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a 观点|“直觉科学家”塔基斯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97   最后更新:2021/02/16 20:55:37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1-02-16 20:55:37

来源:Ocula艺术之眼  Despina Zefkili


塔基斯,《Mur Magnetique》,1970。设色画布,磁铁和铁制原件。175.5×335.5×50cm(尺寸可变)。图片提供:白立方画廊。摄影:Theo Christelis。© Takis Foundation


”信号“(Signals)是已故希腊艺术家塔基斯(Takis)最著名的系列作品,由随气流律动的纤细金属棒构成,上面附着形似天线,眼睛或石子的奇异物体。受1955年在巴黎加来车站雕塑《铁丛林》(Jungle of Iron)[1]以及信号传导技术的启发,这些图腾般的感性雕塑伴随空间中的气流而震颤,时而发出悦耳声响,如同指挥着无形能量。

塔基斯,《信号》,1974。铸铁。98.5×14×17cm。图片提供:白立方画廊。摄影:Ollie Hammick。© Takis Foundation


自学成才的塔基斯(Takis)称自己为“直觉科学家”,他基于动态学和声学的艺术实验始于1950年代后期,一直持续至其2019年去世,期间,艺术家利用机械、机电、热力、电磁、流体动力等不同能量进行创作,从而拓展雕塑的极限。


“塔基斯的动态与静态作品为以屏幕为本的数字世界提供了绝佳解药。”白立方画廊对外项目总监托比·坎普斯(Toby Kamps)在香港白立方画廊的塔基斯亚洲首展中指出(展期:2020年11月21日至 2021年2月27日), “他的作品将属于第四维度与肉眼无缘的奇景变得有迹可循。”

展览现场:“塔基斯”,泰特现代美术馆,伦敦(2019年7月3日至10月27日)。图片提供:泰特现代美术馆。摄影:Mark Heathcote。


白立方画廊呈现了塔基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期间的雕塑,其中包括“信号”系列的部分作品。这次展览延续了2019年由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巴塞罗那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 d'Art Contemporani de Barcelona)和雅典基克拉迪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ycladic Art)共同策划的塔基斯回顾展。


早在1950年代初期在雅典用石材创作时,塔基斯对捕捉动态以及将能量可视化的兴趣已初见端倪,尔后对二者的毕生追求使其艺术历程极富诗意和魅力。作为古希腊艺术、毕加索和贾科梅蒂的仰慕者,塔基斯渴望通过使用材料创作来改变材料本身,从而了解“其(材料)内部发生了什么” [2],即捕捉材料内在的生命和智慧,遵循其规则,并促成“其宇宙趋势和思想的表达”。[3]

展览现场:“塔基斯”,泰特现代美术馆,伦敦(2019年7月3日至10月27日)。图片提供:泰特现代美术馆。摄影:Mark Heathcote。


香港白立方画廊展由塔基斯的《Vibrating Vertical Line ECG – V.Si.245》(1966)揭幕,该作品由一条由微型电磁体引动的铁丝构成,证实了塔基斯去世前不久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公布录像中的自述:“我懂得如何运用能量。”[4]

塔基斯,《Vibrating Vertical Line ECG – V.Si.245》,1966。着色木块,电磁铁和铁丝。74.7×10×8.3cm。图片提供:白立方画廊。摄影:Ollie Hammick。© Takis Foundation


该雕塑素材来自军用剩余物资中的零碎物件,典型地展现了磁性和重力对塔基斯一贯的吸引力,这可以追溯到艺术家于1959年创作的第一批“电磁雕塑”(Sculptures Télémagnétiques,这批作品的第一件是一根被磁铁悬在半空的钉子),直至他于1968年任职麻省理工学院高级视觉研究中心期间的研究。

塔基斯,《Sea Oscillation First Experiment, Cambridge》,1968-1969。摄影:不详。© Takis Foundation


“水力雕塑”(Sculptures Hydromagnétiques)是塔基斯在麻省理工学院担任客座研究员期间探索因电磁力而悬浮的液体的产物。利用海浪发电的装置作品《Sea Oscillation》(1968)的灵感来自马赛尔·杜尚的现成品装置《自行车轮》(Bicycle Wheel),后者戏称塔基斯为“磁力田中的耕耘者”。[5]


纵观塔基斯的创作,磁铁和电磁体都可以使物体——无论是从天花板吊挂,还是悬浮于二维表面和磁性黑板上——在空中盘旋,摇摆或翩然舞动。

展览现场:“塔基斯”,泰特现代美术馆,伦敦(2019年7月3日至10月27日)。图片提供:泰特现代美术馆。摄影:Mark Heathcote。


声音是塔基斯雕塑中的重要元素,他的“音乐剧雕塑”(Sculptures Musicales)系列使用弦、磁铁和扩音器制造出平和的鸣响。为此,《新科学人》(The New Scientist)于1966年杂志宣布塔基斯,伊阿尼斯·泽纳基斯(Iannis Xenakis)和约翰·凯奇(John Cage)为本世纪最有前途的音乐家。在《音乐剧》(1966)中,电路、针和线绳被固定在一块独立木板上,从而产生了某种形态的“原始音乐”,塔基斯认为这象征了宇宙的声音。

塔基斯,《音乐剧》,1966。着色木块,电路,指针和线圈。206×79.9×16.2cm。图片提供:白立方画廊。摄影:Theo Christelis。© Takis Foundation


