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资料-曾御钦曾御钦曾御钦曾御钦曾御钦(添加ing)
发起人:小mo  回复数:9   浏览数:5626   最后更新:2008/11/14 10:40:30 by guest
[楼主] 小mo 2008-11-10 11:38:52
曾御欽


曾御欽,一九七八年生,A型,金牛座,自認是個低調的人。平日就是創作和接平面設計的工作,目前正計畫和廚師朋友合夥,在露天拍賣網站籌劃「白牛一口酥糕餅」的販售,他負責包裝和宣傳品的設計。

除了影像創作外,曾御欽還喜歡文字寫作,他的詩作、小說曾刊登於《中間文集》等雜誌刊物上。平時就在部落格裡記錄個人的創作與日常心事。

 
2008年获得“CCAA最佳年轻艺术家”奖,他也是台湾近半个世纪来再度参加卡塞尔文献展的第一人。在CCAA的汇报展上展出他的两件录像作品:《静止在》和《我痛恨假设》,开始受到国内的普遍关注。

小母牛Art-Bo-Bo:“展出的作品《我痛恨假设》,据艺术家说,与对一段感情态度转变有关。某个夜晚的突然惊醒,身旁睡的人到底是谁,猛然间好象完全没有了记忆,也一点也不熟悉。”




曾御钦Flickr:http://www.flickr.com/photos/oxyspot/
blog: http://www.wretch.cc/blog/oxyspot




点击进入!!:

曾御钦简历

曾御欽:透過影像訴說清淡的悲傷

曾御钦:来自台湾的电影




[沙发:1楼] 小mo 2008-11-10 12:04:37
作品:

《有谁听见了?》
2003 录像

《有谁听见了?1 》

original time : 7:55 ( loop )



The simplicity of skin was often given something by the outside world.
That is an insult.
A gentle yet warm insult.
To be pinched and said “how cute,”
to be spoken to gently, to be caressed,
yet to forget that you are touching something that feels,
instead of asking for you to give.

其實簡單的肌膚 往往都被外面的很多 賦予了
那是種打貶
緩和而溫暖的打貶
被捏著臉說著好可愛
被溫柔的說著 撫弄著
卻忘記你正在碰觸另外一具 可以感覺的
而不是要你要去賦予的 
 
 
《有谁听见了? 2 》
original time : 3:30 ( loop )



I like lying in places where my body can be surrounded by tenderness. I don’t want warmth.
I had imagined, but rather pathetically, about when I’ve yet to grown into adulthood, lying on the field in school,
with my friends laughing all around, enjoying their own happiness, each to their own.
Myself radiating, and my surroundings delighting me.
I often think about those who accessorize who surround me.
My nakedness allows my body to feel, and those accessories are the real dishonesty.

很喜歡躺在身體會被溫柔包圍的場所 我不要溫馨
自己也曾幻想 但可悲的是幻想是在自己在未長毛的時候 曝曬在校園的操場邊 同學嘻鬧 各自在愉悅中獲取 互不干擾
自己熱熱的 而身邊都愉悅著自己
常常想 那些環繞在外的附加者
我赤迢迢 我身體可以感受 而那些附加者才是不誠實的人
 
《有谁听见了? 3 》

original time : 16:33 ( loop )

Our bodies are given by our parents, originating from the sexual organs.
But once we are born, we grow further away from the body itself, and substitute it with nouns and adjectives.
They are treated as posting signs, posting our maturation.
Even the heat of our affections is posted.
And the body becomes useless.

身體是父母給的 從男女的下體造就
但出來以後 越來越不貼近肉體 會被告知名詞 形容詞
被當成告示排 被宣示出成形的樣子
對一個人的感情溫度 都被宣示出來
而身體報廢 
 

《有谁听见了? 4 》

 
original time : 1:34 ( loop )

The true form of love, according to Freud, is the form in our parents, or the form of our basic instincts.
If sensations are to be made with logics, and to be separated from passion,
then desire can only be spoken through impressionism, and Rodin and Camille should have never kissed.

愛的原形 彿络依德說過你愛慕的會是你父母的原形 或是你基本渴望的原型
如果感官被造就成要理性條教 而與悸動分開言之
那渴望的只能靠抽象宣洩嗎 羅丹與卡蜜兒 就不應該接吻 
 
 
《有谁听见了? 5 》
 
original time : 24:05 ( loop )
this chapter is the mother kiss her sun about two hour
and i cut in 24 min copy virson

If two people can distill out the nouns that represent each other, what is your feeling for the other?
You love her because….
You hold on to her with….
Underneath it all,
would you say what you’ve felt
depends on vocalizing it with all the words that surround you?
Or are your feelings
automated by your body?

