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z Brothers:观众只在绘画前短暂停留,我们想解决这个问题
发起人:脑回路  回复数:0   浏览数:145   最后更新:2021/03/17 13:01:25 by 脑回路
[楼主] 脑回路 2021-03-17 13:01:25

来源:Artsy官方  Sonia Xie



“如果一切都是明确的,你看一眼,明白了就走了,这太简单了。”

Miaz Brothers



我第一次接触到 Miaz Brothers 的作品,是在 Art Paris 的线上博览会。当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进行近乎无意义的下滑动作时,突然一些模糊的图像进入视线。过了几秒钟,我意识到这是一些刻意被模糊化的古典画作,有的是人像,有的则是荷兰静物画的某些被放大的细节,作品的名称如同画面一样模糊,比如《The one》、《The conscience》、《The Guy》等等。我饶有兴致地观察每幅画面,并试图猜测它所指涉的原作是哪一件——好像是给艺术史学者准备的游戏,让你在自认为过人的知识储备当中沉迷不渝。


不过,这对意大利艺术家并不认为他们的创作是特别为哪种人群准备的,他们只是想让人在艺术作品前多停留那么一会儿。“如果不能完全理解,你就可以与作品互动,可以进行想象,也可以回忆过去、畅想未来。”他们说。的确,介于“完全理解”和“完全不理解”之间的模糊性成为了 Miaz Brothers 的语言,也成就了他们的风格。探索的过程而不是结果是他们所强调的,古典画作也绝然不是这对意大利艺术家组合作品的全貌,就算你不知道作品转译的主体是谁,也全然不妨碍你欣赏他们的“模糊图像”,恰好相反,你可能会在作品前停留更长的时间:挪近,走远,反复试探。这就是他们想要的。

艺术家米亚兹兄弟 Miaz Brothers

© Miaz Brothers


你们最早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艺术创作?


从我们兄弟俩童年一起玩的时候就开始了。我们一起工作,一起玩,一起寻找我们能做的一切,这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为了找到合适的创作定位,我们尝试了各种材料。后来,我们幸运地发现了“正确”的、原创的、有意义的表达方式。在探索了30年后,我们认定这种“模糊图像”是我们发现的最有趣的东西,因此我们专注在这个方向。


能详细介绍一下创作材料和过程吗?


我们尝试过油彩、素描、壁画和各种色彩的效果,但最终觉得有意义的东西是介于中间的。我们不想做太精确的事物,这种不对焦、无法预测的形象,才是想要探索的技术。我们最终采用了喷*和喷漆,用无数喷出来的“点”来表达我们真正想做的。没有线条,没有终端,只有“点”、“点”的层次和简单的颜色混合来展现形状,它能让你联想到某些东西,但又不是那么确定和精准。

Miaz Brothers.The Muse, 2020. acrylic and spray on canvas. 130 x 100 cm. unique

Image: Danysz gallery


来谈谈你的绘画主题。你们很多“模糊图像”的原型都来源于古典大师的杰作。如何决定选择哪些历史画作进行再创作?


我们也做过静物、当代图像等现代题材的作品,但古典大师作品在某种程度上更成功,因为人们更熟悉这类图像。要知道,我们在意大利长大,那里的每个教堂都充满了这些艺术作品,它们给我们留下了强烈的影响,比在博物馆看到的那些东西给我们的冲击要大得多。所以比起当代作品,我们更着迷于这类图像。当代艺术在某种程度上并不那么温暖,而我们喜欢偏温暖的主色调和构图。


你们的许多画作都带有学术/艺术的历史信息,这些信息需要一定程度的文化或学术背景知识才能理解。例如静物画(vanitas, 佛兰芒语中又称 still life paintings、nature morte),它表达了存在的短暂性,这在你们的作品中也有强调。而卡纳莱托(Canaletto)的威尼斯风景画在中国并不那么有名。


我知道有些画更容易让人理解,但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让所有人准确理解某些东西,而是尝试传递一些我们在图像中找到的感觉、情感。我们也不是很关注原作,不去管它是谁创作的。我们追求的是一个很短暂的爱的时刻,并且尝试为别人翻译同样的感觉。我们的艺术理念是传递某些东西,就像过滤器,试图传递给人们一些我们翻译过的东西。

Miaz Brothers. Girl with the flowers, 2020. Acrylic and spray on canvas. 130 x 100 cm. 51 1/8 x 39 3/8 in

Image: Danysz gallery


你们创作过哪些更当代的图像?


