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劲:在滑流中前行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73   最后更新:2021/03/01 11:48:51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1-03-01 11:48:51

来源:798艺术  王薇


欧劲:圣特蕾莎的沉迷

SPURS Gallery

2021年1月9日-2021年2月28日

欧劲“圣特蕾莎的沉迷”SPURS Gallery展览现场


798艺术:相比于你之前作品中那些带有工业感的抽象视觉形象,此次在SPURS Gallery展出的新作是否包含了更多形而上层面的指涉及思考? 请谈谈新作在形式及内容上的推进。

欧劲:我的创作是对当下现代生产、数字化、全球化世界的思考。最开始关注机械参与所产生的美学,随着对数字化思考的深入,我的角色(主体性)开始发生变化。在这个进程中,我慢慢开始反思,进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比如我们创造的“人类的世界”是不是跟自然之间产生了断裂?自然看似混沌中是否也有它固有的秩序?而这些“物”,就是在其中不断显现和变迁的。



《圣特蕾莎的沉迷》(影像截屏)视频 2’37” ⾳频 9’10”

单屏影像 8K ⽴体声配乐 尺⼨可变 2020


798艺术:在软件程序的作用下,画面的形态呈现出一种扭曲、变形的视觉效果,这一点在影像作品中表现得更为生动,各种不同的形态在具象与抽象之间不断转化、流动。能否谈谈这样处理的相关思考?

欧劲:“圣特雷莎的沉迷”是我借助分形代码所搭建而成,在这个过程中让我联想到特蕾莎癫痫状态进入的“仙境”。

如何脱离“容器”去面对真实、触摸事物?癫痫是脑电波无序电击肉身产生的超验,特蕾莎进入这种状态触摸到真实了吗?我运用数学对造物研究得出的公式和代码,通过计算机运算和迭代试图模拟“特蕾莎的仙境”。

欧劲《无题-170》木板、丙烯、综合材料 200×200cm 2019


798艺术:新作的图像形态令人隐约联想至不同人类文明中的建筑、遗迹或是自然地理等视觉元素,它们最初是否有着明确的现实对应,抑或完全是由软件虚构出的形态?你似乎有意在画面中制造出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视觉感知?

欧劲:在分形代码模拟混沌造物的作用下形态变化万千,我更多的是在变化中捕捉和选择能打动我的形态,或者说我参与了选择。这种运算而生成的似曾相识的幻觉是某种象征还是世界演进的真实的荒漠?这个问题让我着迷。

《⽆题-180》⽊板、丙烯、综合材料 200×200cm 2020


798艺术:你的综合材料作品,既保留了绘画的物质媒介及呈现方式,又在形式上具有雕塑的特点,并包含了人工与机器的合力,打破了形式与创作方式上的边界,应当如何定义你的此类作品?或者说,哪一种形式或思维在其中起着主导作用?

欧劲:我不知道该如何定义我的作品类型,这是世界和时代工作。对于我来说它是一个“物”,源于一种追问意识和直觉。主要原因是意识到我们所处于一个现代化生产、数字化、全球化霸权的时代。这种人造的“新世界”与传统的自然世界是割裂和对立的。当下我们的境遇更凸显世界的这种错位和矛盾。我的创作是基于对世界的这种断裂和对立性的思考展开的。

798艺术:采用机器及计算机软件为创作媒介是否因为你认为它在某种程度上更为符合我们所处时代的语境?它的可能性更多存在于哪里?

欧劲:我们处在由机械、数字和各种错综复杂的网络所编织的世界意识中。我的工作也在这种超现实之中,是对人的主体性变迁的思考,和对这种不可逆的凯歌的反思。让我们在滑流中前行吧!

欧劲“圣特蕾莎的沉迷”SPURS Gallery展览现场


798艺术:如果说你作品的生成是创作者主体与软件程序、机器共同作用的结果,那么后两者是否会对创作过程形成某种限制或阻力?你又是如何对其进行有效把控的?

欧劲:这种共生是我们的时代无法逃离的超现实。从我们创造到我们参与,及未来它是否不再需要我们?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在我的工作中进行着,我们已不在是“我”(主体)。而失去世界后,我们是否还有迦南之地?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