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他们高举三根手指:缅甸抗议活动中的艺术家们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156   最后更新:2021/03/12 11:27:26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21-03-12 11:27:26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自2月1日缅甸国务资政及缅甸总统办公室部长昂山素季、总统温敏和缅甸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的领导人被缅甸国防军拘留后,缅甸艺术家们一直坚持在大规模抗议运动的前线。抗议人员高举去年泰国民主政治运动中来自电影“饥饿游戏”的三根手指手势以示抗议,要求释放昂山素季及民主秩序的回归。

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party)领导人昂山素季的支持者呼吁缅甸军方释放昂山素季,图片来源:TAN


在缅甸政府高官被军方拘留的数小时后,缅甸军方宣布国家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并表示将权力移交给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莱。由敏昂莱领导的缅甸军队为政变辩护的理由是2020年缅甸议会选举中的舞弊指控,在这场选举中,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党赢得了议会中的396个席位,而缅甸军方掌控的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只赢得了33个议席。昂山素季在1月下旬与军方进行了长达72小时的交涉,但谈判最终破裂。

位于缅甸的瑞西贡佛塔(Shwezigon Pagoda),图片来源:Getty Image

2月1日,多位缅甸政府高官宣布辞职并被告知在三天内撤离缅甸首都内比都,缅甸军方对缅甸政府进行大规模重组,还扣押各省联邦首席部长和议员,这些地方官员和议员在2月2日后陆续获得释放并被软禁于家中。缅甸的互联网和电话通讯也在这个时间遭遇严重的不稳定讯号,2月26日,缅甸军方改组的选举委员会宣布2020年缅甸议会选举结果作废,到了3月7日,全国民主联盟的官员在拘留期间死亡。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缅甸民众几乎每天上街抗议,在愈演愈烈的抗议活动中,缅甸军方的反应也越来越激烈,他们对抗议者使用致命武器,并大规模逮捕群众,仅在3月3日当天就有38位群众在军方的镇压中死亡。

在这个长久以来军方就拥有大量权力的国家,强权没有压制艺术迸发的能量,反而滋养了一些“野生”、不同于“主流”的艺术创作和艺术行为。在这个系统下,许多艺术家拥有另一个身份:社会活动家,以他们为核心的自发性艺术系统从诞生就与社会和政治氛围不可分割,也发挥着艺术那些不可用金钱衡量的价值,介入社会,追求公正。

1988年8月8日,为反抗军方长期统治的缅甸民主革命“8888运动中,警察、军人、艺术家都加入了抗议行列,图片来源:达志影像

“艺术家们正在与公民们一起战斗,以求消除军事政变带来的不公正、压迫和基本人权缺失的负面影响,”激进的缅甸活动家、艺术家埃哥(Aye Ko)告诉《艺术新闻》,“我们也正请求国际艺术家们与我们站在一起,支持我们伸张正义。”
埃哥曾在1988年参加8888抗议活动并组织抗议活动,在1990年遭军方政府逮捕,被监禁三年,他亦是缅甸最早的当代艺术展之一“现代艺术90(Modern Art 90)”的组织者之一。现在,他再次走上街头。

2018年,在仰光举办的第二届“国际行为艺术节”上,埃哥用锤子砸玩具军人,并说道“摧毁军政府”,图片来源:Sha Miao

埃哥于2008年在仰光创立非营利组织新零艺术空间(New Zero),由于缺少系统性、政府层面对艺术的支持,因此缅甸艺术界更倾向于依赖艺术家作为运营主体、自发性的艺术机构,新零艺术空间便是一个以每位艺术家的能力和价值为主体的艺术机构,在定期的艺术家活动中,致力于促成艺术家之间的合作。

New Zero 新零艺术空间成为许多缅甸艺术家周末聚集、交流的场所,图片来源:New Zero

缅甸当代艺术协会(Association of Myanm Contemporary Art)是Nathalie Johnston于2016年创建的一个艺术和社区空间,她表示,“该协会正在创作艺术并筹集资金以支持缅甸反政变示威(CDM)。”她说:“Z世代是真正的驱动力,用网络海报、标语、活动和模因(memes)的方式。”他们为抗议活动发声,并在被网络封锁的情况下,将缅甸民众的声音传到Facebook和Instagram等网络社交媒体平台上。3月3日,一位缅甸华裔少女邓家希在参与抗议活动时遭到军方射击,中*死亡,终年仅19岁。

Htein Lin, Justice / I C U Jest, 2019, Everyday Justice (日常正义)装置展览视角,装置中的手代表政治囚犯,这也是艺术家在21世纪初所经历的。展览正中央是一台打字机,当观众尝试打出“justice”单词,结果会显示“outrage”,图片来源:Nathalie Johnston


抗议艺术,例如文学、诗歌、音乐和表演 等,在缅甸有着丰富悠久的历史传统,缅甸的艺术家们也并非街头新人。1948年缅甸脱离英国独立后,在1962年被缅甸军方控制,直到2011年后政治环境才有所放松。2015年11月8日,是缅甸自1990年以来首次举行的公开选举,昂山素季所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在选举中获胜并成为第一任民选政府。

