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御钦:来自台湾的电影
发起人:小mo  回复数:1   浏览数:1793   最后更新:2011/06/25 17:56:52 by guest
[楼主] 小mo 2008-11-10 11:29:36
曾御钦:来自台湾的电影

文/克里斯•德科

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台湾电影才找到了它自己的身份。在此之前,台湾电影几乎是不存在的。台湾被日本占领了将近半个世纪,而后又被中华民国政府统治。审查机制使得用电影来刻画台湾和台湾民众根本不可实现。对于台湾人,他们也不能“看到真正的自己“。台湾的“新电影运动”形成于20世纪80年代后半页,以追寻和刻画台湾的身份和历史为己任,着重于浓郁的城市生态和新一代群体。
曾御钦是台湾最新一代电影人的代表,他视自己为实验电影的制作者,他的许多电影作品能在网络上看到。曾御钦将欧洲艺术电影作为他自己作品的一个重要灵感来源。然而,即便有人能够察觉出他的作品跟欧洲先锋电影制作者(如Chantal Akerman or Pedro Costa)之间有些相似之处,他那布列松式的电影装饰图案(这些被摄制成录像),不由使我们想起其他台湾电影摄制者,这些人最能代表台湾电影的复兴。比如侯孝贤,台湾“新电影运动”的创立人,他创造了台湾历史三部曲:《悲情城市》、《戏梦人生》、《好男好女》。侯孝贤叙述了由两名演员扮演的三个故事,这三个故事分别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60年代和2005年。他的电影节奏缓慢、犹如私语,形成了一种非常有个性的风格。他经常采用非职业演员,通过缓慢运动的长镜头来观察演员,把他们锁定在封闭或孤独的环境里,寡言少语,甚或一言不发。
在曾御钦和侯孝贤的导演风格之间,有一些强烈的相似之处——都注重现场发挥,追求互动, 而非默记或模仿。我们也能注意到, 曾御钦对台湾大都会年轻人日常生活进行了描写。而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杨德昌将年轻一代描写成父母辈传统生活方式的囚徒。杨德昌的年轻演员总是表达出一种迷失和错置的情感。类似的,曾御钦电影中的演员也像游移在时空中的小魂灵。他们是人际关系这架诡诈机器中的鬼魂,他们在无人之地找寻自己的定位,而他们的家庭和环境也好像不再起作用了。
用电影来表现不同年代的人之间的冲突和沟通的困境,在台湾有一位最重要的代表人物——蔡明亮。在《爱情万岁》一片中,蔡明亮御用的男主角小康不能安住在“生活里面”。他试图拼凑他自己的身份,无目的地漂流在沉闷、拥挤的台北。在蔡明亮的电影里,这类角色的行为通过突如其来的仪式去塑造,比如,当小康抱住并吻了一个西瓜,或者躲在床底下手淫,而床上有两个人在做爱,仿佛床上的两个人是他极其需要的反应伙伴。《爱情万岁》的结尾戛然而止,却又意味无穷,结尾采用固定的镜头,女主角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无法控制地哭泣。这部电影的对话少到极点,是一部慢节奏的默片。
跟蔡明亮相似,曾御钦描述了他那些角色的孤独,他们对各种形式的人类联结进行摸索和尝试,偶尔发现一些非常奇怪的属于个人化的安宁。曾御钦表现的是一种饱含折磨的、哀歌式的小型戏剧,在语言限制的边缘滑行,寄寓在晦暗却犹如梦境一样的心理领域,带着性含意。曾御钦的作品初看时令人心头一颤,最终悲伤难抑。观看作品的人面对着这样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在台湾“新电影运动”一直存在但不常见:在男性和女性、青年和老辈之间,在集体和个人之间,或者在前人的文明传承和现代文化的健忘之间,如何找到一个人的位置和身份?
今天,随着自身激进的革新美学,台湾出现了新的真正的台湾电影,曾御钦的实验电影就属于此。然而,曾御钦的电影短片又有自己的鲜明特色,因为它们总是集中孩童身上——以至到了几乎令人无法忍受的程度。曾御钦采用这种方式,为观看者同时创造了一种莫大的直观感和一种强烈的不安。这在第12届德国卡塞尔“文献展”中已备受关注。
第一眼看到曾御钦制作的录影场景时,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反应。因此,我忍不住重看了这几个系列:曾御钦的《有谁听见了》,蔡明亮的《爱情万岁》,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和侯孝贤的《好男好女》。《有谁听见了》的第一幕分别描写了几个他们头上浇洒了优酪乳的孩子,。第二幕展示了一个孩子躺在学校的入口处。第三幕是互相不断亲吻嬉戏的母子。第四幕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朝着另外一个男人跑过去,将自己的脸重重地撞在另外一个男人的大腿上。第五幕是则是这样的场景:将在一个孩童身上粘贴许多标签。台湾电影在不断重复自己,而就曾御钦而言,意义超乎于此。
[沙发:1楼] guest 2011-06-25 17:56:52
Ribbons and karen millen dresses as well as to attract attention in September, as well as a constant reminder for the Karen Millen sale. Therefore, these Karen Millen dress work the same way tsitsit, fringes described Lecha Parashat Shlach.Marriage is a very important part of our lives. And 'regarded as the beginning of both our Karen Millen clothing. Two souls make a living of this ceremony. This Karen Millen evening dressesis really good luck and blessings in our lives. Everyone wants to do something different and valuable in other rituals of life. Just be sure you have the idea of ?a perfect wedding for you in your mind and plan your wedding as well. All of the list, which leads newo s really interesting. This is because, if you want a marriage 100% complete and without errors. buy Karen Millen dressesjewelry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your wedding plans. We can not ignore this part at all. Jewelry is something that should be in accordance with the choice and desire. Matching game wedding ring with the engraved names of each ring is becoming a Karen Millen. To make the decision to apply appropriate methods of jewelry rings that can be identified with a good style. Neith dominant style of masculinity and feminine style in this type of ring. Match and can be used by men and women. You can contact a good hand. You can choose the thickness of the Karen Millen for sale and the game design to distinguish your ring many others are around.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