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搞艺术的时代来临,她在Facebook做艺术策展人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213   最后更新:2021/03/02 14:13:44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1-03-02 14:13:44

来源:artnet


几乎没有任何一个看起来成功的职场路径是一模一样的。在我们的新专栏“职场故事”中,我们与艺术行业中的一些代表对话,听听他们的故事。


Facebook的艺术策展人Jessica Shaefer是纽约一位艺术家的女儿,她一度不愿意加入这个她一直认为很有挑战性的行业。但职场浮沉数年后,她还是在25岁左右回到了艺术领域,开始为曼哈顿艺术经纪人Vito Schnabel工作,Vito Schnabel当时刚刚开始自己的艺术生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Shaefer做过策展人、艺术品经纪人,以及“在艺术界能找到的几乎所有其它工作”,她花了足够的时间去了解这个行业的方方面面,并认为自己会长期留在曼哈顿。2016年,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进一步推动了她艺术事业的发展:她去了硅谷,入职Facebook,她为艺术渗透到科技世界而兴奋。

作为Facebook艺术部门Facebook Open Arts的公共项目和合作负责人,Shaefer在过去几年里一直负责公司内部的艺术项目,她充分利用了这家科技巨头的丰富资源,其角色不仅是为公司办公室做委任项目和展览,还包括支持世界各地的本土艺术家和艺术组织的创作。

最近,我们与Shaefer聊了她在艺术界的角色、技术与艺术融合的问题,以及同理心是如何推动了她的职业生涯和个人生活。


artnet新闻

×

Jessica Shaefer

Jessica Shaefer
图片:Photo by Miguel Arzabe

Q:你是如何进入艺术行业的?

A:我的父亲是一名艺术家,我出生在纽约,自幼就是从一个艺术家的角度出发来理解艺术世界的。我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经常去看艺术展,试着去理解我父亲所处的世界,但当时感觉很难理解。因为我亲眼目睹过艺术圈一些群体的挣扎、其中存在的种种挑战和不透明现象,我当时并没有打算在艺术领域发展——我觉得那不是我的世界,所以我当时主动做出决定不去接触艺术。

我在学校学习的是哲学、古典文学和法语,本以为自己会走上一条更学术的道路。毕业后我搬到欧洲住了几年,然后回到纽约开始与Vito Schnabel合作,他当时刚开始做策展人和经纪人。说实话,我真是意料之外地回到了艺术世界。

在和Vito一起工作了几年之后,我在纽约下东区经营了一家小画廊,然后转向了Creative Time(编者注:一家纽约的艺术非盈利组织),因为我认为非营利的、介入政治和社会的艺术是我真正的热情所在。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为自己感到自豪,因为我几乎做过能找到的所有艺术领域的工作。

一件由旧金山艺术家Barry McGee创作的壁画
图片:Photo courtesy Shaefer


Q:Facebook是什么时候开始对艺术产生兴趣的?你在其中的角色又是什么?


A:2007年左右,来自奥克兰的艺术Drew Bennett在Facebook总部做了一幅壁画,Facebook的艺术项目由此自然而然地开始了。之后的几年里反响都非常好,所以这位艺术家提议启动一个艺术家驻留项目,我们邀请艺术家到办公室来创作大体量的、特定地域的装置作品。这个项目真正开始是在2012年,到目前我们花了近十年的时间与全球近700位艺术家合作,创作出全新的委任作品。我们从Facebook总部起步,现在已经拥有了一个庞大的全球团队,大约有40人,分布在四个大洲。

我在Facebook Open Arts的角色是去领导公共项目并寻求合作机会。自从我在Facebook以一个更直接的(内部)管理角色开始工作以来,我已经在这个职位上工作了大约两年。这个项目是我想要发展的方向,因为我的热情更倾向于面向公众,希望呈现可以被许多不同背景观众所接受的艺术。

Q:你是如何在Facebook策划项目的?

