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仙桥一姐评NFT:赚钱就赚钱,别老cue未来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73   最后更新:2021/03/15 10:59:32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21-03-15 10:59:32

来源:Hi艺术  酒仙桥一姐


周六,佳士得官宣了花费4.5亿元人民币,喜提数字艺术一套的金主爸爸身份。说是发布买家身份,其实是公开机构Metapurse的名称。创始人Metakovan是谁咱到底还是不知道。说好的公开透明呢?Underbidder孙宇晨倒是很透明,直接把佳士得的邮件放出来了,将此事瓜位又拉高一个点。谁说只有C位才配享有冠名权,作为推高价格的炮灰,也配拥有广告时刻,流量什么的必须赚到位。

Beeple  《每一天:前5000天》 21,069 x 21,069像素(319,168,313位元组) 非同质化代币(jpg) 2021
成交价:69,346,250美元(约合人民币4.5亿元)
2007年5月1日,数码艺术家迈克·温克尔曼(Mike Winkelmann,又名Beeple)于网上发表新作,然后在其后的13年半里,每一天都创作及上载一幅新的数码作品,并取名为《每一天》。2021年2月25日起,该作在佳士得网上拍卖中以100美元开放竞投,来自全球11个国家的33位买家参与竞投,最终以69,346,250美元被新加坡世界最大的NFT(唯一数字资产)基金Metapurse的创始人和融资人Metakovan(化名)竞得。

波场基金会创始人孙宇晨Twitter中晒出的与佳士得拍卖的邮件


诸位艺术圈的朋友,现在看到NFT(编者注: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代币)是不是有想吐的冲动?一姐观察了一圈,满怀酸葡萄心态的有,哀叹时代落幕的有,一脑子浆糊的有,满眼放光准备奔向未来的更是大大地有。只是能准确复述NFT是什么单词缩写的人少(现场谷歌的不算啊),包括我自己。

先来就事论事。4.5亿元人民币,让我想起2017年前泽友作的那7.6亿元。在我看来,这两个事件性质相同,操作类似,不能说极为相近,只能说一模一样。一次规模巨大,异常有效的宣发营销案例,且价码比4年前还便宜。当年,前泽友作一举把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推进了“九位数俱乐部”,自己也就此高调入场世界顶级富豪俱乐部,一亿美元的门票:哈喽,瓦达西蛙前泽友作哋斯。现在前泽先生正在跟马斯克合作月球旅游计划。顶级富豪俱乐部带给的他的价值早已远超一亿美元。毕竟人家最近光股票就亏了两亿,并表示没在怕的。

前泽友作和他以1.1亿美元(约合7.6亿人民币)拍下的巴斯奎特《无题》(1982)


NFT就是当年的zozotown(编者注:前泽友作创办的日本时尚购物网站),一夜之间,成了跟Skr一样流行的口头语。新加坡的Metapurse以前有多少人知道?现在有多少人知道?更不要说,人家不光提高了自身咖度,还有力推动了整个NFT的破圈联动,产业影响力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像当年电动汽车潮一样:反复说,大声说,说着说着钱自己就赶来了。整个产业在多元资源的哺乳下,狠狠发展,逐渐摆脱早期的忽悠属性,化茧成蝶,这就是现实版“梦想的实现”。当年区块链也曾这样搞过,但因应用场景除了虚拟货币外太过有限,无奈只能止步于打嘴炮。即便是这样,那些年忽悠了多少一听区块链就分泌肾上腺素的的投资人,大几千万的扔进去买一张旧船票,假装登上一艘通往未来的破船。

营销就是鲁迅先生那句话:世上本没有路,人走得多了,就成了路。于是,想要实现梦想的各大产业铆足了劲的争夺流量。所以,这4.5亿元跟艺术家无关,没有Beeple,也会有Meeple。跟作品无关,用画作记录每一天这种事河原温早就做过了,在观念上没任何创新。Beeple只是产业内玩家们疯狂摇动的一杆大旗:Ladies and 乡亲们,看一看,瞧一瞧!预备备,韭菜们这边走!这个事宣告了未来的到来么?它内心希望是,嘴上说的是,但却未必是。不是说NFT不是未来,而是说它离变成现实还有很长很长的距离。

河原温从1966年1月4日开始,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持续在红、蓝、灰、黑四色的丙烯底上以当天所在国家的时间制式绘制当天的日期信息©河原温


针对NFT整体来说,一姐有这几个不成熟的想法,跟大家讨论。

首先,很多人在说NFT的可追溯性解决了数字艺术伪作问题,这可以让更多数字艺术家放心创作。我觉得这是典型的自己创造一个问题,然后自己解决。霍克尼一直在创作IPAD画,没有伪作问题。当下,这个不需要NFT来解决。如果未来,创作数字艺术的主体数目以几何倍数爆炸,那么NFT也许会有应用必要性,毕竟降低了证真的成本。


大卫·霍克尼用iPad创作的新作©大卫·霍克尼


第二,NFT可以让艺术家在后期连锁交易中受益?Artist's resale right了解一下,谢谢,这个事儿已经在立法层面得到了解决。当然,如果一个国家不乐意颁布此类法律,那么NFT也许可以介入帮助艺术家获得后期收益。

Artist's resale right官网截图


第三,NFT可以让版本艺术市场更加红火。我觉得恰恰相反:NFT的逻辑是保护唯一性:通过强调所有权的唯一性来让可复制性变得无关紧要。如何强调唯一性呢?通过海量的传播:传播范围越大,越多人看过,唯一存在的所有权价值就会越高。因此,憧憬着版画市场红利的同志们可以抛弃幻想了。

第四,数字艺术家的控制权被放大,画廊将变得可有可无。持此类观点显然不真的了解画廊。销售不仅仅是放上去卖就完了:前期市场调研、讲故事、造理论、维护藏家、挖掘新钱、售后这些都是需要巨大投入的科目。艺术家想自己又唱包公又来秦香莲,这个可能性有多高,请自行评估。

而且,我想强调的是:艺术,说到底是针对人全面感官的东西,这不光包括视觉、听觉,还包括每个毛细血管、末梢神经,因为环境刺激大脑而产生的奇妙反应。所以,这也是网剧无法取代电影,电视无法取代影院的原因。比如,你在电脑上看曹斐的视频作品,跟去UCCA看“时代舞台”能一样么?别老想着唱衰线下。没有线下,线上就是个寂寞。


“曹斐:时代舞台”展览现场,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以我浅薄的见识认为,NFT最大的价值在于将所有权和物理实体的剥离,使得以前无法交易的东西变得可以交易。但它有个最大的不确定性:它需要依托虚拟货币进行交易。一旦离开虚拟货币,NFT就无法执行。虚拟货币,作为自由主义的载体,试图跟政府抢夺最重要的经济武器。它们如何获得合法性?如果有一天,各国政府禁止任何虚拟货币的存在,交易和使用,那么NFT怎么办?明星企业家的高调入场会带来虚幻的安全感:这么聪明成功的人都认可,这事儿一定靠谱。但这个靠谱是阶段性靠谱,而不是终极靠谱。就跟茅台的股票一样,这是做波段赚钱的事儿,别老动辄cue未来,未来都烦死了。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