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问了一些圈内人:看好谁成为艺术界的“下一个大人物”?
发起人:愣头青  回复数:0   浏览数:76   最后更新:2021/02/22 10:38:11 by 愣头青
[楼主] 愣头青 2021-02-22 10:38:11

来源:artnet


Anna Estarriola作品《Reincarnation alert, the acrobat and the next one to perform》截帧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个人都想知道:谁将成为下一个艺术界大人物?所以,我们向一群策展人、作家、博物馆和画廊总监以及艺术顾问询问了2021年他们关注哪些艺术家,以及关注他们的原因——以下是受访者告诉我们的答案。


Jadé Fadojutimi

Jadé Fadojutimi,《BIRTHDAY: DEATHDAY》,2020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ippy Houldsworth Gallery


艺术市场越来越倾向于具象,但伦敦艺术家Jadé Fadojutimi却反其道而行之,创作了一些富有想象力的抽象画。她还没有在纽约举办过画廊展览,但今年,她将在英国的赫普沃斯韦克菲尔德(Hepworth Wakefield)和迈阿密艺术博物馆(ICA Miami)举办她的第一个机构个展。她的第一本艺术专著《Jesture》刚刚由她在伦敦的画廊老板Pippy Houldsworth与Anomie Publishing合作出版。

——Matthew Higgs

White Columns总监


Monsieur Zohore

Monsieur Zohore,《Messy Bitch 4 (Lake Titicaca)》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Palo Gallery


从2010年起,我就开始关注Monsieur Zohore,当时这位艺术家还是库珀联盟大学(Cooper Union)的本科生。Monsieur Zohore最近从马里兰艺术学院毕业,正在用纸巾和喷绘颜料创作新的画作。他的作品融合表演、雕塑、装置、戏剧——当然还有酷儿元素。这些作品具有独特的幽默感,可以说,他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很期待看到他今年的发展。

——Ellie Rines

56 Henry Gallery创始人


Alison Blickle

Alison Blickle,《The Dance》,2020
图片:Courtesy of Kr**ets Wehby

我喜欢Alison Blickle,她以前很低调,现在在Kr**ets Wheby举办的一场特别的展览又让我驻足许久。我认为Blickle是最具代表性的年轻女艺术家之一。她的绘画风格就像一位古典大师,但却能触及当代主题。她在最新作品中致敬了阿尔泰米西娅·真蒂莱斯基(Artemisia Gentileschi),我很喜欢。总之,我对她的作品印象深刻。

——Maria Brito

艺术顾问


Atta Kwami

Atta Kwami,《Another Time (Ɣebubuɣi)》,2011
图片:Courtesy of the Brooklyn Museum, © Atta Kwami


Atta Kwami是一位声望极高的艺术家,在加纳得到了认可,在他的居住地英国也正逐步得到应有的地位。Kwami的作品将成为今年福克斯顿三年展(Folkestone Triennial)的亮点之一,他同时还会成为伦敦一个大型个展的主角。这位艺术家丰富多彩的抽象画和雕塑展示了一种强烈的美学,尽管具象作品目前正在流行,但他的作品仍然非常值得收藏。

——Lewis Biggs

2021福克斯顿三年展策展人


Black Obsidian Sound System

(B.O.S.S.)

图片:Courtesy of B.O.S.S

当我得知艺术家团体Black Obsidian Sound System将参加下届利物浦双年展时,我非常激动。他们激进的美学汇集了许多学科的成果(从艺术到声音和行动主义),通过沉浸式体验重新思考社区和归属感。这个主要在伦敦活动的团体成员有Kiera Coward-Deyell、Phoebe Collings-James、Evan Ifekoya、OnyekaIgwe、Shenece Liburd、Marcus Macdonald、Nadine Peters和Shamaica Ruddock等人,他们当中不乏酷儿、跨性别者和有色人种。

——Elvira Dyangani Ose

the Showroom总监兼首席策展人


Marianna Simnett

Marianna Simnett,《The Needle and the Larynx》,2016
图片:Courtesy the artist and Serpentine Galleries, London

我觉得Marianna Simnett会在2021年走红。她已经在新美术馆和蛇形画廊有过展览,不过还是一些简单的介绍。她的作品挑战了一些禁忌,同时又融合了医学、艺术和民间故事;她这种打破界限的创作方式有助于让其实践获得更高的声望。

——Fatos Ustek

策展人


Peter Uka

Peter Uka,《Leaning In》,2020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erie Voss

