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影像,从社会景观中想象人工天堂—— Chulayarnnon Siriphol(泰国)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147   最后更新:2021/03/09 10:50:16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1-03-09 10:50:16

来源: Organhaus


按:2018年7月,泰国后阿彼察邦时代”的影像艺术家朱拉亚农·西里彭Chulayarnnon Siriphol在Organhaus进行为期4周的主题驻地,并创作作品“国际歌”。本文为“新亚洲影志”的亚洲场域的在线展览项目。3月6日18:00-20:00,艺术家和新亚洲影志的策展人将在网络和大家见面,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文末信息报名参加。


朱拉亚农·西里彭Chulayarnnon Siriphol 是一位来自泰国的影像作者,出生于1986年,在国内尚鲜有人知。在后阿彼察邦时代里,他是年轻一代中扛起泰国影像创作先锋小队大旗的旗手之一。

朱拉亚农·西里彭在沉思

2018年,他受邀与另外三位泰国导演一起以每人拍摄一部短片的形式合拍的长篇电影《十年泰国》,四位导演分别展开想象描述了十年之后的泰国社会模样。他创作了短片Planetarium(《天文台》),用充满奇幻色彩的科幻表达和夸张离奇的演员表演方式描述了一个未来独裁者通过精神信仰的修行来统治人民的场景。熟悉他过往实验影像作品的观众会看出来它其中的一些符号元素和特殊视觉效果都来自于他前些年的实验成果,Planetarium这个作品一定意义上实属他影像实验成果和对社会沉思的集大成之作。


Planetarium (2018) 静帧


《十年泰国》在戛纳电影节获得了特别展映的机会,朱拉亚农·西里彭这个名字也因此第一次被国际观众们注意到,跟他名字并排出现的其他三位导演可都是他小时候的偶像——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韦西·沙赞那庭,还有雅狄也·阿萨拉。然而,走过了戛纳的红地毯并不代表朱拉亚农就是个传统意义上的优秀电影导演。十四年前,阿彼察邦很好地启发了一大批现在活跃地创作影像的泰国艺术家们如何用自己的美学表达对泰国历史、宗教和社会冷静的思考,如何去让自己的作品引起更大的国际共鸣,甚至如何戴着电影审查的脚镣跳舞。于是,现如今的泰国前卫电影风潮包容了像朱拉亚农这样的非传统电影艺术家去更大胆地创作所谓的实验影像,尤其在曼谷,以画廊和艺术影院为单位的放映据点在积极地提供实验影像作者们养料,同时培育能够欣赏他们的观众群体。


这一期新亚洲影志陌生影像线上策展是朱拉亚农第一次在中国线上展示他的影像作品。四个被挑选的影片不断不断地带领观众走进一个又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离奇社会景观之中。我们希望通过这一次展览展现一位极具社会参与精神的当代艺术家是如何对他周遭的社会景观作出反应的,它始于对群体的冷静注视观察,伴着对历史的反复思考,以看似不着边际、天马行空的诙谐艺术手法勾勒出表象之下的意识形态,最后延展到对宇宙万物觉知的深层体悟。

艺术家在社会群像之中以沉默质问,以静止警示



朱拉亚农的每一个作品都像是一连串对观者的问题,然而观者并不一定能抓住其中的每一个问题,更多的时候会像脚踩棉花一般在海市蜃楼中迷路,指不清道不明自己在他的影像之中感受到了什么。在Planking(《平地支撑》)这个作品中,他和他的小伙伴两个人通力协作录制下了他们俩在泰国每日两次的致敬国旗仪式中的进行的“荒诞”行为。马路中间、天桥上、地铁站口、足球场上…… 一个瘦小的成年男子面朝地面趴着,双臂贴着身体两侧,双腿笔直并拢。在任何的社会语境下,这样的行为被单独看待它都是一个令人费解的大问号。然而,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让人越发匪夷所思的行为已不止于此,画面中他四周的其他人都在自觉地保持静止,连慢跑者们都挺胸抬头肃穆地站立着。运动影像(moving-image)的魔法就是时间这个元素,若这个社会参与性行为被记录在静态的摄影之中,观众就不会在等待时间流逝的状态中体验被增强和放大的静止和无声。

