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热潮奇袭艺术市场,郁金香狂热是否会重演?
发起人:欧卖疙瘩  回复数:0   浏览数:197   最后更新:2021/03/11 11:55:16 by 欧卖疙瘩
[楼主] 欧卖疙瘩 2021-03-11 11:55:16

来源:TANC艺术新闻中文版


2020年10月,一件NFT(Non Fungible Token)作品《十字路口》(Crossroad)在加密艺术品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以6.6万美元的价格售出,到今年2月,这件美国艺术家Beeple的作品以660万美元的价格再次成功售出,短短4个月之间价格暴涨100倍。

Beeple,《十字路口》(Crossroad),2020年,这个双向动画作品的最终呈现是基于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触动两个动画的其中一个开始播放。


同样来自Beeple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网上拍卖中上拍,开拍的前8分钟内就收到了21位的买家的竞拍,一个小时里,竞价就从100美元跃升至100万美元。截至3月4日早11点,作品已有126次出价,最高竞价是350万美元。Beeple的作品并不是唯一的高价作品,在2月,YouTube上深入人心的彩虹猫(Nyan Cat)创作者通过拍卖出售了一件NFT作品来庆祝其诞生10周年,这件可以在网上直接看到的视频被附上代币后的成交价是300以太币(ETH,约合58万美元),而起拍价仅仅约为3ETH(5000美元)。

Chris Torres,《彩虹猫》(Nyan Cat)动画,动图来源:Foundation


NFT艺术品市场的火爆程度在近几周达到高潮,但正在受狂热追捧的NFT艺术品,究竟如何定义?区块链正在介入艺术市场,NFT脱颖而出,它的哪些特性使用于艺术品交易?除了交易,加密技术在艺术界还能用于哪些领域?而艺术家,又为何热衷于为自己的作品附上代币?那些加密艺术界的“超级画廊”和藏家、艺术家所创造的加密艺术圈,将如何与现实艺术生态产生反应?

NFT (Non Fungible Token) 即非同质化代币。首先,同质化代币指的是互相可替代、可拆分的代币。一个人拥有的10元与另一个人持有的10元无任何区别,除非有特殊的序列号和收藏意义。作为交换媒介,法定货币的每个单位都可等价互换。而NFT则与之相反,每一个NFT是独一无二的,拥有一个仅属于自己的ID,因此可成为记录和储存包括艺术品、游戏和收藏品等数字产品所有权的选择。


为何它适用于艺术品交易?主要基于两点区块链的NFT的革命性进步:提供了数字资产所有权的标记方法,以及可编程性。

Beeple,《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2007年-2020年,作品正在佳士得网上拍卖中接受竞价,截至至3月11日


以佳士得目前上拍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为例,艺术家自2007年5月1日以来每天创作一张图像,此次将5000张图片组合称为一张作品,并为作品附上独一无二的NFT代币后在拍卖行上拍。这是一件没有任何物理形式存在的作品,竞价者中标后将收到一个加密文件,交易将在区块链上登记,此后的所有购买和交易信息都将透明化。因为数字智能合约部署在区块链上,一旦达成协定并触发时间,代码将自动执行合约,例如所有权转移、结算等。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画像之一

交易方式上,佳士得接受虚拟货币以太币(Cryptocurrency Ether)的付款方式,但仅限于作品价格本身,佣金部分仍需以美元结算。佳士得纽约战后和当代艺术专家诺亚·戴维斯(Noah D**is)对《艺术新闻/中文版》解释道以太币是由以太坊(Ethereum)网络支持的一种加密货币,目前每个代币的交易价格约为1600美元,几乎所有购买、出售,甚至零碎地拥有Beeple作品的人,都在用以太币支付,通过Coinbase、Gemini等平台就可以轻松地将美元转移至加密货币。“以太坊与比特币相似,但你可以在它上面编程规则,以便管理。”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画像之一

这件作品的上拍也使佳士得成为第一家提供NFT作品的大型拍卖行,戴维斯表示,在目前出价的竞价者众,有来自11个国家的藏家都在参与,其中85%是佳士得的新客户。在他看来,NFT的市场“在过去几年里,尤其是在过去几个月里,出现了快速上升的趋势。潜在的NFT市场尤其值得关注,因为它吸引了那些精通技术、仅关注数字艺术的观众,以及长期以来被新媒体艺术前沿所吸引的收藏家”。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画像之一