若兩人抽開身份的名詞 不在直呼對方的名詞 你對他的感覺是甚麼
你愛她 因為…….
你跟她持續的 是憑藉…..
在所有的一切下
你所感覺的
是運用外面環繞張貼你學會的字詞去宣告的嗎的
還是你真正感受
身體不自覺的自發性質呢 
[板凳:2楼] 小mo 2008-11-10 13:05:14
《用力呼吸breath dard 》2004 录像









早上起床
昨晚夢見我外婆在躺在我旁邊 嘆息
接到電話
我外婆過世了 他對我很重要

這幾天 一直想起 小時後 跑進外婆的廚房
而外婆總是 很窩心的說著客家話 問著剛剛去哪 要不要吃東西
而廚房 水氣蒸驣 外婆頭髮班白
抓起桌上年糕 傻傻看著外婆

好想外婆
其實我的童年並不是很快樂 而最大的快樂就是外婆給我的

這幾天 騎車騎著都好想哭 都忍住了
[地板:3楼] 小mo 2008-11-10 13:11:38
《我痛恨假设I hate assumption 》2004 录像















以前至少還會持續鯁噎的現象
但最近卻逐漸被不定時的噁吐還有白痰取代
而習慣性對自己交談的現象 也漸漸消失了
在體內見到自己就這樣生活著
連要轟然一下都已經無力


當對人交談時 喉嚨發疼 完全喘不上氣息
口乾的身體 也只直覺的感覺自己的兩個假門牙 即將崩裂
似乎想要說些 卻盡力的讓自己胸口作疼



創作越來越不快樂了
本來 只是為了治療自己那可悲的自溺
卻在也不是了
我無法對談 對於一切
以前至少還會對於影像瘋狂莫名
而現在否定了

不被了解 連自己都不被自己了解了


我真的發現 我會將情感跟疾病畫上等號
尤其實在慾望高漲的時候
那顫斗常常讓我驚慌的捏緊雙手 試著讓肌肉的緊繃達到斷裂邊緣
對 我承認 我是希望純淨的情感
但 往往連一個吞痰的動作 都足以害怕有疼痛的感覺

事情是一直重複的 尤其是在個夜晚
身旁的鼻息聲傳來 看著對方微微高起又微微降下的肩膀
看起來都一樣
我不在乎是誰 是嗎 反正我都是當病在看著


有一口氣嘆著 又是老毛病 習慣嘆氣
那是我嗎
是我自己嗎 某人的背影
至少
人的氣味比較稀少

我痛恨假設 真的
對於各方面

其實 也是逼自己的
有甚麼好去後悔 沒錯 又是一個等號
假設跟後悔 對我來說 是相等的 絕對的
因為 我是逼自己的

真的是沒有用的 對於後悔這兩個字來說
不管如何 那是無用的
他不能將任何的肉身改變 不能反轉不能乾淨
亦或是所謂的更加智慧
假設的語氣往往被用作好像很慧傑的表徵
我不知道 對於最終
但就是不能假設
我不允許自己

但是 就是在那一個夜晚 那個人的背影 微微的那氣息
緩緩散過來的體溫
我感到疼痛 肉身糾結著內臟 而疼痛
呼吸順暢的困難

真的
真的如果可以 如果一開始我閉上雙眼
就像是信任的遊戲
任由牽引著
隨著空氣 隨著體溫 隨著聲音
感受
一開始所謂的一開始
是在 連最迂迴都無法迂迴的時候
我還很乾淨的時候 對於一切的自己的時候
對於那肉 還白皙的的時候
真的
真的如果可以
或許 真的或許
我可以保留些微的甚麼

我無法說出 因為我失去那語言

白開水 陽光
我真的不會再內臟疼痛了 我的肉白皙 沒有濁點
而不再污濁著無法去情感的方向了吧
現在連這些微的都不是了
後悔吧
我逼自己 有啥好後悔的 我痛恨假設

就是在這個夜晚 那人的背影
微微的酣聲
眼前只有白牆壁因暗而呈現灰
忽然
見到自己在通行的交通車上

我睡著 眼睛閉著
聲音過去 陽光過去 空氣過去

忽然 又想起
某位老人 在公車上 摸著我臀部 隔著我的制服
而某位 國小的女童在我前方的座位上
擺出撩人的姿勢 制服裙子 微微撩起
看著我 笑著

我無法睡去 腦子又開始運作了
我無法語言
要跟誰說 不是說這些
而是更深 更肉身的 更哽咽的
就這樣到凌晨
身旁呼吸聲依然存在
而在交通車上的我 就坐在那
閉著眼

