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潘玮柏与徐震:“Free Yourself”是口号,也是决心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146   最后更新:2021/03/14 22:35:26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1-03-14 22:35:26

来源:artnet


跨界与合作在过去几年的艺术世界中一直是关键词之一。而2021年的日历刚翻开不久,一些值得关注的跨界合作案例也已经揭开了面纱:年初,潘玮柏与艺术家徐震的“艺语听声”项目携手珠宝定制品牌TRICE推出了一份特别的限量艺术品礼盒,而熟悉徐震的人必然不会对这件礼盒中的作品感到陌生——它正来源于在诸多艺博会和展览上都成为“必经打卡点”的“金属的语言”系列作品。

徐震“金属的语言”系列作品


在潘玮柏和徐震的本次合作中,“Free Yourself”作为共同选择的口号,一方面寄寓了二人对受众的愿景——“把内心打开,最重要是回到自己”,另一方面也发出了音乐、潮流与当代艺术之间的合奏之声。在深谙潮流艺术之道的潘玮柏看来,从最早期的几个领域之间的壁垒分明,到如今可以自由跨界、高度融合,这个现象本身就证明了保持心态开放和自由的重要性;而多年来对艺术商业有着独到思考,并坚持进行深入实践的徐震也表示,无论社会不同层面存在着何种差异,更值得讨论与思考的共通点是“当代”本身——在后疫情时代,我们如何应对“生活在当下”这个事实,远比关注隔阂更加重要。

潘玮柏与徐震合作推出的限量版艺术礼盒

artnet新闻在2021开年之际对话潘玮柏与徐震,二人分享了本次合作中的背后故事,以及对于音乐、艺术与文化的多样认识。


artnet新闻

×

潘玮柏&徐震

(左)音乐人潘玮柏;(右)艺术家徐震


Q:二位的合作为何选择“Free Yourself”这句话?

徐震:很简单,它其实就是一句口号。但为什么是这句?因为大家都有点“软绵绵”,我们希望大家勇敢一点、自信一点。所以这个动机是其实是很单纯的。

潘玮柏:Free这个概念很重要的一个主体是“我”——你要把内心打开,才能真正解放自己、放松自己——要谈自由的话,最重要是回到自己本身。

“Free Yourself”系列产品


Q:二位觉得嘻哈音乐和当代艺术作为两种不同的语言,如何表达今天的当代文化?

潘玮柏:我觉得当代艺术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为一个与更早期的创作进行区分的标签,音乐也是一样,嘻哈、摇滚、情歌都是在做一种区分,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做出自己的味道,就是这么简单——我想抒发感情、我想说一个故事。尤其是嘻哈音乐的歌词会比较直白,很多都是在表达现在的人所面临的各种问题,所以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特征,会随着时代变化,我们要去接受这个事实。当下要做什么?最重要的就是要创造流行。

徐震:我觉得我们做什么都是当代文化。因为不论如何表达,首先要明白的一点是,我们自己就是当代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必然就会用时代的语言说话。不管每位艺术家的个人色彩如何,大家都还是有一些共性,这就是存在于同时代人身上的共通之处。

艺术家徐震

徐震®,《经验-米奇》,2019,铜、喷漆,26 x 17 x 8 cm

Q:在这两个领域当中,“内容”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方面。我们要如何理解嘻哈音乐和当代艺术中的内容?

徐震:对我来说,没有内容也是内容,有内容也是没有内容。我觉得我们这次的合作就很充分地表达了这个观点:今天的社会中,大家都在说话,但很多人说的可能没有重点,好像每个个体既重要又不重要,这是很矛盾的东西。

潘玮柏:我觉得内容与态度是息息相关的,别人觉得是什么,不代表我就应该觉得是什么。我记得自己出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有杂志记者问我,为什么我的歌词里没有脏话?我说我成长的环境就是这样,没必要一定要学国外写脏话。他不理解,讲嘻哈怎么能没有脏话,那我就更坚持不要这样去做——不同的人一定会有不一样的想法,但我要坚持自己的态度。

而且艺术和音乐都是一样,它一定是传承下来的,有过去才有现在。很简单的例子是,现在很多歌里面还在讲押韵。当然,你也可以说我就是不想押韵,可以我行我素,那也没有问题——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大家也会希望创造出新的音乐。以前可能一年有几十个歌手,即使你不喜欢某个人,也肯定会知道他的歌。但现在我很难知道每年会出现多少歌手,网络发展太迅速。但好处是什么?好像很多不可能的东西都成为了可能,就像以前人们觉得潮流与艺术就根本不可以放在一起,但现在出现了新标准、新要求。所以每件事都是有好有坏的。

音乐人潘玮柏

Q:对于徐震老师的作品而言,您的语言可以是年轻化的、简单的,但其中的准确性又会让人觉得很深刻。您是如何去消化这些思考,并转化为艺术语言的?

徐震:很简单的东西也可以深刻。音乐也是这样,你听一些口水歌也可能会感动,这不是说高不高级,而是你身上的情感很丰富,只要打开某个开关就会被打动。所以我们有时候看到一些比较深刻的艺术,会产生这种感觉的原因也是打开了属于你的那个开关。

徐震“金属的语言”系列作品

Q:TRICE这种艺术化的介入与纯粹的潮流产品的区别何在?这种介入的内核是什么?

潘玮柏:我觉得热情很重要。人们会去追求自己热爱的事物,可能是唱歌、演戏或是服装设计。在这条路上,很多人半途没能做下来,但如果能一直坚持,某种程度上就是在往成功的路上走,因为越往前走越有可能碰到有想法的人、能成功的人,而在这个过程中,拥有一种想把自己热爱的事情做好的冲动很重要,坚持去做的热情也很重要。TRICE这个品牌也是这样,我觉得一个年轻的品牌能保持思考、有独立见地真的挺牛的。

潘玮柏与徐震合作推出的限量版艺术礼盒

Q:艺术和大众的距离是如何被拉近的?

潘玮柏:对我自己来说是网络。以前的网络没有现在发达,最早的时候我以为拍卖行只卖手表,后来才知道还有各种各样的东西,包括艺术品。这个意识的更新就借助了网络,我自己不断去刷这些信息,无意间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艺术。以前必须要走到画廊里去看,才知道他们都在做那些艺术家,有怎样的文化趋势。而现在这种距离感肯定是拉近了。

徐震:我觉得艺术和流行文化等议题,其实就像是一个环状结构,像安迪·沃霍尔在这个结构中,他往前走一步就是流行文化。大家都在这样的结构中绕来绕去,甚至可以说所有艺术从古至今都是一种绕来绕去的模式,流行的、经典的、传统的、前卫的,彼此之间获取营养。

徐震®,《交流(温柔的,善意的,愉快的)》,2019 ,树脂、漆,140 x 86 x 13 cm


Q:2020年对您来说是怎样的?有没有一些印象深刻的艺术片段和瞬间?

徐震:世界越来越乱,令人兴奋和起哄。

徐震®,《交流(明快的,柔软的,清新的)》,2019-2020,树脂、漆,140 x 130 x 15 cm

Q:2020年最难忘或者最喜欢的一个电影或一本书是?

徐震: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电影《信条》。

Q:2021年有什么期待和计划?

徐震:我们最期待的是2021年在上海崇明岛的没顶美术馆将对外开放。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