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 | 迷雾、岩石与光 | 贝浩登全新线上展厅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123   最后更新:2021/02/16 21:10:42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1-02-16 21:10:42

来源:贝浩登


莱斯利·休伊特, Spiral and Loop Study 04(细节), 2019. 数字显色印刷. 74.6 x 86.4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贝浩登欣然于线上展厅呈现展览“迷雾、岩石与光”, 标题来自美国作家厄修拉·勒古恩的一首诗。在线展厅中呈现的作品利用石头、大理石、骨头或水晶等材料,打破着时间从过去流淌至现在的观念,作为丰富的记忆容器。


点击链接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https://viewingsalon.perrotin.com/view/71/mist-and-rock-and-light即刻前往线上展厅获取更多作品细节、价格信息,更有艺术家周边商品推荐!

线上展厅将持续至2月23日


彼德·维米尔什, 无题(细节), 2018. 大理石上油画. 14.4 x 11 x 0.5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美国艺术史学家乔治·库布勒(George Kubler),亦是研究前哥伦布美洲艺术的顶尖学者之一,描述了存在于某些艺术作品中的现实性概念,这与本次展览的作品直接相关——“它是灯塔闪光之间的黑暗,或是钟表嘀嗒声之间的一瞬间。一个在时间中永远滑动的空隙:过去和未来之间的破裂,旋转磁场两极的间隙,无穷小,但极度真实。它是无事发生时的慢性间歇。”


此次展厅呈现的新和近作来自伊凡·亚戈特、丹尼尔·阿尔轩、洛朗·格拉索、莱斯利·休伊特、约翰·克瑞坦、加藤泉、加百列·里科、彼德·维米尔什以及徐震®。虽然作品形态跨越了摄影与雕塑,但共同点在于,它们乐观的暗示着一个新的、生成性的时区。不合逻辑、不合时代、但毫无瑕疵。

彼德·维米尔什, 无题(细节), 2018. 大理石上油画. 14.4 x 11 x 0.5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彼德·维米尔什以对绘画空间的大规模干预而知名,他的作品以表现与抽象为参数,触发微妙的感知体验。


此次呈现的两个系列作品中用到了大理石与石材,维米尔什以石板为画布,其纹理与颜色使之成为一个现成的图像表面。他突出着材料纯粹物质的地质美,试图唤醒人们对时间概念的认识。

莱诺·艾斯提夫, Flowers on Rock III, 2019. 石头,金属轴,塑料绳,指甲油. 35 x 50 x 40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现居布鲁塞尔的艺术家莱诺·艾斯提夫约两年前开始在雕塑作品中使用现成的石材,创作了“石上花”系列。写作及批评家Rajesh Punj评论:“他把它们从化石变成了一种让人联想到色彩鲜艳的珊瑚的形式。这些发芽的触须,本身就象最小的花,从岩石上拔地而起,仿佛有珍贵的珍珠滋养着。”在这里,艾斯提夫用石头的巨大重量和坚固来悲叹地球的不可思议的脆弱。

莱斯利·休伊特, Spiral and Loop Study 04, 2019. 数字显色印刷. 74.6 x 86.4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Spiral and Loop Study 04》是莱斯利·休伊特近期的一件摄影雕塑作品。在工作室内的自然光条件下,用固定的相机角度拍摄,构图中穿插着一系列原始材料,如贝壳、金属、当然还有石头。这些材料似乎被随意的排列在地板上,揭示了休伊特对物体的敏感性,以及一种意识,即这些物体在图像创造之前就存在。通过这种方式,她在一件摄影雕塑中插入了一种生动的即兴创作。

约翰·克瑞坦, Vulve (Sète 3), 2016. 红色瓷釉. 45 x 33.5 x 15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此为约翰·克瑞坦标志性“Odore di Femmina”系列的作品,灵感来自莫扎特歌剧《唐璜》。它表达了诱惑和颠覆,同时彰显人际关系的复杂性。


克瑞坦布满玫瑰的塑像上,气味成为一个遥远的参考;通过转喻暗示着花朵的温暖芬芳,成为陶瓷的金属光泽;花瓣的有机波动之下暗涌着香味。他的作品中并不存在气味,但克瑞坦通过微妙而狂躁的联想将其重建。

——艺评人Rosa Martinez

加百列·里科, XXX from the series –More robust nature.. more robust geometry–, 2019. 岩石,贝壳,霓虹灯,树枝. 42 x 140 x 32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加百列·里科“More robust nature… more robust geometry”系列,将一系列自然和人造元素结合在一起,在物体之间建立联系,质疑它们的逻辑和理性关系。例如,在《XXX》中,贝壳、岩石和弯曲的树枝被遵循元素轮廓的人造霓虹灯连接在一起。荧光灯穿过每一个物体,最终将它们连接起来。