但 他是看著我的
是閉著眼的

那是甚麼

我不知道
我說不出來

[4楼] 小mo 2008-11-10 13:20:50
《是不能美的It couldn’t be beautiful 》2004 录像







我憤恨的說著 但我還沒有感覺
當我說著痛恨 往往 只是修飾之後要加上的字句
去強化 我對於那感覺的 只因為我呈現無感的情緒 而必須說的清楚

我非常的 痛恨我自己痛恨過去的自溺行為
一直停滯著

我不知道還能去哪裡 我在原地 我的情感 我的生活
我沒有愛了


我是後悔的
對於過去
在尋找自己的模樣時 往往會 逝去 對於許多
而現在的我
不斷 鄉愁
鄉愁
一種無法再回去的

鄉愁
對於 那已經追回不到的 我們鄉愁
連後悔 都只是追憶的一種悼念方法

我那過去的童真 那追不回的童真
那不美麗不燦爛的 不是那臉龐 不是那年紀 不是那時代
我回不去了
我的身體

曾經 我是如此的 潮濕而豐潤
是如此的 充滿淚液 是如此瘋狂的 再 任一 旁邊的溫度上 我附加
不斷的附加
覆蓋上的潮濕組織 我攀附在上 以為自己的水 足以自吮 永遠

我錯了 所以 我一直在後悔 我不允自己後悔 我不能在後悔了
而現在呢
我的身體
現在呢

對於過去 我終於知道
對於逝去的 那乾淨的
永遠不會回來的

已經不美了 雖然從未美過
我只是 註解在 那追不回的 我無法說出的 那個美

不是失去 身體 不是失去 情感
失去的
是小小的 那小小的 足以遍佈我全身的
要形容 我無以名出

以前會哽咽的 我安靜了
我閉上雙眼 那透露的口 被侵犯的口

我在跟自己說 跟自己絮語 悄悄叨念著

那乾淨的 身體的
那你髮梢輕碰的我的面頰 我還記得
嗯 我記的 我為微笑著
納刺刺而我咯咯的笑著 你的髮
刺刺的
我不小心跌到了 還是咯咯的笑著
而你 也咯咯的

我相當懷念過去

我寧願
永遠不要醒來

跌坐在那當中 我乾淨著
身體乾淨著

美著
[5楼] 小mo 2008-11-10 13:32:57
《做了什么What had been done 》2004-2005 录像






究竟是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
一句話 聲音的抑揚頓挫 足以代表這句話的 應該要闡述的形體嗎
我已經 不帶情緒的說著 盡量聲音毫無高低可言的說著
做了什麼

其實早就忘記 那記得的最清楚的事情
記不記得 根本不重要了

清楚 往往 會過度 忘記要怎麼說 在那個時候 那個氣味 那燈光晃動
那當場蒸騰的熱度 那布料絲質摩擦出的氣味聲響 那夜晚壟罩的感覺 那睡意正濃的酣
那些細微的 清楚到 忘記的徹底
還是 恍惚間好像記得 那一聲巨響 是短而急促聲響
巨大重擊 只留下 一種 類似蕩漾的形容方法
不在外面的身體 而是 那內部繾綣的肉
因為聲響 波大 漸漸 流竄 進入分子 而安靜下來
有留下什麼嗎
我無法說出那痕跡的位置 我知道在那
但手指插不進那肉中失去指引 我的語言也會呈現迷路的現象

有留下什麼 但跟那發生的 那當時所謂的當下
沒有再出發的必要可能性
就立在原地
失去

而過程 描述的方法 往往已經精簡到 不再像是自己的故事
冷靜 些微有氣音加點低聲的 說著
在那時 我正要…………我在 而誰又如此的………

叨叨絮語
我最適合 低語了 我不能大聲 喉音 往往讓我疼痛
心中如是想
說著 我的口 而 眼神 還可以飄到遠方 焦距 漸漸離開這 敘述的當下
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只是說著 好像 事發的現場
身體鬆弛 跟自己沒有關係了 只是說著
那 在那的身體 連殼都稱不上
就算是氣體 都比較好形容 而那時的身體
說了 也是迷路

