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汉密尔顿:艺术家的责任是对实践的认可
发起人:babyqueen  回复数:0   浏览数:89   最后更新:2021/02/19 11:03:37 by babyqueen
[楼主] babyqueen 2021-02-19 11:03:37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我工作的一部分是尝试以一种丰富的体验方式,让那些可能一直存在,但对我们来说不可见的东西可见。”

——安·汉密尔顿(Ann Hamilton)


美国艺术家安·汉密尔顿(Ann Hamilton)较早就进入了中国观众的视野。

艺术家安·汉密尔顿(Ann Hamilton)


2016年,安·汉密尔顿(Ann Hamilton)为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而做的大型装置作品《唧唧复唧唧》(again,still,yet)获得了大量国内媒体的关注。诺大空旷的戏院里,舞台上放置了一台老式织机,而每一个观众席上都安置了一个线轴,就这样,舞台和观众席被细细的经线连接在一起,整个戏院变成了一台大型织布机。


“纺织是任何社会中都需要谈论的隐喻,这当中的关系很明显,网络就是其中之一。”




Ann Hamilton,《唧唧复唧唧》(again,still,yet),2016

2012年,她的作品《线程事件》(The Event of a Thread)(2012)因为广泛的公众参与受到了众多讨论。这件作品是为纽约公园大道军械库韦德汤普森演习场(Wade Thompson Drill Hall)创作的一件大型装置。

Ann Hamilton, The Event of a Thread, 2012-2013

“多感官”是安·汉密尔顿作品中的关键词。《线程事件》便是由秋千、白鸽、两位朗诵员、3375平方米的白色丝绸组成。

安·汉密尔顿回忆自己小时候在操场上荡秋千的觉察,她写道:“时间停止了,然后又突然冲向我们。”“人们在失去重力时,身心是打开的。”——她体验到了飞行的感觉。

Ann Hamilton, The Event of a Thread, 2012-2013

两位朗读者在鸽子和观众面前朗读,声音都被记录下来,并在次日播放。观众也可以拿起随处摆放的收音机收听朗读者的所念诵的文本。每天结束时,鸽子都会被放飞。

秋千摇摆时,耳边是朗读者的轻声细语,眼前是丝绸的呼呼作响。空气中充满了欢乐的声音。


Ann Hamilton, The Event of a Thread, 2012-2013


汉密尔顿的第一批装置作品《身体物件系列》旨在“展示一种关系而不是对关系进行描绘”。照片中展示的身体之上的连接物表现了汉密尔顿所说的“自我在身体边界的表达”。这项工作始于1984年,这些照片与摄影师Bob McMurtry合作,汉密尔顿让生活中一些平凡的物体替代了身体当中的重要部位,使得没有生命的物体融入身体之中,从而改变物体的功能以及原有的意义。

Ann Hamilton, body object series, 1984–1993

Ann Hamilton, body object series, 1984–1993

Ann Hamilton, body object series, 1984–1993

Ann Hamilton, body object series, 1984–1993

Ann Hamilton, body object series, 1984–1993

Ann Hamilton, body object series, 1984–1993

Ann Hamilton, body object series, 1984–1993

Ann Hamilton, body object series, 1984–1993

除了对身体的兴趣,汉密尔顿也关注语言。早期汉密尔顿两个非常重要的项目一个是《靛蓝》,另一个是《tropos》。

《靛蓝》由大约18000件蓝色棉制工作服组成,他们被整齐地堆叠在一个巨大的钢平台上。作品的另一端摆放着一张旧木桌和一把椅子,桌面摊放着一本书。



Ann Hamilton, indigo blue, 1991

“靛蓝”毫无疑问是一层隐喻,这件作品是艺术家1991年为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举行的斯波莱托音乐节的现场特定装置。该地区有着悠久的“靛蓝”生产历史。靛蓝既是植物又是染料。这与南方种植园经济的发展密不可分。

同时,蓝色的棉质工作服也代表了蓝领工人的制服。庞大数量的制服上绣有的蓝领工人名字基本上都在书面的历史中丢失。

Ann Hamilton, indigo blue · books, 1991

Ann Hamilton, indigo blue · books, 1991

另一方面,作品参与者会坐在木桌前缓缓擦掉书中一页。原始的作品使用的书是法律文件——土地与水利的调节法案。这一举动很好的说明了人的行动是如何参与并改写了叙事的。提醒我们在宏大叙事下,还有另一种历史。即《美国人民历史》(霍华德·辛恩著)——汉密尔顿重要的灵感来源。

Ann Hamilton, tropos · books, 1993


作品《tropos》也涉及擦除书中的单词,希腊语tropos表示转弯。这一次是用加热的电圈进行的。参与者坐在仓库中间的桌子上用加热电圈一行一行烧掉了文字,身体力行实践了“阅后即焚”。而仓库其他的空间则被不同颜色的马毛所覆盖。

Ann Hamilton, tropos · books, 1993

1993年,参与作品的演员Tom Curlew默默地朗读了每一行文字,同时手持加热电圈将书中的每一行都烧掉了。阅读时,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烟雾。对汉密尔顿来说,烟雾本身即使改造语言的一部分。因为“地板上的毛发将气味转化为烟熏的文本,因此,话语再次得以实现。”但是演员Tom Curlew的讲话能力受到他当时的失语症影响。他读了T.S.艾略特《四个四重奏》的第一首《烧毁的诺顿》(Burnt Norton) ,但在他的努力下,仍然有许多单词是缺席的,人们听到了阅读者讲话的辛苦。声音在仓库中安装的各个扬声器之间传播,使来访者在仓库四处走动时仍然难以触及。



Ann Hamilton, tropos, 1993

汉密尔顿常常发问:“我们的身体如何认识事物?我们如何通过行动和触摸来理解现有的知识?”


她在2005年的毕业典礼上写了一篇文章《不知道的事》,其中有一段描述了当时她对这个问题的思考:“通过言语或艺术,一个人并不一定会到达目的地,因为它一定知道一个人要去哪里。在每件艺术品中,都出现了以前不存在的东西,因此,在默认情况下,你要在已知的知识到未知的知识之间进行工作。你可能会去纽约,但可能会发现自己像在俄亥俄州一样。你可能会着手制作雕塑,然后发现时间就是你的素材。你可能拿起油漆刷发现自己的作品不是在画布或木头上,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你可能打算步行穿过房间,但到达另一侧可能要花费十年。你必须对所有可能性和所有路线持开放态度或其他方式。


等待和发现——尽管它们可能是偶然发生的,但其实并不是偶然的。他们涉及工作和研究。不知道并不是无知。(恐惧源于无知。)不知道是一种宽容而严格的信任意愿,使已知处于悬念状态,对各种可能的反应给予信任,不注重结果。艺术家的责任……是对实践的认可。”

Ann Hamilton, body object series, 1984–1993


安·汉密尔顿,1956年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莱马市,先后毕业于堪萨斯大学、耶鲁大学,并分别获得纺织设计专业的学士学位,以及雕塑硕士学位,现任俄亥俄州立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曾获得亨氏奖、麦克阿瑟奖、美国艺术家奖、NEA视觉艺术家奖、路易斯·康福特·蒂芙尼基金会奖以及斯科希甘雕塑奖和古根海姆纪念基金会奖。2015年9月,汉密尔顿获得了国家艺术奖章。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