塔基斯作品中的趣味呈现出一种将自然现象转化为能量形式的本能。1960年,他在位于巴黎 Iris Clert 画廊,让南非诗人朋友 Sinclair Beiles盘旋于磁场中,并朗读其1962年发表的反核宣言《The Impossible – Man in Space》,结果友人在读出第一句话“我是雕塑”后便倒在地上。

塔基斯,《La Sculpture Telemagnetique de Takis at Galerie Iris Clert》,1959。摄影:不详。© Takis Foundation


其实,塔基斯并不满足于形式层面上的实验。他曾经说:“光、声音、物体、装置、公共事件、问题以及最终,艺术在社会空间和宇宙中的功能,重新赋予了一种轰动且具有哲思的维度。”其姿态流露出强烈的政治敏感性。[7]


塔基斯成批创作的作品推动了某种艺术民主化,其方式与1950年代后期他在巴黎广场上以烟花做街头行为表演一致。

塔基斯,《Telesculpture Telemagnetique》,1958-1959。摄影:不详。© Takis Foundation


此外,他称“信号”——以1960年代伦敦一家传奇性实验艺术画廊命名的系列作品——是“对具有商品属性的物品的一记重击,一种“美学自满”,并且“为欢乐而意外、为界于幼稚的爆发与有意识的煽动性行为之间的革命开辟了道路”。[8]

1969年1月,塔基斯声称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未经允许将其一件“电子雕塑”(Télé-Sculptures)收录在展览“The Machine as Seen at the End of the Mechanical Age”中。他要求馆方将该作品移除,从而引发了博物馆管理人员,艺术家与公众之间围绕艺术,劳动和所有权的讨论。此举最终导致了捍卫艺术家权利的艺术工作者联盟(the Art Workers Coalition group)的成立,塔基斯是其创始成员之一。

展览现场:“塔基斯”,泰特现代美术馆,伦敦(2019年7月3日至10月27日)。图片提供:泰特现代美术馆。摄影:Mark Heathcote。


当时塔基斯活跃于巴黎、伦敦和纽约艺术界,并与1950年代的动态艺术家和新现实主义者,尤其是让·廷格利和伊夫·克莱因关系密切。他还与“垮掉一代”的诗人、约翰·列侬和小野洋子交游,并与白南准合作表演。

巴黎画廊主丹妮丝·雷内(Denise René)在1955年的“动态”(Le Mouvement)一展中引入了动态艺术的概念,事后她承认,当时如果不是急于赶在洛桑的另一场类似展览之前开展,她会选展塔基斯的作品。[9]

塔基斯,《Insidos Light and Signals》,1966-1981。图片提供:白立方画廊。摄影:Jon Lowe。© Takis Foundation


上世纪八十年代,塔基斯返回故乡希腊。这位在家庭中排名第六的孩子,原名为帕纳约蒂斯·瓦西拉基斯(Panagiotis Vassilakis),经历过接连战乱以及随后的金融危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是反占领抵抗运动的成员。归国后,塔基斯在雅典北部帕尼萨山附近的阿提卡格罗沃诺建立了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他称此地能够给人体带来磁场的宁静。[10]

塔基斯开放性的创作方式一直延续到晚年。1995年,当他被要求代表希腊参加威尼斯第46届双年展时,他坚持要在希腊馆前的露天广场中展出作品,这也许表明了策展人托比·坎普斯(Toby Kamps)在回答为何塔基斯引起全球关注时所说的“新感性”。

塔基斯,《信号》,1969。着色铸铁,347×362×66.5cm。图片提供:白立方画廊。摄影:Theo Christelis。© Takis Foundation


如今地球能源的可持续性已成为棘手问题,塔基斯作品传达的讯息发人深省:抵制各自为政,敦促以开放、协同和创造性的路径介入大自然,并邀请观众见证环绕我们身边的奇迹。

“如今,艺术家使用各种技术搞创作,但很少有人深入考察他们的工作方式以及思考为我们生命带来的力量。” 坎普斯表示,“敬畏和惊异总是占据塔基斯作品的中心。”


译者:何泳璇


[1] 年表,塔斯基基金会官网,

https://takisfoundation.org/chronology/


[2] Karkagianni-Karampeli***assia, Dictionary of Greek Artists, Evgenios D. Mathiopoulos ed. (Melissa Publications: 2000), p.262.


[3] 同上。


[4] “艺术家塔基斯 – ‘我懂得如何使用能量’”,

TateShots, 19 April 2019,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5ktkR-xSoM


[5] 塔基斯,泰特现代美术馆,展览导览印刷册,第5页。


[6] 年表,塔斯基基金会官网,

https://takisfoundation.org/chronology/  


[7] Karkagianni-Karampeli***assia, Dictionary of Greek Artists, Evgenios D. Mathiopoulos ed. (Melissa Publications: 2000), p.263.


[8] Denis Zaharopoulos, 'The Pioneers, ***iew of art in Greece in the 2nd half of the 20th century', An essay, a collection, an exhibition, Beltsios Collection, (Futura Publications: 1995), p.396.


[9] Hal Foster, Rosalind Krauss,Yve-Alain Bois,Benjamin Buchloh,Art Since 1900: Modernism, Antimodernism, Postmodernism, (Thames & Hudson Ltd: 2004, Greek Edition Epikentro Publications: 2007), p.379-380.


[10] 塔斯基基金会历史 – 科学与艺术研究中心, 塔斯基基金会官网,

https://takisfoundation.org/takis-foundation/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