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侗丨昨日世界与“文化记忆”
发起人:另存为  回复数:0   浏览数:71   最后更新:2021/02/22 10:27:36 by 另存为
[楼主] 另存为 2021-02-22 10:27:36

来源:飞地Encl**e  陈侗


我在2005年前后画过一批时事画,最初是源于阿拉法特的遭遇,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他,但我显然是带着强烈的冲动在地上完成了他的肖像。后来,我的国际主题也集中在阿拉伯世界,我觉得内心是向着它的。不过,没多久我就放弃了时事画,我不能干一劳永逸的事情,它不是我最初想要的状态。

我也并不时刻关注新闻,画时事画只是找到了一条题材上的捷径。不过,真正感动我的事物恰恰只来自于包括报纸在内的各种媒介,而非我亲历的现实生活。报纸同样构成了我的“文化记忆”,是连通我跟世界的途径,也提醒我不要在乎眼前的、个人的现实。

昨日的世界相比疫情困扰下的今日世界或许显得更丰富,往返路径都不相同。选择这些与自己不相干的世界事物时,我凭借了对它们的有限的想像,不让它们成为重大事件,或者只属于重大事件中的边角料。从这一点来说,我表现它们与我感兴趣其他,风格上并无二致。


陈  侗
2020年11月21日


摄于飞地空间(深业东岭店)


创作“昨日世界”的一点体会


陈侗 / 文


1.我是从2004年开始“时事画”创作的,就是根据报纸上的新闻照片作画,有国内新闻,更有国际新闻。通过这个方式,似乎能够拓展一下水墨画的题材,或者是给自己找一份定时定量不缺勤的工作,如果不这么做,很可能就会被“市场”雇佣,没有了创作的主动性。

2.我发现利用《参考消息》上的新闻作画,我能画的都不是什么重大新闻,多数是一些奇怪而搞笑的小事故,我甚至怀疑编辑部是拿它们来消遣,无法跟重大新闻相提并论。可是,越是重大的新闻,越是没有可入画的画面,而且,一旦选了重大新闻,也显得自己没有主见。

3.我发现,在《参考消息》上画新闻,一旦画坏或画错,它就真的浪费了,因为我没有两份同样的报纸。这种一去不复返的感觉很像新闻本身。

4.通过阅读几年前的报纸新闻,仿佛正处于过去的“现在”,仿佛作画并不是目的,读报纸才是。那些岁月仿佛并没有远离我们,与今天之间形成的时间跨度只告诉我们一个真理:这没有什么。



陈侗的时事画系列已布设在

飞地空间(深业东岭店)
欢迎前往观看

地址:深圳市罗湖区深业东岭8栋2层

昨日世界 - 2013年9月5日  纸本水墨  39.5×55cm  2020

昨日世界 - 2013年9月10日  纸本水墨  39.5×55cm  2020

昨日世界 - 2013年10月7日  纸本水墨  39.5×55cm  202

昨日世界 - 2013年10月18日  纸本水墨  39.5×55cm  2020

昨日世界 - 2013年10月23日  纸本水墨  39.5×55cm  2020

昨日世界 - 2013年11月4日(2)  纸本水墨  39.5×55cm  2020

昨日世界 - 2013年11月11日  纸本水墨  39.5×55cm  2020

广东美术馆 臆象——粤港澳当代水墨艺术谱系 展览现场


艺术家陈侗

陈侗,1962年生于湖南宁乡,1983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任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副院长。

自1992年起,创办有“实验艺术丛书”、博尔赫斯书店及其艺术机构、午夜文丛、录像局(联合)和本来画廊等项目和机构。2010年获法国文化部颁发“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