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陆扬:我希望探究肉体的极致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191   最后更新:2021/02/28 20:09:49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1-02-28 20:09:49

来源:artnet


艺术家陆扬的创作受到中国悠久文化的影响,也在一种迥然不同的看世界方式中寻找着某种共同点。这位目前居住在上海的艺术家的作品充满了激烈和对抗的色彩,融合了神经科学、医学和宗教等多个领域的元素。另外,合作是陆扬创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与神经学家、音乐制作人、科技公司和偶像明星合作过,也在装置作品和录像作品中加入自己的专长。陆扬还接受过机器人技术的训练,尤其痴迷于当代游戏文化,并常常介入与后性别和后人类社会议题有关的前沿对话。

陆扬的最新作品是在2019年获得宝马艺术之旅奖(BMW Art Journey Award,该奖项由宝马与巴塞尔艺术展协同颁发)后创作的。陆扬在2020年初开始创作计划,但意料之外的疫情带来了障碍,于是他决定继续创作数字艺术。这个项目是与虚拟和增强现实体验的领先生产者Acute Art合作完成的,艺术家创作了一个增强现实艺术作品,在其中,他自己的数字化身在虚拟世界中成为一个体格巨大的人物形象。这件作品不禁让人思考:在不久的将来,人类的身体是否能够克服物理限制,进入诡谲的形而上学领域。

宝马艺术之旅奖得主陆扬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制作的作品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cute Art in collaboration with BMW Group Culture


这件作品名为“人机逆向动作捕捉项目”(Human Machine Reverse Motion Capture Project),陆扬在2020年1月宝马艺术之旅中访问了东京和巴厘岛等地,他运用先进的动作捕捉技术记录下舞者的动作,然后集成到最后的作品中。


在本篇开年对话中,artnet新闻对话陆扬,这位艺术家谈了谈自己的新作,对技术的思考,以及近期的生活。


artnet新闻

×

陆扬

艺术家陆扬

Q: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将舞蹈作为一个概念在创作中进行探索的?

A:我在2015年的作品《陆扬妄想曼陀罗》里第一次使用了舞蹈的元素,可能因为从小喜欢玩音游的关系,我对音乐和舞蹈非常敏感,之后也用MikuMiku Dance等一些软件创作过舞蹈相关的作品,并且后面做了很多次动作捕捉类型的行为表演,似乎舞蹈从《陆扬妄想曼陀罗》那件作品开始到现在始终贯穿了我的创作。

《陆扬妄想曼陀罗》,2015

Q:你的项目中既包括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也包括虚拟层面的互动。在这两个领域中,你感兴趣的地方是什么?

A:我对于人类对自己肉体的极致训练非常感兴趣,而能够把自己肉体训练到极致的人类并不多,但有了动作捕捉技术后,可以采集那些拥有把自己身体训练到极致的大师们的动作数据,运用在数字世界中的人身上,这样在现实中无法完成的技能可以在虚拟世界中完成。

Q:你与宝马的合作是如何开始的?

A:我在2019年的巴塞尔艺术展中获得了宝马艺术之旅奖,从此开启了和宝马的合作,宝马无论在疫情之前还是疫情之后都对这个项目给予了非常高的支持,从物理上的旅行创作作品,到得到数据之后的虚拟开发等,他们都非常认真的听取艺术家的想法,给予艺术家完全自由的创作空间以及最大程度的帮助与支持。

宝马艺术之旅奖得主陆扬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制作的作品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cute Art in collaboration with BMW Group Culture

Q:你的这个项目叫做“人机逆向运动捕捉项目”,是怎么定下这个题目的?

A:我在宝马艺术之旅项目的PDF中有一段文字就是比较合适的说明:

“人工智能和类人机器人都是目前特别热门的话题,人们可以在全球各地找到这样试图将自己训练成为机器人的例子。为什么要制造类人机器人?实际上,机器人不一定非要拥有人类的外表。机器人的人形外形更多体现的是一种人类希望超越自己肉体、追求完美且不朽躯体的愿望。许多事情是生物学上的躯体无法实现的,因为这类机器人的存在,可以很容易地通过全新材料的它们来完成。

这种观点很早就出现了,人类将他们的意识上传到一个人形机器人就像是想要追求永恒的生命。而历史中也有许多例子,所以可以说,对于人类肉体的强化与超越不局限于当代,而是一种有着悠久历史的诉求。

我的研究关注的是传统文化中人类如何通过身体训练来追求超强大的人体,以及历史上人类模仿机器人的痕迹。”

Q:你从这个项目中学习到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A:这个项目还在进行中,作品也是按阶段的方式呈现,所以很大一部分还没有完成,我觉得在这个作品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各种合作,和舞者、技术公司以及宝马的合作,由那么多合作方的支持才可以完成这个作品,并且这个项目在未来肯定会有更多的合作者加入。

陆扬最新的“人机逆向动作捕捉项目”中的舞者

Q:你还想在自己的艺术实践中探索什么?

A:我这些年一直用游戏引擎制作作品,所以使用游戏引擎和相关技术会是未来创作的大方向。

宝马艺术之旅奖得主陆扬通过增强现实技术制作的作品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cute Art in collaboration with BMW Group Culture

Q:2020年对于你来说是怎样的一年?这一年中你的日常是怎样的?

A:变化挺大的一年,心理状态也发生不小的转变,工作上第一次遇到不能出国这种事——因为在过去那么多年,我都在国际上奔走工作,很难想象只呆在上海的工作方式。很多用Zoom来解决,但其实沟通问题很大,因为我大部分工作都在海外,只能推迟或者改换其他形式。此前我做了一次线上演出全球直播,没想到反响不错,今年也陆续会做一些这样的数字直播演出。日常的话,有挺多时间花在玩上了,非常难得,不过在体验了这种时光后,现在又回到了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状态了,看来工作狂的本性难移。

Q:2020年是否看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书/电影/展览?

A:在喜马拉雅上听了很多有声书,都是哲学、心理学、佛学方面的。我比较想脱离太过文艺的生活,展览也没怎么看,最多去一下自己参展的开幕和活动。至于其他,我补玩了一些2020年前没时间玩的游戏,比如《侠盗猎车手》《死亡搁浅》《荒野大镖客》《最终幻想15》《对马岛之魂》之类的。

Q:假如以一种颜色来描绘2020,是什么颜色?

A:黑色。人类死亡了那么多,年初澳洲大火也死了很多动物,这一年灾难频发,那些死者们代表了概率,替活着的众生离开了世界,我觉得自己感受这一切的时候的呼吸是黑色的。

Q:如果2021年旅行将恢复常态,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哪里?新一年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A:想去印度。2021年最大的心愿就是疫情可以被控制,不要再有人因为新冠受苦离世,愿世界和平,众生离苦得乐,获得身心灵的安乐。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