Planking (2012) 静帧

他为什么会趴在这样的地方?他是谁?他还好吗?如果他不好,为什么旁边的人没有来帮助他?旁边的人们都怎么了?他们为什么静止不动?一个个问题如同雨点一样砸下。然而,在聊起这个作品的拍摄过程时,朱拉亚农透露道,当时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冲我大喊,他就该被一辆车碾过去!

行为艺术的本质一定与社会相关,艺术家们以简单明了的干预行为和平地质问、发声、抗议,他对环境的困扰和对社会活动的干预必定在其自身中多多少少得以解释。每天的早上八点和晚上六点,泰国民众们日复一日地完成对国家的敬礼,强大的国家意志之下违反条例的个人就像是指出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屁孩。美国行为艺术家波普.L.Pope.L.)在1978年完成的行为作品Time Square Crawl(《时代广场爬行》)中四肢着地爬行于纽约曼哈顿中城的42街,随之开启了三十年的爬行系列行为艺术创作。在这个作品中波普所进入的这个表演角色和Planking(《平地支撑》)中的角色一样也在向他所在的社会提出挑战,一个黑人男子四脚着地在肮脏的纽约街道上缓慢爬行暗示着他在这个社会里的处境,他的危险行为给行色匆匆的纽约客们摆出了一个同理心测试,人们似乎对于地面上乞讨或是流浪已司空见惯并且心生麻木。波普在艰难地忍耐身体的不适之中同样地在找寻答案,他的问题在等待着整个社会作出回应。

Time Square Crawl (1978)  Pope.L.


看似简单至极的无聊举动能被称得上是艺术的原因不在它本身多么地吸引人眼球,而在于它能让观者不断地再次回忆起艺术家的这个举动来,当人们再听到泰国国歌准点响起的时候,也许眼前会隐隐约约地浮现起这样一个瘦小男子笔直贴地不动的轮廓,他以沉默质问着什么,以静止警示着什么。

审视跨性别、跨文化、跨国界景象

朱拉亚农在2018年于Organhaus空间驻地创作期间,创作了作品The Internationale(《英特纳雄耐尔》),其中也有他本人的入镜,但两者的目的和手法大相径庭。在这个酷似MV的视频里,唐朝乐队对这首被全世界人民传唱了一百多年的歌曲的翻唱和朱拉亚农本人异装介入的红领巾日本少女角色在重庆这座神奇的城市里产生了多重绝妙的化学反应。这个作品中融合交织了许多他在当时的环境下尝试去观察、理解和反思的议题,利用混杂的文化符号和戏谑的表演传达出一种人虽在异国他乡却不断遭遇熟悉又陌生的景象时感受到的离奇荒谬。

The Internationale (2018) 静帧

1890年开始,国际歌从最初的法语被翻译到俄语、德语、英语、汉语等等语言,从最开始激励、宣扬法国巴黎公社中工人阶级革命者们的高昂斗志到逐步发展成为一首鼓动世界范围内许多国家的共产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民主社会主义者等等革命者们去热血奋斗的一首最为广为流传的歌曲。歌曲的歌词大意和旋律核心不变,但在每一个不同的国家地区,每一个不同时期的社会里,歌唱它的人们心中所想一定不尽相同。在如今的泰国,也不断地有左派社会活动家唱起它来。朱拉亚农来到中国之后,对这首歌强大的包容性和影响力有了更深刻的感触。