最近公开宣布投资NFT艺术的科技界人士包括SpaceX和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以及科技控股公司Social Capital的首席执行官和前Facebook高管Chamath Palihapitiya。据报道,Palihapitiya曾告诉彭博社,他一直在建立一个体量较大的NFT组合,包括数字艺术和虚拟交易卡。“我确实认为那是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的下一个前沿。”他说道。

Beeple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画像之一

复杂的规则、新颖的操作方式吸引着一批藏家的入场,市场的火热是否会使NFT成为下一个“郁金香狂热”?对此,戴维斯认为NFT艺术作品使用了区块链加密技术来记录所有的必要信息,包括过往的销售记录,也由此促进了数字文件的简化和透明转售。“但佳士得并无与基于区块链的艺术平台竞争的计划,它们在数字收藏品市场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而佳士得在这一领域的探索才刚刚开始。”他说道。

虽然NFT艺术最近由Beeple作品在佳士得的拍卖得以广泛地为人所知,但区块链加密艺术的兴起已有一段时间,早在2017年就掀起过NFT的热潮。根据加密数据聚合公司币虎(CoinGecko)的统计,目前NFT的总市值,包括艺术、游戏、可收藏品等等在内的所有种类的已发行非同质化代币至今已经达到47亿美金。而专注统计加密艺术数据的Ctypto Art Data则以SuperRare、Nifty Gateway、MarkersPlace、Foundation、KnownOrigin、Async Art等加密艺术交易平台的数据为主要统计来源,其数据显示目前这些平台的加密艺术价值总和已达到约19.7亿美金。

Ctypto Art Data统计的2018年7月-2021年2月期间,SuperRare、Nifty Gateway、MarkersPlace、Foundation、KnownOrigin、Async Art等加密艺术交易平台的月度交易量,图片来源:Ctypto Art Data

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原创NFT艺术代币,Crypto Punks在2017年正式发售,Crypto Punks包含1万个独特的角色,每一个都可以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被拥有,任何拥有以太坊钱包的人都可以免费认领。

Crypto Punks代币,每一个图像代表一个NFT,图片来源:Larvalabs

在1万个角色在很快被认领完后,它们可以通过嵌入区块链的市场购买、竞拍或者出售,而这个代币在2017年的热潮消退后于近期重新活跃起来。从DappRadar的统计图不难看出,无论是人数、代币数量或是交易,2017年和2021年均为高峰。

2017年-2020年,参与Crypto Punks交易的人数、代币数量及交易量,图表来源:DappRadar

另一个极具代表性的NFT艺术品为Async Art平台的First Supper,它共分成了22个子图层(Layer),每个图层都对应一个NFT,而合成的母图层(Master)也有对应的NFT,每一个NFT都可以独立交易。此作品由13位艺术家共同完成,致敬《最后的晚餐》,母图层最终在去年以103.4ETH(时价约16万人民币)在Async Art成功拍卖售出,随后几天的各子图层合计拍卖成交额超过了母图层的三倍。其所有图层至今仍在平台上开放竞标。

上图:Async Art平台发售的NFT作品《First Supper》;下图:Async Art平台发售的NFT作品《First Supper》中仍在接受竞价的图层,图片来源:Async Art

有趣之处在于,每个子图层都至少可以在由艺术家原先预设的框架上改变三种样式,因此最终合成母图层也会有3的22次方种可能性。一旦成为子图层的NFT拥有者,你便可以随时改动该图层的样式,而母图层的拥有者不可改动子图层,却由于子图层的拥有者做出的变动,拥有一张时刻变动外观的艺术作品。这也是前文所提及的NFT的可编程性的体现。
除了进行各种类型的交易之外,NFT还可用于建立虚拟世界,甚至在虚拟世界中建立虚拟美术馆、画廊,且在其中直接交易NFT艺术,这也是可编程NFT的主流应用之一。

Cryptovoxels上的加密艺术美术馆,Museum Of Crypto Art,图片来源:Cryptovoxels
复制链接,开启加密美术馆体验:
https://www.cryptovoxels.com/play?coords=SE@130W,128N

Cryptovoxels和Decentraland两个平台是其中的代表。除了欣赏虚拟艺术,在此类虚拟世界中,你可以做想象中的一切事情,游戏、赌博、学习、工作、娱乐活动……Cryptovoxel中每块地皮都有对应的NFT,并像现实世界中一样,越靠近虚拟世界的“入口”则越贵,就像如今靠近“市中心”的地皮已经寸土寸金。

