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建军|试论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傻逼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154   最后更新:2021/03/08 11:11:55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21-03-08 11:11:55

来源:微信公众号“瓜娃子”  蒋小余


记得有一天,有一个热情洋溢的收藏家来到我的画室,说起当年在某画廊看到张晓刚的画,他觉得像画了个死人头,看起来晦气的很,两米的大画才几万块,没有买,后来看到张晓刚拍到几千万了,觉得自己当年真是嗦仔(广东话,傻逼的意思)。


还是有一天,我正兴致勃勃地给同学们讲人生的道理,一个同学幽幽地看着我说,老师,我觉得你特别像一个明星。我暗自窃喜,说实话,我也一直觉得自己长的像刘德华气质像梁朝伟,所以我特别高兴特别期待的说,像谁?她说,赵四,尼古拉斯赵四。我说,你是认真的?她说,是的。当时我就一记佛山无影脚,她就消失在人海。


这两件事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就是有钱难买早知道,我们对世界和对自己的认识是有误判的,而且可能还很严重,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一样的困难。


说到张晓刚的画,我也有过类似经历,其实我早就在杂志上看过他的画,只是觉得怪怪的,也并不觉得喜欢或者好,一下就翻过去了。那时候我最喜欢的肖像画是谢楚余画的抱陶罐的少女。今天我觉得张晓刚才是更好的画家,觉得当时的自己知识、视野的局限让自己限在一个认识判断的死角。今天我对绘画的认识变了,我的价值判断标准被重新塑造了。可是,我怎么知道自己今天不是在另一个死角?我们的一生会不会只是处在不同的认识死角里?想到这一点我觉得背脊发凉。


当然,我们可以通过努力学习来提高自己的认识判断能力。我们被要求认识你自己,也会努力去争取。可是按照马克思的说法,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你是人,所以要认识你自己就要认识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这不就是整个世界?但是人生有边学海无边,知识又不会遗传,每个人都要从生到死重来一遍,不管你多努力,也学不会全部的知识。我们的判断是怎么做出来的?不正是只有这有限的知识是可以依赖的吗?可怕。可见认识你自己是最基本的要求,但也是最难最高的要求。你怎么能把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果谁有洞悉现在看见未来的慧眼请借我一双。


还看过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上世纪三十年代美国一个有名的电话工程师看着如火如荼的电话发展,指出未来全球需要大量的电话接线员。可是谁知未来的电话直接拨号就行了?原来的接线员也不得不下岗了。笑死。


我想这个收藏家朋友也和我一样希望自己不会犯错,能够判断准确,但是已经被证明不可能。虽然他在画廊顾盼自雄的牛逼样子不难想象。当然作为一个画家或者收藏家,傻逼一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能伤害到的也就是我们自己,大不了在自己的死角里快乐地活着,或者过上另一种人生。一个小领导傻逼一回最多浪费大家点时间精力或者钱,一个伟大领袖傻逼一回就会饿死几千万人。真理确实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但未必就在你手里,傻逼一回无名之辈最多落个笑话,位高权重者则可能会为害一方。所以不但关系到自己的时候要小心,关系到他人的时候更要小心。


按照阿甘本的分析,人是动物也是神,难以区分。老蒋以为,我们有了太多的知识,已经很难再把自己当动物了,但也别把自己当神就行。如果有一天不小心成了专家当了领导,我们还是争取要把自己当人,当一个有平常心的平常人。要做到吾日三省吾身,我是不是傻逼了?何况,宝生说,按照今天的评价标准和学术环境,评出的专家是有原罪的。当然成心要当坏人的另当别论。


因为这个原因我遇事总是提心吊胆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可是即使这样也终究难逃傻逼的命运。每当见到一些坐在高台上的傻逼高谈阔论大放厥词指点江山的时候,我就会替他捏着把汗。他难道从来也没有怀疑过自己吗?我就经常听到有人说给我多少多少钱我就能改变艺术的方向,我就想,那仅仅是钱的问题吗?傻逼。


作为一个把半生精力用来思考艺术的画家,面对画布常常犹豫不决。作为一个把半生精力用来思考教学的老师,常常害怕是不是在误导青年。甚至,我不能判断今天自己浪费画画的才华来写这样哗众的文字是不是很傻逼。可是,要对现在的自己的认识做出判断,就必须要有超越自己现在认识的认识,而这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随着思考的深入,你发现自己根本连准确判断自己是不是傻逼了的能力也没有。只有苏格拉底这么聪明的傻逼才敢说,我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傻逼。我们普通人就连自己傻逼都不知道。因为要知道自己傻逼如此之难,所以人们一般称这些知道自己傻逼的傻逼为智者,称不知道自己傻逼的傻逼为傻逼。但是,即使知道自己傻逼的智者归根到底也还是傻逼。所以鲁迅指出,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傻逼,另一种还是傻逼。不过一种知道自己傻逼,另一种不知道而已。


这是一个让我感到绝望的结论,即使你通过不懈努力知道了自己是傻逼,并且正视这个事实,更绝望的是,明知作为傻逼的命运不可逃避,却还要自作聪明自鸣得意自取其辱地活下去。


路漫漫其修远兮,或许我们将用一生来证明自己仅仅是个傻逼。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