他同时还发现,在流行文化当中还有一股让他为之一颤的力量在亚洲的多个国家风靡,那就是女子偶像天团。在曼谷时,他就注意到了BNK48这个由几十名位年轻少女组成的偶像组合在泰国创造了极大的影响力,来到重庆后,他发现重庆也有一个类似的组合,叫做CKG48。追根溯源,这些像雨后春笋一样不断冒出在亚洲板块之上的女子天团们的始祖是成立于2005年于日本东京的团体AKB48,后来才有了她在中国上海、泰国曼谷、印尼雅加达等等城市的姐妹天团们。

CKG48

如此来势凶猛的日本流行文化输入也让朱拉亚农陷入了思考,在这个片子里,他决定通过异装打扮将自己改造成为一名二十岁的少女偶像,通过特殊的拍摄手段和后期合成技术让自己拥有了数十个和她长得万般相似的团员姐妹们。她会唱会跳,笑靥如花,拥有一位偶像该有的才艺技能,让观众不得不倾倒在她的短裙之下。在重庆市中心的广场上,她大胆地加入了当地鬼步舞舞团的训练排演,与重庆当地的市民朋友们一起用充满正能量的舞姿讴歌新时代的流行文化风潮。

对民族主义和宗教信仰的反思——好人会梦到人工天堂吗?

2014年创作的短片Myth of Modernity(《现代性的迷思》)中,艺术家尝试从历史的进程角度分析泰国佛教和民族主义这两大国民身份认同的构成,用文献资料再利用和伪纪录访谈的手法描摹过去,用科幻的语言想象未来,从而尝试给现在的社会带来一些启发性思考。类比和比较在这个作品中起到了极大的作用,最深刻的意义相信是不言而明的。根据佛教中的宇宙观,须弥山是三千世界中最中心的一座山,山有四个面,佛在山顶之上,人在山的周围。根据人的因果报应,有好报则上天,食恶果则下地狱。佛教信仰大环境对人们的道德观有根本上的影响,因此,因果关系的准则也被当权者们巧妙地利用,盲目热切的民族主义情节渗透在了群体之中,人民没有追问的空间,也没有思考的时间。手举国旗等于行善,高呼国王万岁与积德无异,过度信仰中的暴力性不容小觑。

Myth of Modernity (2014) 静帧

一位功力深厚的艺术家对社会的关切绝不以自大狂妄的评价或断言为妙。朱拉亚农将镜头一转,伴随着电子噪声背景音,把观众裹入了一个未来世界。“这是一个人工的天堂,”他这样向我们描述道,“那些民族主义者会去的地方。”由五彩斑斓的霓虹灯管组成的神秘符号象征着最深奥的宇宙奥秘,一辈子行善积德恪守道德伦理条规的信徒们获得了最高的启示,在亮白色三角体中通过冥想到达了圣山之巅,乃宇宙最纯净之处的极乐世界。费尔巴哈也许也曾经梦到过这样的地方,他在《基督教的本质》中清晰地表达出了这样一个“上帝之城”的幻想,“符号胜于所指;副本胜于原本;幻想胜于现实”,他这样描述其中荒唐又虚无的黑白颠倒。人山人海的人群举着国旗大声反对民主选举出的党派和百万人群走上街头呼喊民主和人权,到底哪一个才是被颠倒的世界?ลดความเป็นไทยให้น้อยลง เพิ่มความเป็นคนให้มากขึ้น(Decrease Thainess, Increase Humanness. / 是个泰国人之前得先是个人),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语如今在群众之间流传了起来。

朱拉亚农说,“这个作品描述了过去到未来,我其实希望它能启发当下,我们该以何种方式在这样的社会里继续生活下去?” 他用人工天堂和须弥山的类比另辟蹊径地提供了一种的视角,邀请大家平和冷静地去思考当下。消除神学带来的幻象也许是回归人本的感性认识的必经之路。

