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CCA Edge将是不断发展的场域:对话SO-IL建筑事务所刘静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180   最后更新:2021/02/27 16:59:02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1-02-27 16:59:02

来源:artnet


2月初,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正式向外公布了今年的上海展览计划,这也意味着坐落于上海静安区盈凯文创广场的UCCA Edge即将于今年春季正式开放。

盈凯文创广场

图片:由嘉华集团提供


作为UCCA馆群的“最新成员”,UCCA Edge将于今年在上海呈现四场角度不同但同样重磅的展览,其中包括由UCCA馆长田霏宇策划,聚焦中国当代艺术全球进程的开馆展“激浪之城:世纪之交的艺术与上海”;以古希腊露天剧场为灵感的户外雕塑群展“城市剧场:喜剧四幕”;汇集艺术家刘小东最新绘画创作和档案资料的大规模个展;以及携手安迪·沃霍尔美术馆推出的安迪·沃霍尔回顾展。

刘小东画阿城,2020年10月7日
图片:由施谦提供


UCCA Edge由纽约知名建筑事务所SO-IL担纲设计,空间共计三层,总占地5500平方米,其中包括1700平方米的展厅,环绕式户外露台,以及包含大堂与报告厅在内的公共区域。实际上,成立于2008年的SO-IL建筑事务所在此前就已经有相当丰富的艺术机构设计经验,包括香港K11美术馆、韩国Kukje画廊K3空间、美国Jan Shrem and Maria Manetti Shrem艺术博物馆等皆出自该建筑事务所之手。作为事务所合伙人兼联合创始人,刘静与我们分享了UCCA Edge项目从计划到落地过程中的诸多思考,以及对于2020年的一些感悟。

盈凯文创广场(夜景)

图片:由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提供


artnet新闻

×

SO-IL建筑事务所

刘静

SO-IL建筑事务所联合创始人刘静
图片:via Google

Q:非常高兴听到UCCA Edge将在2021年正式落地上海!UCCA Edge将会是一个写字楼中的美术馆。这对于美术馆而言,并非是常规空间。在接到这个项目时,最初思路是怎样的?

A:最初我们提议对大楼本身进行更大规模的改造。例如将自动扶梯改为大型公共论坛中使用的楼梯,或改变空间的立面,使其与上面一些办公楼的立面不同……然而,在与所有合作方进行讨论之后,我们缩小了规模,开始将这个项目更多地视为一个实验场所,并定名为UCCA Edge。相比起一次永久性的、大规模的结构干预,我们集中于做更多精微的变化:比如在原本不相连的楼层之间建立更好的动线,引入双倍层高的空间,营造与街道和周边零售环境形成对比的氛围。UCCA Edge将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场域,而艺术应该是最重要的。

上海UCCA Edge空间内部渲染图

图片:由SO-IL提供

Q:这个项目的挑战在哪里?

A:盈凯文创广场的基础建筑是为传统的零售功能而设计的。从流通到层高再到窗户的设置都与以往的艺术空间有很大区别。由于这些基础条件中有许多难以改变的地方,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与之合作,构想一种不同的艺术体验。这个过程更像是太极拳而不是拳击——它柔软、随和,但意图又是明确的。它与周围的所有事物一并存在。

Q:美术馆是面向公众的场所,UCCA Edge在设计上如何考量与公众的关系?如何实现公共性?

A:我们精心构思了一些能够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瞬间。比方说四楼的环形露台将总会有一些引人入胜的东西。建筑外立面的广告位上会呈现UCCA Edge的展览信息,一楼的入口也将与建筑中的其他区域分开。但目前我们不想透露一切——希望能把游客吸引进来,这些体验将慢慢展开。

上海UCCA Edge空间内部渲染图
图片:由SO-IL提供


Q:UCCA Edge位于苏州河沿岸,美术馆设计是否将处理与社区和周边的关系纳入了考虑?

A:苏州河是一个生态系统,不能简单地被一些图标化的东西来定义。在环形露台,你可以360度看到周围的景色,也可以由此开始回想上海这座城市近代历史的许多篇章。我希望、也确信UCCA Edge将成为这个生态系统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将这里的故事继续书写下去。

黄永砅,《沙的银行,银行的沙》,2000,沙与水泥,349.9×600.1×429.9cm,上海UCCA Edge展览效果图
管艺当代文献馆收藏,致谢沈远
图片:由SO-IL提供

Q:SO-IL已经有非常丰富的艺术建筑、场馆的设计经验。从你的经验和观察看来,一个属于未来的艺术空间建筑应该是怎样的?有没有哪些让你记忆深刻的艺术空间?

A:我觉得值得不断回想、最难忘的艺术空间还是那些与所处社区联系紧密的空间,因为它们是活的,是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当你身处那里的时候,就能感受到它是从何发展而来的,未来又会往哪里发展而去——这与打造“博物馆奇迹”的毕尔巴鄂效应正相反。

上海UCCA Edge空间内部渲染图

图片:由SO-IL提供


Q:2020年的工作和生活上有哪些意想不到之处?这一年中,日常对你来说是怎样的?

A:我们需要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工作,所以不能出行、不能与人面对面地讨论事情、不能去到一些地方亲自看看还是造成了实际困难。但这也让我们与周围的人和自己生活的城市有了更多联系,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又是有意义的。不过,我仍然很希望能再次旅行,即便不能像以前一样在短时间内“爆发式”进行,但维系一些全球性的联系还是非常好的。

Q:2020年是否看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书/电影/展览?

A:我读了很多书……包括雪莱、莫里森、波伏娃等人的作品,我甚至试着重读《红楼梦》。至于影视作品,我真的被最近看的美剧《切尔诺贝利》迷住了。我回想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这个重大事件倒没有给我留下多深刻的印象。但现在再回头去了解,我才意识到它是如何与其他很多事件交织在了一起,而这些事也深刻影响了我的生活。展览的话……还挺难说的,毕竟2020年真的没有太多展览。

Q:假如以一种颜色来描绘2020,那是什么颜色?

A:有很多颜色吧,一切都混杂在其中。甚至还有一些我们都不知道名字的。

Q:如果2021年出行恢复常态,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哪里?新的一年,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A:我渴望探索非洲大陆。我原本想等到孩子长大一些、能够真正感受并欣赏这种美的时候再去——我想他们准备好了。

Q:如果给你机会向任何一个人问一个问题,你想要问什么?

A:也许答案已经揭晓。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