NFT技术除了可以激发数字艺术的创造力,更可以保障艺术家的利益,也为那些类似于现实艺术世界的画廊的组织——加密艺术交易平台获得收益。曾以660万美元售出Beeple作品《十字路口》(Crossroad)的Nifty GatewayNifty Gateway近期业绩爆炸性增长的来源依赖于对Beeple等话题艺术家的代理,在现实当代艺术市场中也不难找到类似的“超级画廊”的模式。

由Ctypto Art Data统计的目前涉猎加密艺术品的艺术家排名,Beeple位居首位,图片来源:Ctypto Art Data

对于NFT的应有更显而易见的功能是由智能合约保障的知识产权,只有拥有NFT,才保障了数字艺术的资产价值和稀缺性、可收藏性。另一方面,艺术家也可以从中直接获益。绝大部分NFT艺术平台,都将艺术家的分成写入了底层协议之中,艺术家可以从首次或甚至后续无数次的转卖中直接获得分成。例如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就设定了艺术家的固定分成比例。而另一知名NFT艺术交易平台Super Rare, 则确保了艺术家在每次转售中仍可获得10%的收益,因此如果作品流通,艺术家可获得稳定的收入。平台也在此基础上收取佣金实现盈利,而与现实中一级市场的艺术经纪的区别是,平台的抽成往往透明公开。


目前而言,加密艺术仍是一片蓝海,现实艺术品的NFT化,其最大的优势和意义在于所有权的安全保障和提供流动性。判断正版证书的真假已成为过去,区块链上的产权记录将会永久存在。然而,纵然将实物附以区块链的过程是去中心化的,现实中的实物资产交割与承兑仍然需要大的机构进行交易操作,这些前提条件使得NFT真正普及化受到挑战

加密艺术品交易平台Nifty Gateway,图片来源:Nifty Gateway

目前已有一些创新模式在推进加密艺术品的普及,包括将单价较高的知名画作代币化,例如发行一千枚NFT代币,每一枚对应原画一千分之一的价值与权益。它一方面可以使得艺术品投资的门槛降低,人人都可以享有得到艺术品的机会。另一方面,碎片化的权益并不等于原作,假如要拥有完整原作,就要从交易市场中收集齐1000个代币,其时间和经济成本可能远远超过直接通过拍卖行购买原作实物。从2017年以来,这个模式蓬勃发展,却良莠不齐,时常由于缺乏艺术专业水平或金融风险管理能力,而沦为投机分子的集资试验场。


因此,许多有独特性但整体风格具有普遍性的产品,也在应用NFT模式进行销售,例如小型潮流艺术装置、限量玩具、限量款球鞋等。NBA的数字收藏品发行平台NBA Top Shot在收藏品类的去中心化应用平台中规模排名第一,在所有类别的去中心化应用(Dapp, 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中排名第五。历史最高交易量曾达到4800万美金。

NBA的数字收藏品发行平台NBA Top Shot,图片来源:Top Shot

艺术价值与“流量热度”、“平台光环”、经济价值的关系,究竟什么是艺术,界定艺术性的话语权是属于观众还是属于学术或市场,这些当代艺术仍在争执不休的问题,在加密艺术圈反而产生了放大和加剧效应。由现实世界的艺术圈拍卖带来的热度与能量如此来势汹涌,是否会席卷原有的加密艺术圈,复制现实世界中的艺术圈生态、结构与话语权?仍有待时间的考证。


NFT代币的价值往往受市场行为的影响远大于其底层资产价值的影响。当我们在讨论天价表情包的NFT代币的艺术性,是否可以与当代艺术市场中天价涂鸦和卡通艺术品等同?而当我们在展望去中心化、自由开放的加密艺术生态里人人都是艺术家,人人都可为喜欢的艺术定价的美好图景时,请同时记得,无论是什么平台,作品的曝光度也直接受到平台和热度的影响,而关注度往往与作品经济价值直接挂钩。当参与者群体的关注过于扁平而分散,往往也就不存在“出圈”的轰动效应。而当参与者的热度过于集中,技术革新下,这是否也是另一种形式的权威?


区块链与NFT毫无疑问会对当代艺术的未来产生持续的影响,但在NFT这个冒险者的乐园中,是旧秩序的再复制,还是新权威的建立,未来究竟会是怎么样的艺术生态,拭目以待。

撰文/黄韵奇、林佳珣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