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松:放下美颜,近身肉搏
发起人:猴面包树  回复数:0   浏览数:229   最后更新:2021/02/26 11:35:24 by 猴面包树
[楼主] 猴面包树 2021-02-26 11:35:24

来源:Hi艺术  王晓松


人类挺分裂的,私下里一人可集一百人“肉体”的爱,却看不得课堂上的人体绘画训练——我也不敢谈“肉体”“人体”,更不敢和“当代”扯上关系,那样会陷入被唾弃的汪洋大海之中。然而,只是,最近有两位艺术朋友质问“肉身”问题,迫于无奈,就琢磨一下艺术能不能谈这么具体、“低级”的东西呢?经调研发现,“肉身”的出身不错,是思想型词语,顿时踏实很多。

桑德罗·波提切利 《维纳斯的诞生》 1482-1486

弗洛伦萨乌菲兹美术馆馆藏


人与世界交互的第一手经验基本都来自肉身,从直立行走到坐着不动,“肉身”也随着环境不断地调适、塑形。比如疫情期间,视频会议增多,催生了更多人着重考虑上半身,市场上上装销量一度远超下装,同时还助推了整容(甚至“整声线”)市场的繁荣。各种人工的、智能的高科技美颜最终也是为了贴近肉身的生理气息,抠脚大汉通过算法要变成流量美女而不是机器人。

成本最低的美颜神器

有意思的是,屏幕隔绝了人的肉身体验,失去了现场的直接感受,生物本能中的一部分竟然要通过描述、阐释甚至定点投喂来获得。我们改变世界,世界改变我们的肉身,肉身控制脑神经。这使我们既在现场,又不在现场。要说这并不是一个新的技术伦理问题,鲁迅、胡适一代人都有描述,“幻灯片事件”中的周君、《药》中的华老栓、黄包车夫中的“我”。肉身进入“后现代”,大脑困在“前现代”,救赎对象不用说,有时候困住拯救者肉身的却是他们自己臆造出的理论。就像行为艺术和舞台表演混为一谈,被当代媒介化、理论化的肉身甚至都无法检验意淫带来的是颅内高潮还是假高潮。据闻某著名美术学院的著名策展人教学生一天出一百个方案,虽是传言,但我深信,因为这位策展人的方案总有一股板蓝根威士忌的味道。以创造和批判为使(mai)命(dian)的当代艺术,过分沁入短暂成功的虚幻,内心深处比金主和群众更渴望“美白”。

瑞吉娜·侯赛·加林多(Regina José Galindo) 《L***erdad Guatemala City》 2013
图片来源:艺术家官网


圣地亚哥·西耶拉(Santiago Sierra)   《250cm Tattooed on 6 Paid People》 哈瓦那,古巴 1999

(六名来自老哈瓦巴的失业青年,以每人30美元的价格被雇佣来纹身)

图片来源:艺术家官网


当然也有专家认为艺术这东西没有好坏,想想也对,大家都美艳等于没美颜。“当代”的光鲜大多还停留在纸面上或微信朋友圈里,大概率不如十八线县城里的花鸟画有市场。如果不向社会现场开放、不向问题开放、肉身没有对一般现实的真实感触,留你又有何用?还怎么好意思嘲笑别人僵死呢?难道只是因为你在国外做了整容术或者博士教授主刀,别人只是老人机美颜就占据鄙视链的上端了吗?如此连出卖的“肉身”都不真诚,还真配不上“医美”广告。所以,还是尽快放弃幻想,投入战斗。不要忘了对当代艺术这个幽灵进行的神圣围剿从没有停歇过,一切反对势力的联合日益紧密,还有一批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人跟风公开主动输诚,联合战线越来越强大。过去很丧,过去这一年更丧。社交媒体上有不少精神**,我发现“推背图”就很受欢迎,无论是面对米国大选还是国内局势,都可以从“推背图”进行“后”展望。这时候才明白,当代艺术和主题性绘画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是一致的,人群不存在什么撕裂,以后“当代艺术”这个词就真的“可以存在但没必要”了,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该多好。

据传唐太宗李世民为推算大唐国运,命李淳风、袁天罡撰《推背图》。它被称为中华预言第一奇书


面对光明的未来,我本想开怀大笑,可从小接受的批判训练让我肌肉没敢有丝毫放松,因为我下意识地想到了婴宁。虽然我相信未来的某一天,人的感觉会被准确量化,数据会比普通人的神经反应更正确。可是在未来未到之前,我相信艺术家“肉身”的初体验、与世界同步的痛感仍无比重要,匿名引用一位艺术家的话:“有太多的苦难、太沉重,需要艺术家肉搏,肉身是最后的防线。”——声明:我很支持在艺术的各个层面展开研究,我也坚决反对李逵式的打打杀杀,它很容易被异化为另一种低级生理反应。网络时代的人看起来每个人都是信息生产者,其实大谬不然,只不过比印刷时代经过甄别的人群更庞杂声音更喧嚣而已,大多数人(包括以专业自诩的人)并不具备起码的甄别能力。艺术从业者比非专业人士可能更保守、偏执、愚昧,正面解释是离的越近视线发生偏差的几率越大,负面理解就是被切身利益糊了眼。说到底,不是敌人太狡猾、不是群众太无知,是苟且让艺术迷失了方向。触及不到真正的痛点,做些不痛不痒的东西自嗨有劲吗?请不要拿学术的大帽子吓唬人,奉上小学生都会背的一句诗:“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作品,“乌托邦·异托邦——乌镇国际当代艺术邀请展”现场,2016

艺术家黄立言转给我一则诺查·丹玛斯(Nostradamus)关于2021年的预言,在僵尸末日、大饥荒、行星撞地球、机器人革命中,我最期待的是行星撞地球。但是,如果只有僵尸末日和机器人革命,那可怎么办?为了肉身的苟延残喘,我还是选择相信中华智慧的“推背图”吧!不然又要失眠了。

诺查·丹玛斯是16世纪的法国籍犹太裔预言家,留下以四行体诗写成的预言集《百诗集》,有研究者从这些短诗里“看到”对不少历史事件(如法国大革命、希特勒的崛起)及重要发明(如飞机、***)的预言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