常常 在騎車的時候 忽然想起
某一事件發生 曾經
忽然的 被扯開 在生活的行徑中
思索 被拖曳著 那過去的 身體 拖著我

強押上 那扯開 力道

我被刻劃下的 原來 是在 生活依然自然行徑中
驟然的 連驟然 還不即形容的
失去了主控意志 眼神 漂離
腦內畫面 佔據
某人猛烈的強押我的腦袋 向下 在往上拖曳 而我眼神 繼續飄離
某一個遠方 那我無法說出的 有痕跡的遠方
近身在我內部肉的某一條 竄流的漂離

那 驟
不會驚慌失措 只是外面的身體繼續動作著
而內部的肉體 翻攪

我在哪

當時的發生 他們知道 做了什麼嗎
在那地板上 在那牆面上 些微的痕漬 也因為時間 消逝

他們記得嗎 那無心的發生著
一件事件的發生 做了什麼

我毫無情緒的說著 做了什麼
沒有任何意味 任何的需要溫情暴力值之類的安慰
沒有 並沒有 指責
不 我不應該 如此的說 我真的忘了 那要用怎樣情緒說起
我真的 只好低聲的說
那案發的事情經過 被劃過 在體內肉上的 會迷路的 痕跡


《不快乐Unkappy》2004-2005 录像


久了 我聞到霉味
我無法不去提醒自己 在無感狀態中
氣管 已經 呈現 將近三十年使用下 不堪的 天氣性質過敏
卻又往往提醒 那身體 不堪 病 而要更加 小心

習慣身體 跟我自己說話 卻總不知 那霉味從何而來

我害怕天氣的轉變 往往 會讓我的喉乾澀不已

常常想著 自己到底能活多久
是害怕死亡呢 還是害怕 承受那身軀呈現多樣性質的紅腫

身體已經被弄髒了 不再乾淨了
我很清楚 我一直重複說著
那層薄薄的骯髒 貼著我
連呼吸都可以聞見
那些微腐臭的味道 蹭近胸腔中 我的內肉開始翻攪
被提醒了 我是不堪的

