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即品牌”:超级明星艺术家的自我营销术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83   最后更新:2021/02/21 11:12:40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21-02-21 11:12:40

来源:Artsy官方  Justin Kamp


Daniel Arsham

Eroded Basketball, 2020

U Square

Contact for price


克里夫兰骑士队(C**aliers)在去年11月宣布,艺术家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将进军 NBA,并担任球队的创意总监。对于阿尔轩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既顺理成章又出乎意料的职业发展规划。作为一名经常与高级时装(迪奥)、快销服饰(优衣库)和豪华汽车(保时捷)等众多品牌合作的跨界艺术家,拿下一个更亲力亲为的品牌职位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阿尔沙姆负责开发这支NBA球队“全方位品牌视觉识别系统”,无论是球衣和球场设计还是社交媒体的形象,都由他一手操刀。这个职位不仅是阿尔轩多面发展实践的最新分支,也代表了在当代艺术家中越来越普遍与积极的品牌营销方式。


据艺术许可公司 Artestar 的创始人大卫·斯塔克(D**id Stark)介绍,品牌建设在艺术界的泛滥是最近才出现的现象。“当我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与凯斯·哈林(Keith Haring)合作时,艺术家的品牌化相对来说还很少见。”他说,“许多艺术家对商业项目一度嗤之以鼻。艺术和商业项目之间曾经有一条明确的界限。”

Keith Haring

Set of 5 Invitations- "Painted Man" 1983, POP SHOP NYC 1980's, Club DV8 1987, 1980's

VINCE fine arts/ephemera

$1,500


但近几十年来,这条界限已经不再明显。斯塔克看到,在过去的20年里,品牌与艺术家的伙伴关系普遍增多。在 Artestar 的网站上便可以找到相关的“证据”:哈林代言的手表与印有街头艺术家肯尼·沙夫(Kenny Scharf)标志的迪奥T台模特并肩而立,Zara 的 T恤上印有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的摄影作品,布鲁克林篮网队的球衣则以让·米切尔·巴斯奎亚(Jean-Michel Basquiat)的独特字体和配色为造型。


对当代艺术巨星而言,时尚和服饰的合作似乎是不可或缺的——从阿尔轩在优衣库 T恤上打造的水晶侵蚀效果,到村上隆“超扁平”(Superflat)风的色彩喷溅于路易威登的钱包之上,不一而足。然而,合作的对象并不止步于此。

Hebru Brantley

Hebru Brantley Flyboy Black & Gold (Hebru Brantley Flyboy Beyond the Beyond), ca. 2017

$695


“虽然时尚是我们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在 Artestar,我们也追求产品类别的多样性:滑板、家居装饰、化妆品、珠宝、文具、玩具、促销和市场计划、零售活动等都是我们涉足的领域,”斯塔克说。他表示,这些多元化的合作给艺术家带来的好处有很多,其中便包括新的受众、新的收益以及版税的收入,同时也加强了商标权的保护。在工作室实践之外,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还选择从事商品销售,这足以说明此类合作关系在整个当代艺术世界的普遍性和接受度。

Daniel Arsham

Bronze Eroded Basketball , 2019

Pop Fine Art

Contact for price


“我即品牌”


虽然基于商品的合作关系在艺术与品牌这个“对子”中占了很大的比重,但许多艺术家越来越多地在知识产权(IP)领域开展工作,使其作品在电影、电视等领域也有施展拳脚的空间。去年8月,在2019年展览 “Nevermore Park ”取得空前成功后,洛杉矶艺术家荷布洛·布兰特利(Hebru Brantley)与艺人经纪公司威廉·莫里斯奋进娱乐(William Morris Ende**or, WME)完成了签约——该公司旗下的艺人包括音乐家、运动员和演员,而其母公司奋进公司(Ende**or)则是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的主要股东。根据《Deadline》杂志的说法,作为交易的一部分,布兰特利将“与该机构合作,建立属于自己的‘愤怒英雄制作公司’(Angry Hero)”。此外,布兰特利还利用他的作品以及如 Flyboy 和 Lil Mama 之类的标志性艺术角色,与索尼影视电视(Sony Pictures TV)和狮门影视(Lionsgate)达成内容交易,并为麦迪逊韦尔斯媒体公司(Madison Wells Media)下属的一个部门“定制 IP”。

The Haas Brothers

Phil Crawlins, 2015

D**id Benrimon Fine Art

Contact for price


像奋进(WME)或联合精英经纪(UTA)这样的公司,可以成为个人和职业品牌多样化塑造的门户。“我们专注于那些存在于在画廊白墙之外的项目,”UTA 的美术经纪人莱斯利·西尔弗曼(Lesley Silverman)说。“形式上没有限制,从导演一部电影到与品牌合作、演讲、出版等,皆有可能。”西尔弗曼特别向我们提起 UTA 的客户、艺术家二人组哈斯兄弟(Haas Brothers)。两人最著名的便是他们的雕塑设计实践,其影响力之深远,可谓当今艺术家IP的典范。西尔弗曼表示,在从事一个动画喜剧项目时,这对兄弟受到二人一个儿子的启发,开始构思一本儿童书刊。UTA 出版了这本书,而一位合作伙伴则制作了配套的拼图游戏。最初的想法不断扩大,催生出许多后续的点子,一切以艺术家为中心,旋转编织出一张囊括产品和内容的大网。

Daniel Arsham

Light Grey Eroded Basketball Hoop, 2019

Baró Galeria

Contact for price


在这种类型的合作中,艺术家似乎更接近于明星运动员、演员和音乐家所追求的那种品牌效应——他们不仅是为了限量产出自己的美学或工艺,也是为了展现自身的人格,也就是所谓的“我即品牌”。像布兰特利这样的艺术家,体现的不仅仅是一种奇幻和富于冒险的美学,也是奇幻和冒险本身;阿尔轩既是创造流畅、纯色纪念碑的雕塑家,也是优雅流线视觉的化身。艺术家自我的品牌形象成为了作家、学者和经济分析家娜奥米·克莱恩(Naomi Klein)眼中的 “超凡意义机器”,既传达了一种视觉风格,也传达了支撑这种风格的世界观


这种从艺术家作品到艺术家身份和个人风格的重点转换,可能是由社交媒体内生的“直接性”引起的。“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艺术家都更注重个人基调的设定。因为借由社交媒体和各种其他方式,他们可以直接与观众接触。”西尔弗曼在谈到艺术家选择伙伴关系的准则时说,“他们可以做自己,告诉世界自己的信念,做想做的事。”

The Haas Brothers

"Long John Silver" Stool, 2016

R & Company

Contact for price


底特律图书馆街共同体(Detroit’s Library Street Collective)的联合创始人安东尼·库里斯(Anthony Curis)表示,这种影响力是最终促成阿什姆与骑士队达成协议的原因。“丹尼尔被任命为创意总监这一举动,直接承认了艺术家对当今文化的巨大影响。”库里斯说,“我们在时尚和音乐领域看到了这一点;但现在,它已经波及到了体育界。”


与其他几支篮球队分别选择包括 Big Sean 和 Drake 在内的知名音乐人来代言他们的文化形象相比,骑士队现在拥有了一位大受欢迎的视觉艺术家,他不仅将制作,也将代表球队的整个视觉形象。这笔交易标志着,当代艺术家的品牌潜力已然超越了商品合作者或是 IP 创造者,成为一个新的里程碑。在此,艺术家不再只是创作人,也身兼艺术总监、品牌大使和风格教练的角色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