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击盆底、三指手势、汽车鸣笛:缅甸的公民抗命艺术
发起人:不举手不发言  回复数:0   浏览数:403   最后更新:2021/03/04 12:46:39 by 不举手不发言
[楼主] 不举手不发言 2021-03-04 12:46:39

来源:ArtReview Asia

文/Sai Htin Linn Htet | Aye Ko | Moe Satt


2月1日的军事政变中,昂山素季和缅甸其他主要政治人物遭到逮捕。缅甸的抗议活动随之持续发酵。在警察的严厉镇压下,成千上万的民众仍涌上街头:这是缅甸十多年来规模最大、最多元化的抗议活动。同时,军政府宣布法院对嫌疑人的拘留令暂告失效,军方对抗议活动的反应也逐渐升级。尽管当地不时断网,住在仰光的三位艺术家还是为ArtReview撰写了他们在现下政变中的经历、街头抗议者中艺术的作用,以及他们对未来的希望。

一场抗议军事政变的说唱表演,缅甸仰光,2021年2月14日
图片致谢Getty Images
摄影:Hkun Lat


Sai Htin Linn Htet

我们的自由受到威胁:缅甸抗议活动中的艺术


二月的第一天,昂山素季被拘留的消息传开了。我们想,“真是个恶作剧,”直到BBC证实缅甸的确正在发生政变。我试图弄清发生了什么——我仍然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个消息。我立即打电话给住在东枝的父母,却发现他们的手机无法正常接通了。后来我发现我父亲——一位政治家也被拘留了。面对一片混乱与未知,我的搭档立即开始打包收拾行李。自11月以来我的Facebook帐户已被假帐户追踪,我就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我在凌晨6点赶到一处安全地点,向美国的一位律师朋友发送了语音消息,告诉他们现下的情况。那是在全国断网之前唯一发出的信息。此后我全家被软禁,我们对我父亲和叔叔的下落一无所知。军方违宪在先,逮捕了数百名无辜者,包括政客、激进主义者、抗议者,作家、艺术家、学生、医生等。上周,内比都发生抗议活动时,警察直接开*射中了一名少年的头部。

我们所有的权利都会消失:这是一个典型的奥威尔社会。缅甸从政变走向政变,而国家则是每况愈下。毫无疑问,内战、种族灭绝和侵犯人权行为都源于军方。我们中的许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开历史倒车的状况不会发生。我们也确实看到了一点进步。人们梦想着生活不会受制于军方权威,生活在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这次政变与人们所希望的正相反——生命危在旦夕,梦想转瞬即逝。

缅甸的抗议运动

图片致谢Wikimedia Commons


但是作为艺术家、策展人和激进主义者,我目睹了一种新的艺术形式:抗议和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的艺术。这种集体性艺术—激进主义(artivism)策略令我彻底震惊了,它超越了我以前见过的一切。创造力处于顶峰:人们在抗议政变的同时,力图吸引国际关注以传达自己的信息。他们(军方)真正搞错了这代人,也弄错了时间。青年是这场抗议行动的引领力量,他们反对政变领导人敏昂莱将军。在街上,抗议者利用meme和cosplay来吸引人们的注意。他们烧毁独裁者的棺材、祈求神灵惩罚军方将领,农人、LGBTQ活动组织者和音乐家都在进行和平抗议,并大声疾呼以求自由。所以如果要问的话,他们就是这里真正的艺术家,而抗议是他们的舞台。

去年,我正在为缅甸的卡劳当代艺术节(Kalaw Contemporary Arts Festival)做计划。现在一切都泡汤了。我很担心:我的家人会怎样?军方会继续杀人吗?我们完全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我们的自由受到威胁。我们会活着还是死去?还不知道。但是,我们将为民主的未来而死,而不会在反乌托邦社会中苟且偷生。

Sai Htin Linn Htet是居住仰光的策展人、艺术家和和平教育者。他于2019年获得伦敦大学的金史密斯奖学金。


Aye Ko
“我们再度踏入黑暗”

政变是缅甸社会和民主的污点。大量的公民、艺术家、学生,不同领域和行业的工人走上街头,抗议军事政变对正义、人权和言论自由的威胁。


我看到年轻人在反对军事政变的抗议运动中非常活跃。他们一直在使用社交媒体和技术平台来反抗不公正现象。他们彼此联络的速度更快——上街并不是他们的唯一选择,他们还找到了其他方法来对抗政变。在1988年的民主抗议中,人们很难保持如此紧密的关系或迅速与其他人取得联络。

图片致谢Aye Ko


艺术家还从事慈善工作以支持公民抗命运动;与国际上其他艺术家保持联系的人争取着线上支持。我们再次踏入了黑暗,但是我对所有人(包括艺术家)都有信心:我们可以用头脑打破那堵黑墙。


Aye Ko是一位艺术家,曾是缅甸的政治犯。他是新零艺术空间(New Zero Art Space)的联合创始人。



Moe Satt
“饥饿游戏”为缅甸抗议活动的象征赋予灵感


2月1日,当我醒来查看手机时,我发现网络连接断开了。我有点担心。我打开房门出来时遇到了邻居,她告诉我,我们的总统温敏和国务咨政昂山素季已经被捕,而军队已经夺取了国家政权。哇!我们回到了黑暗时代。我经历了二十多年的军事独裁统治,我不希望我的儿子经历同样的事情。我不希望他在恐惧文化中成长。
当天晚上,人们开始敲打锅碗瓢盆以示抗议;第一天只有少数家庭参加,而通过口耳相传,第二天越来越多的人们加入了这场“敲击”。首先,他们敲打了五分钟,然后越来越长。人民的愤怒越来越强烈,如潮高涨。潮水会在某个时候撤退,但是我们人民的愤怒和不满情绪节节攀升。我在仰光旅行时遇到了另一场活动——不断鸣响的汽车喇叭声。当汽车经过其他车辆时,驾驶员会鸣笛并举起三个手指。现在,汽车鸣笛声响彻整个仰光。

缅甸的抗议运动
图片致谢Wikimedia Commons

我们拍了举起三个手指的自拍像——这个抗议军事政变的标志曾经是《饥饿游戏》(2012)中异议的象征,现在被我们用以代表反对军事独裁统治的革命。白天,人们将食物和饮料分发给抗议者(俗话说:“反抗专政,吃鸡蛋”)。到了晚上,在高层建筑的墙壁上,我们可以看到巨大的投影图像和文字(这是Z世代的工作),敦促我们参加公民抗命,恢复人民的力量。
我们的艺术家团体——缅甸当代艺术协会(the Association of Myanmar Contemporary Art)一直在仰光高等法院前出售我们的艺术品,为公民抗命运动筹集资金。第一天,超过50位艺术家和音乐家参加了制作艺术作品和筹款的活动。
对于公民和军方而言,局势都已经发展到了白热化的阶段。2月10日,警察开*射杀了一名十九岁的女孩——一名和平示威者。网民迅速锁定了涉事的警察,包括他的住房和营生。如果社会将他的家人当做杀人犯的家属而加以排斥,或许未来的屠杀者也将却步。独裁会生存吗?还是人民会赢?——我们决不能让这场革命更加漫长。

Moe Satt是居住在仰光的艺术家。他是缅甸国际行为艺术节“Beyond Pressure”的联合创始人。

编译/任越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