我们做过很多当代的东西,比如香奈儿香水瓶,还有黑白鬼魂系列,我个人也很喜欢这个系列。有时我们也喜欢画一些色彩斑斓的日本女孩。我们并不只是做一些经典的大师作品。


记得你之前提过,希望观众能在画作前多停留一点时间。


是的。很多年前,我们环游世界,去了很多大型美术馆。我们观察到很重要的一点是:观众只在绘画或艺术品前短暂停留。他们快速浏览这些画,然后就走开了,在展览中走来走去。我们试着解决这个问题,让人们在作品前多思考一下。如果一切都是明确的,你看一眼,明白了就走了,这太简单了。但如果不能完全理解,你可以与作品互动,可以进行想象,也可以回忆过去、畅想未来。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更有趣的过程。这也是过程中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Miaz Brothers. The Star, 2020. acrylic and spray on canvas. 130 x 100 cm. unique

Image: Danysz gallery


你们创作一件作品大约要花多长时间?


有时我作画,我哥哥就在我后面,告诉我画得对或不对,应该暗一点还是亮一点,画得怎么样了。当我累了,就把喷*给他,对调工作。这非常重要。有时情况比较容易,我们几天就能完成艺术品。当然,我们之前不会在画布上打任何草稿,而是直接用喷雾剂,从颜色的阴影开始,一点一点地逐渐构成图像,我们不借助任何其他技术。我会用喷*或喷漆画出一定比例的形状。然后开始一点一点感受画布。这有点像拍立得,是一个随时间发展的过程,你可以逐渐看到越来越多

有时我们会挣扎上1周或者10天。我们必须休息,必须重新思考。如果还是画不好,我们就会在上面画其他图像。所以有时一幅画有两三层图像。


在创作时,如何在保持形状和轮廓的情况下得到模糊的效果?如何在不迷失视线的情况下安排这成百上千的点?是否在创作过程中你们也会觉得有点头晕目眩?


这是个很有趣的问题。喷的时候,我离画布只有1米远,所以看不太清楚。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一起工作,因为另一个人在我后面5米。他能看得更清楚,告诉我有没有歪了,是不是喷错了,又或者是不是太暗了。我们每喷一点,就后退3、4米去看画,然后回来再喷,如此反复。

Miaz Brothers. The Astronomer, 2020. Acrylic and spraycan on canvas. 80 x 65 cm. 31 1/2 x 25 5/8 in

Image: Danysz gallery


你们不仅在画布上作画,有时也会画在墙上是吗?


是的,在墙上作画准备工作要困难得多。就像我之前说的,即使并不顺利的话,我们也尝试过在街道的墙面上用喷雾罐作画。但最后,我们还是喜欢画布。一般来说在我们的画完成之前,这些画看起来非常糟。在作画中途,你什么也看不见,似乎一切都错了。我们要保持冷静,以极大的耐心去完成最终的成果。


当你们画一幅参考经典画作的画时,你们是否有意对原作做些改动?


当然,我们不想去复制任何东西。其实这并不重要。我们只是从其他绘画中吸收了一些,但我们并不是想去复制。这点真的不重要。

Miaz Brothers. The Silk Merchant, 2020. Acrylic and spraycan on canvas. 80 x 65 cm. 31 1/2 x 25 5/8 in

Image: Danysz gallery


你的工作是探索人的想法,既有人文主义又有技术上的关注。在当代环境中,这似乎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命题。为什么它对你如此重要?


因为我们文化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和科技或多或少在那时发展,十分重要。很多像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这样的人,他们是我们的榜样。我很想成为像他们一样的人,对每一件事物都充满兴趣,努力实现不可思议的东西。我很喜欢学习的热情和对一切事物的好奇心,而不仅仅止步于可能性的一小部分。


中视频由 Danysz Gallery 提供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