论的影响。在足立正生的剧情长片《略称:连续射杀魔》当中展示了寻常的街头,仿佛人日复一日的生活在其中,他用这样的光亮无瑕的图像,相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结构性的运作。中平卓马在PROVOKE时期的图像也可以同样视为一种对于资本主义视觉上的反抗。而且,他在作品《为何是植物图鉴》中也大量讨论了对凶杀事件的报导,以及背后如何潜藏了权力体制的意志——但中平卓马在PROVOKE时期的照片看起来与足立正生的图像并不相似:足立正生的图像去除了拍摄者主观的表现,所有画面都非常稳定,不带有特殊的观点;但PROVOKE成员的照片带有强烈主观的视角,仿佛每一个画面都是个人所看见的世界。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展览现场,关渡美术馆,2021.03.12-06.20
图片:由关渡美术馆及亚纪画廊提供

如果追溯风景论的思想源头,它似乎与居伊·德波(Guy-Ernest Debord)的著作《景观社会》(The Society of Spectacle)有密切关系。在足立正生的自述中,风景论受到景观社会的启发。德波指出了在生产关系之外,图像如何成为资本主义社会之中人们社交、沟通乃至于建构自我的手段。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展览现场,关渡美术馆,2021.03.12-06.20
图片:由关渡美术馆及亚纪画廊提供

德波的重点并不仅仅在于批判这个体系,更在于这个体系以一种人所不能的察觉的方式来运作。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德波将资本主义社会的景观比喻为“真实的光线经过了三菱镜成为了新图像”的过程,并指出这些折射出来的图像如何使观看的人信以为真——景观社会的景观在原文中选择的词汇“Spectacle”本就是光谱之意,而风景论像是将这一个看似光亮的虚像世界讽刺地呈现出来。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展览现场,关渡美术馆,2021.03.12-06.20
图片:由关渡美术馆及亚纪画廊提供


PROVOKE的图像实践就此而论,如同在处理光线折射为光谱(或是像素)的阶段,他们试图逆反虚假的图像,告诉观者真实的世界其实是破碎的,充满权力运作——中平卓马甚至以像素来描述这种碎片般的图像。我们并不确定当时的中平卓马是否熟悉德波的理论,但不论如何,“作为碎片的照片”确实是这时候中平卓马创作的纲领,只有碎片才能让人意识到这个世界并非一个“单体”。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展览现场,关渡美术馆,2021.03.12-06.20
图片:由关渡美术馆及亚纪画廊提供


中平卓马,《循环:日期、场所、行为》,1971,银盐相纸,50 x 60 cm
图片:© Gen Nakahira,亚纪画廊提供

森山大道实践的是对抗景观的另一个面向。他把带有主端的碎片丢入世界之中,就像他把烟灰放进底片冲洗剂一样,仿佛为这个物化的世界添加一些杂质。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反抗,在反抗资本主义视觉的过程之中,一方面它是与世界对抗的,但另一方面它本身又有视觉上的表现。

森山大道,《摄影啊再见》,1972/2021,银盐相纸,50 x 60 cm
图片:© Daido Moriyama, courtesy of Akio Nagasawa Gallery

在此次展览当中展出的西格玛尔·波尔克(Sigmar Polke)作品正呼应了这样的处境:上世纪60年代的德国柏林正处在社会主义艺术与波普艺术两股势力交杂的中间。波尔克在对抗这两者的同时又汲取了两者的元素,发出一种具有波普形式、但更具有政治意识的作品。

西格玛尔·波尔克,《无题》,1970-1980,photograph on AGFA C90 paper,21 x 29.5 cm,© Collection Georg Polke

而展场中物派的作品,更将PROVOKE所引发的矛盾提升至本体的层次。如艺术史学者富井玲子(Reiko Tomii)指出,一方面,物派的作品具有一种作品展演的形式,但另一方面物派又是反对“作品”的,这导致物派同时被放入极简主义与观念艺术这两个相对立的谱系之中。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展览开幕现场,关渡美术馆,2021.03.12-06.20
图片:由关渡美术馆及亚纪画廊提供

这里“经济/政治”与“作品/反作品”的二元性也解释了日后中平卓马与森山大道的分歧。前者扬弃了挑衅的风格,开始更致力于实践一种非表现的图像。他所拍摄的图鉴相对于《PROVOKE》的照片显得异常完整。这时候的他反而更接近于足立正生的风景与非展演性质的物派,以一个不具表现性的图像,揭露世界与自我的关系,而不是透过光谱阶段的虚像搅动权力体制所建立的幻象。而后者持续将图像作品的形式投入社会生产与再生产的过程,实践波普艺术入世反抗的愿景。

中平卓马,《La nuit》,1969,摄影凹版,57.5 x 85 cm © Gen Nakahira,私人藏家收藏

哪一种挑衅才是真正的挑衅?是把照片作为一个碎片然后试图以再流通、生产的方式来搅动这个世界,还是制造一个光亮的幻象,让人意识到其实这个世界是不对劲的?遗憾的是,这个对决随着中平卓马的昏倒提早划下了句号。我们永远无法知道中平卓马会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进一步实践他所谓完全去除表现的摄影。但真正具有挑衅力量的或许并不是一个具体的艺术方法,而是意识到观看本身是与特定意识形态绑定在一起的。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展览开幕现场,关渡美术馆,2021.03.12-06.20
图片:由关渡美术馆及亚纪画廊提供

不论是物派或是中平卓马,他们都是在反抗一种以西方透视法为中心的观看方式,这不仅仅是一个艺术问题,也是关于应该如何行动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挑衅”就是反抗那个教我们如何观看的单体世界。


挑衅世界:对中心主义的反抗

展期:2021年3月12日-6月20日

地点:台北市关渡美术馆一楼

展出艺术家:

PROVOKE/挑衅(中平卓马、冈田隆彦、高梨丰、多木浩二、森山大道)

赤濑川原平、北井一夫、小清水渐、李禹焕、西格玛尔·波尔克、东松照明、渡边眸

策展团队:

王睿栩(关渡美术馆)

长泽章生(Akio Nagasawa Gallery)

泽田阳子(Osiris Co. Ltd)

黄亚纪、蓝仲轩、黄子轩(Each Modern亚纪画廊)

主办单位:关渡美术馆

协办单位:Each Modern亚纪画廊

特别感谢:也趣艺廊、陈雅青女士、Yumiko Chiba Associates、Galerie Nagel Draxler、月曜社、萧永盛先生、木村一也先生、森山大道摄影基金会、nitesha二手舍、中平卓马遗产、Collection Georg Polke、施俊兆先生、SCAI The Bathhouse、Zen Foto Gallery


文丨汪正翔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