该系列作品曾于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展出——“愿你生活在有趣的时代”(May You Live in Interesting Times)。双年展由伦敦海沃德美术馆馆长拉尔夫·鲁戈夫(Ralph Rugoff)策划。

加藤泉, Untitled, 2018. 织物、粉彩、亚克力、刺绣、皮革、链条、铝棒、铁. 507 x 146 cm. ©2018 Izumi Kato.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加藤泉2016年起开始在创作中用上石头,并通过这种材料来描绘自我、他人和自然之间的亲密联系。最初的石材来自他在香港沿海工作室附近垃圾填埋场收集的花岗岩,这些石头未经雕琢,也没有重新处理,它们在自然世界和人类存在之间创造了一种正式的联系。加藤将几乎未经处理的石头组合成破碎的身体,并将它们涂成各种颜色,使其纹理保持可见,以抵消在每一个展览雕塑中的空洞的面部表情。他所有艺术实践的核心,即神道教的信仰中,任何事物,即使是像石头和木头这样的物体,都包含着灵魂。

徐震®, Eternity-Northern Qi painted Bodhisattva, River God Ilissos from West Pediment of Parthenon, 2018. 矿物基复合材料,矿物颜料,不锈钢,大理石. 247 x 178 x 60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徐震®“永生”这组雕塑与装置系列灵感来源于中国和西方无头雕像的经典元素。通过对这些象征着人类胜利的雕像的复制与嫁接,艺术家为暴力与崇高、对抗与共存、破坏与不朽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一种新的文明范式。这两个地区雕像的并置不仅暗示了艺术史及其人为命名法,也暗示着人类的殖民历史,在作品中,不可调和的差异似乎在逐渐瓦解和消散。

伊凡·亚戈特, Dandole peso a los besos, 2012. C-print. 160 x 160 x 7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在这张摄影作品中,艺术家伊凡·亚戈特在家乡哥伦比亚Supatá的一块巨大的河石上亲吻了上百次。这件干预作品既是一种对矿物给予爱的温柔姿态,也是对其永恒存在的赞颂,同时也是一种哀悼。正是在这个地区,亚戈特的家人于1999年被一个贩毒集团杀害。由于游击队、贩毒集团和军队之间的领土战争,90年代是哥伦比亚近代史上最暴力的时期。

丹尼尔·阿尔轩, Ash and Pyrite Eroded Metrocard, 2020. 火山灰,黄铁矿,亚硒酸盐、水晶. 57.8 x 91.6 x 6.4 cm. 图片提供:艺术家与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这些物体,它们以分崩离析的形态出现,在一个时间轴上滑动。但他们是由晶体组成,我们将其与生长联系在一起。所以这里有歧义,它们是在分崩离析还是在一起生长?


——丹尼尔·阿尔轩,《纽约时报》


一个人无法找到一个与这个或那个时期相关的历史对象:人们必须理解,在每一个历史对象中,所有的时间都彼此相遇、碰撞、或以彼此为可塑性的基础、分叉,甚至相互纠缠。


— Georges Didi-Huberman

洛朗·格拉索, Panoptes, 2018. 红色的拉古那大理石. 16 x 19 x 10 cm. © Laurent Grasso / ADAGP, Paris & SACK, Seoul 2021. 图片提供:贝浩登. 价格详询线上展厅



与其说把时间想象成一条线,一个螺旋,甚至是一个圆,在格拉索的作品中,时间最常以纠缠的形式出现。


——Amelia Barikin

2018年的作品《Panoptes》,洛朗·格拉索在这块红色大理石的一侧雕刻了一只大眼睛,寓意着无处不在的眼睛,艺术家通过百眼牧羊人Argos Panoptes的形象,以及Ambroise Crozat创作作品《撒迦利亚的异象》中,描绘的一块布满眼睛的岩石。在这里,这块岩石只有一只眼睛,用好奇的目光审视着游客。雕塑的红色材料来自澳大利亚土壤的颜色,来自于高浓度的铁颗粒。在这里,它既是对过去的保存,也是对未来的预言。


在时间之前的茫茫深渊中,

自我消失了,灵魂

与迷雾、岩石和光揉杂在一起。

时间推移,灵魂带来模糊的自我。

然后缓慢的时间,将自我硬化为岩石,

而永远照亮着灵魂,

直到灵魂可以松开它对自我的控制,

两者都是自由的,可以返回到

浩瀚之中,溶解在光里,

时间之后的长光。

——How It Seems To Me厄修拉·勒古恩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