我不要被提醒
我一直告訴我自己 不要再提醒我自己了 我的身體 已經太主動了

我走著 前行著 卻不斷聽到 踩踏的提醒
你是髒的 不乾淨的

不快樂
是不會被遺忘的 我的曾經 過去那肢體的 那聲響的
就算多年 就算多時
是真的 我的 在那個時候 我連迴避 都像是 脖子 抽筋
肢體不整



我那乾淨的 不要再去試著觸碰了
不要了
會髒 自己會髒 那身體 不是再是身體的身體

不是再是 而只是 模糊曖昧在 骯髒乾淨

只是被氣味驚覺 些微的溼氣
有一點霉味 不知道在那

又點喘著 踩踏著

有呼吸著的
[6楼] 小mo 2008-11-10 13:45:57
2005-2006年作品

《就这样子了》录象










《没有说出的部分》录像









我並沒有那麼不堪

我並不想強烈的搖晃著對方 說著 你知道嗎

我那被拖進 一個寂靜的 巨大的 我被濕黏著 我緊閉著我 我的過去的 那些

然後我鼻涕淚水縱痕的 我失去我的身體 我逝去

我激烈的 晃動 巴不得將哽咽的的喉頭撞出 然後將一切歷歷刀刀的的切割著

觀賞 一種完整的 鉅細靡遺的

我抓起一張紙 輕晃著 這就是事情發生的經過 在這紙上

晃了晃 放下 一張黑色密密麻麻的紙 再度拿起 又晃了又晃

那發生了 就這樣

聽到紙晃動聲響 好像有幾個字 讀著 但晃動 又忘記那字的形狀

零碎 某一夜晚 零碎密密麻麻的 好像發生什麼了

我沒必要說清了 因為我沒那麼不堪


《在一场无聊的对话中 我只是靠着》录像



【在一場無聊的對話當中 我只是靠著】

在一場對談當中 我只感覺到食物似乎有點點好吃 但餅乾似乎不是這主廚因該要去外買的餐點但卻是最佳口味

我開始慶幸 還有絲微感覺在這瑣碎事務上 然後能進入這對談狀態 恩 這樣想的時候 我發現我又開始離開這聚會了

開始遠離 我被貼在牆壁上 然後我是擺飾在旁邊 試著移動卻好像感覺不到我對這舉動又何貢獻 但我要對誰貢獻

整個座談會上 我好像有聽到什麼 知識份子總是有一種很唯美的姿態在說一些很空洞的話

我手上的飲料是啤酒?? 恩 我好像很久沒喝酒了 這座談怎還沒結束

我是可以走了 可是 要打聲招呼還是要默默離開 那我手上的啤酒怎麼辦 沒看到垃圾筒的蹤跡

而且要怎樣丟垃圾而不會有聲音被注意到我打算離開的表情


我好像靠在邊很久了 煩

真想驅走這整個座談 忽然想到 史奴比卡通當中 那迷戀鋼琴小子的女孩 總是喜歡靠著鋼琴 吱吱咂咂亂叫一通

真希望鋼琴會噴出水來 把這女孩驅走 見到她那被水噴離滑開毫無支柱點 唉唉呀呀的聲音漸漸變小 掰掰

厭惡 我知道我厭惡很多 但也還不至於到厭惡 因為我連感覺到什麼我都還不了解 我試著想要離開

遠離吧 不是離開 我最近很愛反覆否定或是重新去構想我因該要說的話 我不知道我現在是理智還是不理智的狀態

因為我連感覺都有點懷疑 這兩個字 好遠

那我在哪裡

我還是會忍不住 想要對外面說一些 字詞 但每次我都認為 我現在連說話的有點不舒服 因為根本不貼近 只不過是張嘴

叨叨念著 煩阿 無聊阿 我要怎樣ㄚ 我還能怎樣ㄚ 哼哼 哈哈 我反反覆覆說著 一個一個接二連三的出現

所有都是接二連三的出現 常理


驅走 我根本在無狀態下 我連要說清楚都困難 我多努力是著說 都很難 必竟我真的無法 也無從確定 我腦子現在是靠在哪邊

或許靠在我更後面的啤酒瓶上 或是我現在好像又回到座談會上了


怎麼還沒結束 他們都好認真

驅走

那小娃兒被驅走 我忍不住吃吃笑著 呵呵 這畫面好笑 掰掰 掰掰 驅走 都給我抓槍斃了

我又吃吃笑著 恩 座談 我不能被發現 我在旁邊傻笑 那很有癡呆現象

沒感覺阿 就真的 還要說什

說我 已經進入了一個無狀態 而我要努力在真空室裡面大聲說話

那我乾脆 揮揮手 掰掰 我漸漸消失


反正接二連三都會出現
[7楼] 小mo 2008-11-10 14:10:44
2007-2008

《我真的不应该去想 比较有常识人生怎么活》录像 摄影











我真的不應該去想 比較有常識人生怎樣活


常識
一種我很不想去想的名詞

我不得不開始去思索一些我並不想要去關心的部分
向是一種逼視 將我的頭強押在玻璃般的臭水面然後要我看清楚透徹
那種不愉快的情緒一直騷擾我最近飲食作息 然後感到暈眩不舒服

或許你們真的比較有常識吧 一種似乎好像是高等文化的產物下
在我熱愛知青這種活動物件之後
竟然有一種出乎這任何可以解釋的生物存在在這世界
常識物品人生

光想到我去定義這種 寫下這名詞我都感到不舒服

常識 的意思是??

是怎樣生存在這世界上然後還可以這麼的處之泰然 其實並沒有的問題

但我真的不想關心 因該說討厭關心吧
一種對於我不再思考之外的很多常見名詞
忽然像是很多毛毛蟲因為鬧飢荒只剩一片葉子一般的
聚集起來 蠕動聚集喀滋喀滋的咬著 很多毛

我熱愛多毛 但是這種狀態我著實只想拿起常識當中 掃把可起掃去的方式 去除

我討厭這一切 我不是一個值得長期用生存價值判斷的人
反正最大的藉口是在我國小三年級的心理測驗 一種因該也可以稱作常識的一件事情
我已經被蓋上一個藍色的大章
社會不適應症

這是常識吧 ? 這種名詞 大家好像都可以去認同一般的 低頭沉思的名詞
然後好像可以說些甚麼的樣子

然後 恩 一聲 然後 在低頭 角度很美

有常識的人生是怎樣生活的 ?? 我不想去窺探 也根本不想關心
也認為我些這篇文章根本是浪費也是立場不對的希望有常識的人也去逼視一下

我幹嘛 浪費 !! 用者種無聊思索讓自己失眠 真的很無聊

根本沒必要 不要來煩我 我根本也不想去看一下那些有常識的人怎樣過生活

我開始思索了 因為我不得不 最近又開始被逼視一般的感覺 不斷打擾我的睡眠

有常識的人生到底是怎樣生活的 ??
然後那些有常識的人到底是怎樣自認為自己有常識 ??
然後去說自己生活裡面很多都是常識 ??
卻又要很一種態度的說著要別人認為他有常識 ??

