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R:艺术先峰”中五位耀眼的年轻艺术家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68   最后更新:2021/03/18 11:13:19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1-03-18 11:13:19

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ArtBasel


即将举办的巴塞尔艺术展网上展厅“OVR艺术先峰将呈现来自跨年代的艺术领军人物,出乎意料的是,最年轻的艺术家们的作品探索了横跨历史的各个时代,使我们不安的当下更加无所适从。在网上展厅开幕前,让我们一起深入探索不断突破物质和时间的界限的五位艺术先锋。

《Possessed Lootist》(2020),Blessing Ngobeni,图片由艺术家和Jenkins Johnson艺廊提供


南非艺术家Blessing Ngobeni一直在问自己:“我们从历史的错误中学到了什么?”观察后种族隔离时代南非不稳定的民主,这位驻约翰内斯堡艺术家关注自己在与叙述背道而驰的混合媒介画布上“不断重复的错误”。他的项目也更面向全球化,他认清了自己的主要愿望,即不再理会“那些认为黑人是一种诅咒的人。一个改变历史如何描绘我们的过程”的看法。国际出版社Phaidon于2016年发布的书籍《Vitamin P3》评价Ngobeni的作品“通过大量印记暗示着权利的腐败本质”,并称其为当今非洲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Ngobeni将由Jenkins Johnson艺廊呈现。

《Untitled》(2020),Allana Clarke © Allana Clarke,图片由Galerie Thomas Zander提供

Allana Clarke将她的艺术实践置于肉体和感知的约束和自由之上。由Galerie Thomas Zander呈现,Clarke用发胶雕刻、用可可脂做成的文字创作诗歌,并拍摄她有如地形的体态照片。作为第一代特立尼达裔美国艺术家的Clarke常被误认为非裔美国人,提及所经历的身份误解,艺术家说道:“我并没有在黑人特质的压力或其概念的影响下成长。压力来自我在公众前的身份……迹象有可能不和象征符号对等吗?”Clarke围绕着质感创作,她抽象化自己的肌肤体验,及其母亲在她身上来回地抚慰、捅戳和掐拧的手指。她利用粘合胶和橡胶乳胶创作出大体积和雕塑般的作品,它们充满感染力却又令人感到陌生。

左:《The Jackal》(2021),Matthew Angelo Harrison;右:《The Blue People》(2021),Matthew Angelo Harrison,图片由艺术家和Jessica Silverman艺廊提供,由Timothy Johnson拍摄

美国艺术家Matthew Angelo Harrison在2019年惠特尼双年展(Whitney Biennial)上触目耀眼,他开发了3D机器技术来塑造非洲雕塑、骨头和图腾。这些由JessicaSilverman艺廊呈现的原创人工产品与故意有缺陷的、有害的作品起源相违背,并为错误的诠释创造了空间。今年夏天他将于巴塞尔美术馆(Kunsthalle Basel)举办的展览会是他首个于欧洲艺术机构举办的个展,自称为“来自中西部的黑人”的艺术家将通过此次展览审视人类学,并将历史与科幻小说、劳工权利、极简主义和汽车制造交织在一起(Harrison现驻底特律,他曾于该城市从事汽车泥塑模型制作工作)。正如Jessica Silverman艺廊所说,Harrison通过“采样”来创作。艺术家表示:“我对如何让高度特定的事物变得普遍感到兴趣。”

左:《Back Fold》(2020),Hayv Kahraman;右:《Fold》(2020),Hayv Kahraman,图片由艺术家和柯芮斯画廊提供


柯芮斯画廊(Pilar Corrias)将带来驻洛杉矶艺术家Hayv Kahraman的作品。在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逃离伊朗的Kahraman强调散居文化的不稳定性— 这种文化具有流动性,及适应、转换和执行的能力。Kahraman的画布上的一个普通人物角色弯着腰,她有着一副日本人的容貌、乔治亚·欧姬芙(Georgia O'Keeffe)式的眉毛,并做着杜尔伽式瑜伽伸展动作,她的画作被比作波斯微型画和文艺复兴时期的肖像画,但却表现了一种钢铁般的沉着。近年来,Kahraman的实践扩大到雕塑式的绘画过程,传递出艺术家一种包含众多四肢和视野开阔的集体精神。她的标志性主题于作品中重复出现,并于每次的出现中得到重建。

《Watching From the Window》(2019),Rachel Eulena Williams,图片由艺术家和The Modern Institute艺廊/Toby Webster Ltd提供


驻布鲁克林艺术家Rachel Eulena Williams同样周旋于绘画和雕塑来两种媒介之间,不同的是她试图测试一个找到平衡的中心点。把画布从画架上取下来,Williams从物质上重新想象了我们对艺术的支持系统。她还让色彩尽情绽放,在彷如阳光的黄色衬托下溅起蔓越莓红色,并把这些颜色汇聚在一大片的蓝色中。由The Modern Institute艺廊呈现,Williams的作品根据空间将形状分开或让它们碰撞到一起,她的绘画看起来就像散发夺目光芒的彩色玻璃窗。Williams说她对画作前景中的色彩建立感到兴趣,是来自她对西方艺术史将色彩归类为“不受拘束、异质和粗俗”的批判。和Harrison类似,Williams将科幻小说作为想象未来黑人表达方式的途径。她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反思道:“作品的许多部分已经建立起联系,使它的对与错只存在于作品本身之间。”

这些年轻艺术家挑战并揭示了对身份和艺术先入为主的认知,促进了跨代人的跨文化联系,同时他们也指出了自身策略的局限性。挑战时间、地点和材料的独创性,他们不仅仅执意于评论,他们还走着一条属于拓荒者的道路。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