打捞网络景观里的沧海遗珠

在现在这样一个图片、新闻快讯、流媒体等等网络讯息如洪流的时代里,让一段历史以某种形式永存似乎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同样地,通过重塑这些媒体讯息来重述过往也一样地简单。朱拉亚农在Golden  Spiral(《黄金螺旋》)里探讨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当网络景观如此深入地贯穿于这个现代社会时,媒体媒介与历史论述交锋,是什么样的情景?
艺术家深入挖掘网络上关于海螺的所有信息,从在自然界中考古,到黄金分割线的发明,到建筑设计中对螺旋体的应用……视频素材的取材之广和内容之多帮助论述者奠定了极具权威性的基调,如此排山倒海一般的信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人缴械投降。一切的铺垫都为最后的“商业广告”的出现做足了准备工作,伴随着实验室里的“专家”娓娓道来蜗牛液的奇妙作用,影片迎来了高潮。这一切都是催眠,看似杂乱无章的视频元素其实都是一步步攻破心理防线的部件,这就是重塑媒体的力量,在它面前,人的认知和思考不堪一击。在这样的一个时代里,我们每天看到的上传到网络的或是接收到的海量图片、音乐和视频正在组成了一个个真实的社会景观,产生着不可小觑的影响。

Golden Spiral (2018) 静帧

计算机媒体艺术家们摆脱了古典艺术家们类似上帝创造宇宙一般的浪漫主义理想,从拼贴画、蒙太奇和电子合成器音乐的出现开始,电子艺术不再纠结于在艺术创造中暗暗地埋藏文本化的引用,在庞大的数据库前,新媒体艺术家的工作就好比像DJ打碟一样,马诺维奇在《新媒体的语言》形象地比较,“DJ艺术的本质,是一种通过丰富繁杂的方式对选择出的元素进行混合的能力。现代图形用户交互界面中,剪切和粘贴隐喻的是所选元素可以简单地、几乎机械地被组合到一起。而现场电子音乐的实践证明,混合中也有真正的艺术。

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yerl)在她的作品Liquidity Inc. (《液态公司》)里也通过挖掘和选择互联网各个角落里的媒体信息在真实发生的故事之上创造了新的意义。标题中的“liquidity”这个词除了有液体的意思,也有流动性资产的意思,这点明了作品中最核心的一组类比。作品的灵感来自于一位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丢掉饭碗然后转行去做艺术的财务分析员。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其中的不可预知性就如天气一般让人难以捉摸。

Liquidity Inc. (2014) 静帧

电子抠像技术是最被广泛运用的新媒体技术之一,在天气预报中已经被人们运用得浑然天成,电子蒙太奇光明正大地体现出不同空间之间的明显视觉冲突。由新媒体技术打造出来的一个有机整体能够强有力地指出当代社会中资本对于图像媒体的隐形掌控。史德耶尔在论文《为坏图像辩护》(In Defense of the Poor Image)中对互联网数据库中的图像循环流通系统提出了观察,在一个用户被催促生产图像、编辑图像的社会里,那些被剽窃后不断流传、下载、更改的低像素劣质图像完全有可能成为我们审视当下大众欲望的放大镜,预示着历史观念的遗产。


图像的生产已经不再具有生产日期的庇护,每一个图像都可以在任何时刻变成一个新的图像,历史叙述的权威被毁于一旦,人的记忆也变得缥缈不定。在看得见的未来里,更多的交互式新媒体作品能把这个数字谎言编造得更天衣无缝精彩绝伦。

感谢朱拉亚农·西里彭作为一位艺术家的诚实、勤奋和善良,感谢他给我们分享他的作品。另外,特别感谢曼谷Bangkok Citycity Gallery和重庆器·Haus空间的倪昆先生对本次线上展览的支持。

策展人、作者> 朱嘉瑶

策展人:朱嘉瑶


朱嘉瑶,英文名Yao,1999年出生于浙江。求学于美国文理学院Wesleyan University,主修艺术,辅修电影学。对自然状态下的人事物有直觉性的感知,无限的爱会随之如洪流一般滚来。目前在间隔年休学中,冲浪之余和新亚洲影志的同志们一起做事。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