A:有很多种方法。这些项目一直在不断发展,我们会不停增加新的团队成员、构想新的计划。现在,Open Arts有一个为我们的员工进行艺术家委任的工作坊,以及一个强大的设计部门。有不同的人在做不同的事情,但我们都聚集在一起讨论我们想要的团队构成,以及Facebook对哪些地区更感兴趣。

随着我们在某些城市有了空间,我们将在这些特定区域寻找艺术家和合作伙伴。我们想以“好邻居”的身份自居,既要对进驻的当地社区负责,也要了解每个地方都有独特的艺术生态系统。如何支持那些可能得不到平台认可和资源的本土艺术家?这就是我们可以介入并发挥作用的地方——我们能为那些有价值的艺术家提供机会,作为回报,这又将为Facebook带来各种丰富的声音。实际上,许多Facebook员工可能与艺术行业没什么联系,但这是一个机会,可以将艺术带入他们的思考范畴,并看看从中能产生什么有趣的对话。

我们真的在试图理解合作伙伴需要什么,他们的兴奋点在哪里,以及他们想做的究竟是什么。我们在思考如何真正适应社会的需求,而不是仅仅站在一个大公司的角度居高临下地说“这是一个大型艺术项目,欢迎你“。我们希望保持倾听,以确保我们是真实且可信的合作伙伴。

2019年,Facebook Open Arts支持艺术家Saya Woolfalk和青年组织Publicolor在哈莱姆的马库斯·卡瑞纪念公园(Marcus Garvey Park)创作了一幅篮球场中的壁画
图片:Photo courtesy Facebook

Q:在科技行业中做艺术项目有哪些挑战?

A:对我来说,带着自己的传统艺术界背景,看到艺术家和技术人员之间似乎存在的差异真的很有趣。我一直听很多人说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彼此都不关心。但事实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两个领域有太多的重叠和共同语言——他们都是创新者,试图打破先入为主的观念,致力于解决棘手的问题,并不停地寻找答案。在Facebook工作最让人兴奋点是我能够找出彼此间的桥梁,让那些在科技行业中工作的人接触到可能不熟悉的艺术。

我们在这里所做的工作很类似于翻译——需要思考的问题包括如何理解彼此的语言和故事,如何从新视角中获益,即便这些视角最初可能会让我们感到不舒服,或者暂时让我们暂时处于一个未知的空间。许多艺术家和科技专家可能一直都是群体中最聪明的人,习惯于成为“专家”,但坦诚“我不知道”是一种谦虚的行为。我是带着求知欲来到这里的,作为这个工作中的一部分,我感觉很充实。

Chelsea Wong的“Art For Essential Workers”壁画,2020
“Art For Essential Workers”是Facebook Open Arts和一些旧金山艺术家共同进行的一个为期100天的项目,Facebook Open Arts委托26名当地艺术家在疫情期间创作临时艺术品,试图向当地的工人和小企业主传达乐观和团结的信息
图片:Photo courtesy Facebook

Q:欣赏艺术被认为是培养情商的有效途径。这是你在工作中的目标之一吗?如果是,在你的职业生涯中这一点是如何体现的?

A:我认为,任何一种审美体验,无论是观看艺术品、舞蹈表演还是听音乐,都会产生一种敬畏和惊奇的感觉,使我们能够进一步了解同胞的思想和感受。在任何一种艺术中,都会有许多“情况”发生,可能最初会不理解,也可能会让人们感到未知。但当我们真正理解另一个人的观点时,就能真正感受到更大的同理心。

我会一个人进行一些绘画练习,这比其他任何东西都更能帮助我冥想,它改变了我看待世界的方式。我认为艺术真的可以成为一种对自己干预的手段,打破我们对世界的固定观念,而这也就打开了与他人建立移情联系的途径。艺术让我们明白如何相互联系,有时候是与更广阔的世界联系,有时候也是与我们自己联系。


文丨Mari***ogel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