出生于尼日利亚的德国艺术家Peter Uka在创作中以自己的童年记忆、旧文献为基础,同时又借鉴了西方艺术史传统,创造了令人着迷的非洲场景。他去年在沃斯画廊(Galerie Voss)的个展和在杜塞尔多夫美术馆的群展中呈现的作品都展示了相当的绘画技巧和观念性。我预计,他今年即将在美国玛丽安·易卜拉欣画廊(Mariane Ibrahim Gallery)举行的个展将为他赢得国际观众的进一步认可。

——Marta Gnyp

艺术顾问


Lauren Halsey

Lauren Halsey在D**id Kordansky画廊的展览现场
图片:Courtesy of D**id Kordansky Gallery, LA
摄影:Jeff McLane

我很关注洛杉矶的艺术家Lauren Halsey,两年前画廊主D**id Kordansky把他的作品介绍给了我。Halsey专注于那些带有考古色彩的作品,捕捉那些因中产阶级化和种族不公正而被遗弃的人们。这些画面唤起了我的童年记忆,既怀旧又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她不仅是当今最令人兴奋的新兴艺术家之一,而且她还通过自己的非盈利组织Summaeverythang Community Center积极参与洛杉矶中南部社区的活动,并且经常将其作为主题纳入作品中。看到一位艺术家如此深度地介入社会生活,同时又对她的社区产生着直接影响,我觉得很提神!

——George Wells

藏家、立木画廊前任CFO


Apolonia Sokol

Apolonia Sokol,《Printemps (Linda, Nicola(s), Raya, Dustin, Simon.e., Nirina, Claude-Emmanuelle, Bella, Dourane)》,2020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Gallery The Pill


几年来,我一直在关注Apolonia Sokol的作品,这位兼有丹麦和波兰血统的法国年轻国画家所拥有的美学独创性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32岁的她是罗马美第奇别墅2020-2021年度最年轻的驻地艺术家之一。她最新的大画幅作品深入研究了历史和女性的表现,并探讨了女性主义和身体政治等问题。Sokol的画布上充斥着身体的形态——大部分是女性、跨性别者——它们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力量。

——Marie-Ann Yemsi

策展人


Claudia Pagès

Claudia Pagès,《Talk Trouble》,2017
图片:Performance view: La Capella, Barcelona, 2017
摄影:Ikram Bouloum

Claudia Pagès的实践非常特殊且个人化,涉及语言和流行文化对社会关系和社区架构的影响。目前,Claudia正在参加阿姆斯特丹的Rijksakademie van beeldende kunsten艺术家驻留项目,如果情况允许,她的项目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艺术家运营的W139空间和阿姆斯特丹的Rijksakademie开放工作室展出。6月,她将在巴塞罗那Angels画廊举办自己的首场个展,11月还将在马德里Encendida画廊(La Casa Encendida)展示新的表演作品。

——Juan Canela

Zona Maco艺术总监


Anna Estarriola

Anna Estarriola,《Ongoing》,2019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我想让大家关注赫尔辛基的艺术家Anna Estarriola,她的作品将于今年春天在芬兰奥卢艺术博物馆(Oulu Art Museum)展出,还将于2024年在赫尔辛基Amos Rex艺术博物馆举办大型展览。当我们都在质疑不断变化的现实和日常生活、寻求另类的存在和新意义时,她作品中荒谬和超现实的特质似乎能引起共鸣。

——Maija Tanninen-Mattila

赫尔辛基双年展和赫尔辛基艺术博物馆总监


Deana Lawson

Deana Lawson,《小偷》,2019
图片:Courtesy of Sikkema Jenkins & Co., New York; and D**id Kordansky Gallery, Los Angeles

在过去的20年里,Deana Lawson的目光聚焦在散居的泛非洲群体身上,又创作了一批令人惊叹的作品,让人回想起古典绘画。当她穿越美国、加勒比海、西非国家和其他散居人口定居地时,劳森用她的相机构建了她的“选择的”家庭相册——含蓄地纠正了爱德华·史泰钦(Edward Steichen,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传奇策展人)的经典摄影展“人类一家”(Family of Man)的缺陷。这位艺术家经常获奖——最近的一次是Hugo Boss艺术大奖——Lawson准备在2021年通过她的作品与更多观众进行交流,她将参加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在纽约新美术馆举办的展览“悲伤与不满”(Grief and Grievance),还将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和波士顿当代艺术学会(ICA Boston)举办两场博物馆个展。Lawson的作品总能深深地打动我。

——Alison M. Gingeras

策展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