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伊西·伍德:千禧一代艺术家的情绪寄托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05   最后更新:2021/02/18 11:10:50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1-02-18 11:10:50

来源:艺术竞争力


以下文章来源于RollingStone大水花,作者陳凌希


你有没有觉得日常的平庸物品也有生命?

X美术馆新展“伊西·伍德: 无伤大雅”奏响了一曲将幽默和间离效果注入消费符号的哑剧,给日常生活染上一层超现实主义色彩。

伊西·伍德(Issy Wood)生于1993年,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现生活工作于伦敦。作为正经的千禧一代艺术家,此次亚洲的首个美术馆个展,她带来了对绘画、对世界、对个人的全新思考。

伊西·伍德, 《棋盘/车厢内部》, 2020
Issy Wood, Chess / Car Interior, 2020,
致谢艺术家, 卡洛斯/石川画廊
courtesy the artist & Carlos Ishikawa Gallery


在伊西·伍德的作品中,有一股强烈的被“物哀”渲染的氛围感。瓷器、餐具、车厢等现代消耗品都被微妙地安置在画面中,作品在拜物的光晕下泛着忧郁的底色,形成一种反差,使无生气的物件成为能动的主体,回应着关于物件何以成为艺术的永恒疑问。而作品标题往往介于华丽和讽刺之间,讽谏社交媒体的无事生非。

伊西·伍德, 《你随意就好(特大号)》,2020
Issy Wood, Help Yourself (XXL), 2020
致谢艺术家, 卡洛斯/石川画廊
courtesy the artist & Carlos Ishikawa Gallery


除绘画作品外,展出作品还囊括艺术家文字、音乐、服装与陈设,涵盖艺术家从古典静物画、拍卖图录、手机图像中广泛提取的灵感,让物件的魅影贯穿这些界域,呼唤对于事物内部性与瞬息性的观照与凝思。Rolling Stone大水花 采访了艺术家伊西·伍德,讲述关于这位千禧一代艺术家的创作与思考。


01
千禧一代艺术家的思考

伊西·伍德, 《棘手的问题/车厢内部》, 2020

Issy Wood, Trick Question/Car Interior, 2020

致谢艺术家, 卡洛斯/石川画廊

courtesy the artist & Carlos Ishikawa Gallery


Rolling Stone大水花 简称 RS

Issy Wood 简称 IW


RS:作为千禧一代女性艺术家,从你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个人特有的敏感与尖锐,这些特质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IW:成为千禧年一代需要做到两件事:不惧怕科技;在这个世界上长期感到不自在。我们是被误解的一代,很多人认为我们很沮丧,也许我们确实是这样的。我毫无歉意地使用我手机上的图片作为绘画的参考,然后再主观地背离它。也许数字图像固有的悲伤会影响最终作品的情绪。

RS:为什么选择用绘画作为媒介?

IW:我尝试过很多其他的媒介,在我进入英国的艺术学校之前,会参加一个基础(foundation)课程,每个月都会尝试不同的媒介,纺织、摄影、雕塑、平面设计、绘画。经过尝试,我发现绘画是我最擅长的,我喜欢这种最古老的艺术创作形式。

RS:2020年发生的一切,是否会对你的创作产生影响?

IW:2020年,我确实把这一切融入到我的绘画中。我画了一幅大家在3月时大量囤积的厕纸,我还描绘过一个人洗手的场景。但我画了更多的钟表。今年我们有很多时间,我们希望时间加快。“Killing Time”(消磨时光)这句英文短语好暴力,但在2020年,它却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02
平庸日常的忧伤与怪诞

伊西·伍德, 《篝火》, 2020

Issy Wood, Bondfire, 2020

致谢艺术家, 卡洛斯/石川画廊

courtesy the artist & Carlos Ishikawa Gallery


RS:为什么你的作品中常常出现平庸与超现实主义的冲突感?

IW:我认为一些最平庸的物品和人往往是最古怪的。超现实主义扎根于日常生活中,然后慢慢地由内而外展现出来。

RS:对于日常又平庸的物品,如何观察它们,并赋予其微妙情感?

IW:我画的许多日常用品来自我的家庭,尤其是我的祖母,所以这种感觉就像对家庭、继承、仇恨或偏爱的感觉一样复杂。也有一些物品来自于拍卖目录中死者的遗物或需要变卖财产的人的收藏。我试着猜测他们对这些物品的感受,也许是深深的爱,也许是出售珍贵物品带来的悲伤。

RS:你的作品很个人化,充满对当下的嘲讽,你心中的理想世界是什么样子?

IW:我想看到一个人人都能自嘲的世界。当一场争论或争吵变成笑声时,这是我最喜欢的时刻之一。

RS:你如何在画面中构建忧伤氛围?

IW:我画了几百个模糊的小点,就像在慢慢化妆一样。我总是以黑色的底色进行绘画,这样我使用的每一种颜色都会变暗30% 。

RS:你曾说“悲伤的颜色也很可爱”,你希望观众如何在你营造的忧伤氛围中思考?

IW:我知道,一旦作品离开了工作室,我想从观众那里得到什么并不重要。我更感兴趣的是让心理空间敞开,看看人们是如何填补它的。我认为悲伤的颜色是可爱的,因为快乐、明亮的颜色总是让我感到悲伤。快乐的颜色让人感觉狂躁,就像有人用微笑来掩盖什么。悲伤的颜色是真诚的。就像英国的天气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很糟糕,非常灰暗,我想这也是我成长过程中的调色板。


03
无 伤 大 雅

伊西·伍德, 《纸巾座写生》, 2020

Issy Wood, Study for Napkin Holders, 2020

致谢艺术家, 卡洛斯/石川画廊

courtesy the artist & Carlos Ishikawa Gallery


RS:在亚洲的首个美术馆个展有什么期待?


IW:我很兴奋第一次在亚洲举办这个展览,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能让我遇到一些我今年不能遇到的人。


RS:你如何理解此次展览的名字“无伤大雅”(GOOD CLEAN FUN)?

IW:"GOOD CLEAN FUN"是英语中的一种委婉说法,"Clean"这个词有双重含义,通常意味着与性无关,没有语言上的露骨,没有道德上的可疑;我也喜欢“Clean”的另一个含义“卫生”。这当然是一个具有讽刺性的标题,因为今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并不好玩。


04
美妙的错误

伊西·伍德, 《你随意就好(大号)》, 2020

Issy Wood, Help Yourself(Large), 2020

致谢艺术家, 卡洛斯/石川画廊

courtesy the artist & Carlos Ishikawa Gallery


RS:我们了解到你除了艺术家的身份还是一位音乐人,涉足不同领域,你给予了怎样的态度?


IW:音乐对我来说还是很新鲜的,我正在研究音乐对我的绘画实践意味着什么。做一首歌和一幅画,乍一看是很不一样的,但它们都涉及到你不能偏离基本的技术法则,两者都需要层次感、直觉和犯错的意愿。


但犯错误的时候,往往是最美妙的。


X Museum 正在展出···

伊西·伍德:无伤大雅

ISSY WOOD:

GOOD CLEAN FUN


2020.12.6 - 2021.2.28

X美术馆1-4展厅

X Museum Gallery1-4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