策展人Khai Hori自2011年来在其位于新加坡的工作室中常常与来自缅甸的艺术家合作,他表示“这个国家思想和表达的深度、丰富性和成熟性深藏于社会之中。”他认为“缅甸人民自20世纪40年代起就被诗歌、音乐、讽刺作品、艺术、精神信仰以及在不同政权下的共同生活经历所影响。像昂亨觉·敏特(Aung Myint)、Po Po、Nyein Chan Su、埃哥、Nge Lay、 Suu Myint Thein这样的艺术家们从未停止过在艺术创作中暗中传递政治信息和暗号,现如今他们同样不会停止这么做。”

上图:昂亨觉·敏特(Aung Myint)《世界系列:五大洲--世界几乎被毁灭了吗?》(World Series: Five Continents - Is the World Nearly Destroyed?),2009年;下图:昂亨觉·敏特(Aung Myint)《世界系列:五大洲破烂不堪》(World Series: Five Continents Tattered),2010年,图片来源:Y**uz 画廊

出生于1946年的昂亨觉·敏特(Aung Myint)是一位行为艺术家及画家,他被认为是作为仰光现代主义艺术运动的先驱,擅长在创作中尝试用不同媒介和形式来直视社会问题,探索个人身份和个人记忆。


Po Po是上世纪90年代缅甸第一批走出国门举办展览的艺术家之一,他曾在1997年上演了一场30分钟的开创性表演,因此使他被认为是缅甸第一位实践这一艺术形式的艺术家。创作灵感大多数来自缅甸中部与佛教一起崇拜的精神信仰,纳信神(nats)的Nyein Chan Su,他的作品传达着这样的信息:尽管有所改变,但缅甸社会仍然被传统礼制所困扰。

Po Po,《涅槃之路》(Road To Nirvana)在2014年新加坡双年展呈现的作品,图片来源:新加坡双年展


一直活跃于缅甸的Nge Lay,她所触及的问题包括国家因军事独裁影响而导致的在农村和城市地区不平等教育系统等,充分体现她与同代人在特殊的政治环境下的艺术氛围。

Nge Lay, 《病态的教室》(The Sick Classroom), 2013年, 图片来源:Queensland Art Museum

身为教师和艺术家,Suu Myint Thein认为有些艺术可以通过绘画或者雕塑表达,但有的艺术只能通过艺术家的身体行为和对艺术的传播本身,他在1992年创立的艺术学院Alin Dagar Art School是当时曼德勒(Mandalay)唯一的私立艺术院校,也是唯一一座坚持教授现代艺术的学校。但对于建立学校的目标,他曾在采访中表示并不是想让每一位学生都成为艺术家,而是培养一种艺术情怀。在他看来,这种艺术情怀存在于许多缅甸人民身上,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开关键。

Suu Myint Thein创立的艺术学院Alin Dagar Art School,图片来源:MYANMORE


缅甸的行为和视觉艺术长期活跃于地下,并在民主化后实现爆炸性发展。像新零艺术空间和Myanm/art画廊这样的艺术机构亦为新兴群体提供围绕妇女、LGBTQ和少数民族等议题的话语平台。Myanm/art画廊是由Johnston在2016年成立的空间,同时具备展览空间、图书馆和商业画廊的功能。Johnston表示,仅缅甸前首都仰光这一座城市就有40多个画廊,艺术的发展在缅甸全国5400万人口中,有着多样的流派和地域特质。

左图:2016年4月至2019年4月,位于仰光市区Bogalay Zay街上的第一个Myanm /艺术空间。右图:位于仰光市中心第48街的Myanm新艺术空间,图片来源:Nathalie Johnston

“国外的展览只关注政治新闻,因为国际艺术领域倾向于以缅甸政治为主题举办展览,”Hori说道,“尽管直面政治压迫,但艺术家们对民主政府对穆斯林罗兴亚少数民族(the Muslim Rohingya minority)的致命镇压避而远之,自2016年起,有大约一百万人被迫使逃往孟加拉国的贫民窟和难民营生活。尽管有一些艺术家曾触及此话题,例如Htein Lin、Thynn Lei Nwe 及Khin Thet Htar Latt等人,但现在在世的缅甸艺术家作品中并未对此有强烈的视觉语言表达,Johnston认为。

Nyein Chan Su,《蓝色的阿南达寺》(Ananda Pagoda in Blue),2007年,图片来源:Th**ibu Art

相反,占主导地位的视觉语言仍停留在表演、摄影和录像方面。“行为艺术之所以占主导地位,是因为它与抗议艺术有所联系,”Hori说,“同时也因为它的便携性。录像和摄影曾被经常使用于存储和‘隐藏’在便携设备(USB)中,而且十分容易运输。但一些缅甸最好的艺术作品本质上是发自内心,且与当下社会息息相关的,却往往在展出后不久便被毁掉。

Htein Lin,《献给母亲的纪念碑》(Monument To My Mother),2015年,图片来源:Y**uz 画廊

在2015年后,缅甸的审查制度略显放松,但仅仅是允许互联网的畅通就已证明了其变革性,并且社交媒体平台在组织公民抗议活动和展示艺术这两方面均有成效。
然而,缅甸军政府目前正计划**一项网络安全法案,对于广义的网络异议人士处以最高3年监禁的处罚。Johnston表示,缅甸艺术家“显然十分害怕”,而这“正是他们抗议的原因之一。”(撰文/ Lisa Movius;编译/Josephine Lin)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