我開始滿腦子這種鑽牛角尖的胡亂想法

又是半夜三點五十 在常識當中這是不應該是睡眠時間 ??



沒頭緒的夜晚 又是一個 混蛋 !!

一整晚又一堆毛毛蟲


《我说前面勒。。后面。。那主旋律?》 录像








我又迷路了
一個我不想開頭做為開始的一句話 但是思索了很久 屈服 因為 我還不知道是甚麼 因為我迷路了

我無法不去注意到 又這個字 然後我就會笑了

在找甚麼好像應該是熟悉的吧?? 應該還在的 好像還在的 是甚麼
想回頭找到些甚麼但卻又認為一切都還在前面可以找到
是失去的還是應該要去發現的 我真的還是搞不清楚一切
所以我的肢體無法不去應對著 我究竟是不是只是在我的房間裡踱步
然後混淆的只不過是因為自己太過於熟悉了自己的一切 所以瞎了眼都可以漫步的在自己的腦子裡面 可是一個警覺的另一個聲響我好像迷路了

卻又是如此的不是如此的狀態

最近
會在房間裡展開身體 想要好像很健康的生活著 健康 恩 好像這個詞又不是貼切 但卻往往感受到腳踝酸痛
因該是過度強迫的不自覺原因 腳踝就是會呈現筆直的僵直姿勢 然後
要在極度不舒服的時候 才發現 自己的腳踝已經呈現筆直有好一時間
卻又都是在一個人的房間的時候會發生的
事發生還是說在一個人的時候才會察覺 ?

曾經有很認真的想這個問題 為甚麼我的腳踝會是如此 但是也就是以作罷收場
反正想多了還是想到 在淋浴間沖澡然後想事情 也不知道幹嘛如此

很久沒有認真想事情了 是一種排斥吧 就連好好看一本書都覺得 服裝雜誌比較適合發呆 盯著雜誌裡面的衣服
然後 根本沒看進去的 想著待會 卻又沒有想到待會要想啥

好像很多事情已經呈現無所謂的狀態 一直想要說著自己是無狀態的 好像可以解釋一些繩麼自己現在要有的樣子 但是是無狀態嗎 連自己都有點模糊
我失去了嗎 每次想到我失去 卻又感覺到滿滿的鯁噎 但卻又感覺到我空在那懸在那的生活 然後我也只是胡亂叫囂一下然後笑笑一切無所謂的喝杯水或是豆漿的日子
但卻不是瀟灑鬆脫的感覺
到認為 一種知道是這樣如此 但 也就失望 但卻又好像有種解脫 小喜悅之感
就是我根本之道我迷路了淡是我還是會不斷的找 然後我知道我不是在一條路 但事我也不知道我在找甚麼 所以勒 我在找甚麼 在我迷路的時候

我連前面的路都不知道 還是說我要往後面找找看還有沒有所謂的回頭 但是那是回頭嗎 別過頭去看看 也只看到稀為燈光 還有勒 好多躲起來了 好多沒有躲起來的堅硬還有白牆 還有很多的門 但是都很熟悉卻又好像都在重複著我不想的重複 那我要往哪裡走 前面?? 對 我又提到前面 我剛剛提到後面回頭的時候 我一直也一直認為我在網前 那就竟 ?

停不下來
[8楼] 小mo 2008-11-10 14:18:01
2008-2009
《Fever Dark》









[9楼] guest 2008-11-14 10:40:30
文写得不错啊,不过总有文人的娇柔感
返回页首

[快速回复] (HTML代码不可用)[高级回复]
请输入验证码: +jdlfjdlfljl12l12jl+*ljld- + +zdfn,n,/,/,;k1234-353;kdf;kdf;+*ljld- 1 (请输入计算结果)
表情
发言前,请仔细阅读并同意以下注意事项,未注册用户请返回社区首页注册。
1.请自觉遵守:Art-Ba-Ba论坛免责声明
2.请尊重网上道德;
3.自觉遵守:爱国、守法、自律、真实、文明的原则;
4.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5.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作品;
6.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7.Art-Ba-Ba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社区立场。
8.转载文章请注明出自“Art-ba-ba中国当代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如是商业用途还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