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表演:例外 | OCAT研究中心3月6日
发起人:展览预告  回复数:0   浏览数:174   最后更新:2021/03/03 15:23:09 by 展览预告
[楼主] 展览预告 2021-03-03 15:23:09

来源:OCAT研究中心


例外



时间:2021年3月6日,20:30 – 21:30

地点:OCAT研究中心


表演者:颜峻&孙一舟、董星、殷菲菲


演出详情


例外的空间。例外的时间。

非常慢、非常暗、非常简单的表演。

互为镜像的身体。人和空间之间似乎也是这样,

按照卡夫卡的说法,也是在互相听,互相塑造,

无主无客。

通过对空间的使用而进入时间。


《例外》是根据两个仍在发展中的作品,为“地洞”空间而创作的。其一是颜峻和孙一舟共同创作的《镜子》,两个表演者互为镜像的身体/声音表演。另一个是颜峻的《手势》,由动作表演者和摄影师共同完成。
尽管看起来更像是身体表演/舞蹈/戏剧,或者之类的什么表演,但仍以音乐为基本概念:即兴音乐中的对话、指挥和演奏、环境声和“音乐”、聆听和发声……我想,音乐并不只是声音,它是不可分割的时间和空间的整体。
卡夫卡的《地洞》就像是一个镜子的迷宫,自我和世界互为镜像,“我”在四处寻找细小的声音,也在想象着入侵者对自己的倾听;“我”建造了地洞,也把它变成了自己身体的延伸。“我”在这个迷宫里折磨着自己,也享受着狂喜。
在这些年来的即兴音乐演奏中,我一直试着去观察自我。《例外》也是为了提供这样一个机会。
文 / 颜峻

OCAT研究中心展览现场,拍摄:颜峻


我用《地洞》的文本,以及展厅里的镜子空间向颜峻发出邀请。

这次现场表演,既是这个展览进入尾声的时刻,也与《地洞》的尾声有关。在《地洞》的后半部分,卡夫卡的写作从视觉转向声音。地洞的入侵者,以一种细微的声音现象,破坏着地洞主人的宁静,迫使它展开新的研究——在这个“思维的地洞”里,这位地下居民对不知从何而来的“曲曲”声,分步骤进行与各种“可能性”相关的逻辑思考。最终,它把声音的来源,从一群小动物,推测为一只凶猛的大动物,它逐渐逼近,是即将把地洞的主人与它的地洞毁于一旦的最终威胁。卡夫卡的故事也在这最后的推测中嘎然而止。

哲学家艾伦-叔思特(Aaron Schuster)在他的关于《地洞》的论述文章《享受你的安全》(Enjoy Your Security:On Kafka's "The Burrow")中认为,卡夫卡创造了文学史上最伟大的噪音抱怨之一。尽管地洞的主人厌恶噪音,但这噪音也让它狂热。作为一位系统的建构者,它同时迷恋这个系统本身,以及这个系统的失败。叔思特在他文章的结尾,引用了巴西女作家克拉丽丝·李斯佩克朵(Clarice Lispector)的小说《格·阿加所讲述的热情》(The Passion According to G.H.)中的一段文字,“我的命运是寻找,我的命运是空手而归。但,我是带着不可言说的东西回来的。不可言说的东西只能来自于我在语言中的失败。只有当建构失败时,我才能获得它所不能达到的东西。” 这大概也就是镜子的含义,以及“更好地失败”的意义吧。

听。

文 / 陈淑瑜


关于表演者


photo: Julia Gelach

手势(一、二)2015,北京;拍摄:解飞


颜峻,乐手,诗人。住在北京。从事表演性音乐、田野录音、实验作曲、即兴音乐和实验电子乐,以及相关的展览呈现。作品常被归类为“非音乐”。是微型厂牌“撒把芥末”创办人。FEN 乐队、茶博士乐队和即兴委员会成员。

“我希望我是一份田野录音。”

www.yanjun.org


www.subjam.org


孙一舟,2000年生于北京,实验乐手。近两年活跃于北京新音乐场景。他目前探索临时空间、电子、身体与结构的关系;并试图达到开放的尝试,不限手段。希望与“非”音乐有关。


sunyizhou.bandcamp.com


殷菲菲,生于淄博,长期保持拍摄行为,最近在学习游泳。



董星
Resist
Withdraw
Remember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