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立方中文线上展厅 | 艾玛·卡森(Emma Cousin)
发起人:colin2010  回复数:0   浏览数:112   最后更新:2021/02/07 11:10:17 by colin2010
[楼主] colin2010 2021-02-07 11:10:17

来源:白立方


Emma Cousin, Stone cold stunner, 2020

Oil on linen, 170 x 190 cm

© the artist. Photo © Corey Bartle-Sanderson


艺荐 INTRODUCTIONS

艾玛·卡森 (Emma Cousin)

2021年1月22日-3月9日


艾玛·卡森的具象绘画以动态的、狂欢的场景为特点,以探索现实主义与幻想、感觉经验与交流之间的空间。


针对语言在表达人类复杂经验与情感时的局限性,卡森思索着当处于无语言情态中时——在语言出现之前或之后——我们如何进行互动。带着“语言的失败已到达极致”的想法,她想象着身体的姿态如何取代语言。

“艺荐 | 艾玛·卡森”由白立方副总监卡普辛·佩罗(Capucine Perrot)策划。

Emma Cousin, Contrapuntal, 2020

Oil on linen, 190 x 170 cm

© the artist. Photo © Corey Bartle-Sanderson


在卡森的作品里,叙事是含混不清的,往往有着双关意义,暗示着对其视觉主题的多重潜在解释。在流动与无序之中,人的形体看起来既色情又邪恶,在一系列原始的互动中合并、变异。其色彩鲜艳的四肢在无尽的变化中伸展、变形并结合,而身体则像自动机械一般,变形为一个肉体工具的集合。

这些层层叠叠的构图,与它们交织的人之形体,意味着社会结构的崩溃,暗示着一种更动物性的秩序。这种张力是通过那些既卡通又具威胁性的人物、由卡森所称的“近乎猥亵“而建立起来的。

Emma Cousin, Fowl Mouth, 2020

Oil on canvas, 130 x 100 cm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Ollie Hammick) Courtesy White Cube

Emma Cousin, Velcrow, 2020

Oil on canvas, 130 x 100 cm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Ollie Hammick) Courtesy White Cube


《鸟喙》(Fowl Mouth, 2020)和《Velcrow》(2020)使用了攻击性手势,对我们熟悉的符号进行了重新加工,以探究其含义背后的真正力量。在《Velcrow》中,人物双手比出"L "形——既表示 "失败者"(loser),当其指向前方时,又代表一把*。然而,在这里,这些手势因为遭遇了阻挡去路的身体而变得悄无声息,现在,这些手势只是徒然刺入皮肤,而非一种含义清晰的非语言交流方式。

“我开始做手势,用我的手、脸和手指做出种种形状。然后,我开始填充它们——这些开口、或缝隙、或孔洞都呈现出一种使闭环完满的方式。”

——艾玛·卡森

Emma Cousin, Base Camp, 2020

Oil on canvas, 180 x 180 cm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Ollie Hammick) Courtesy White Cube


《大本营》(Base Camp, 2020),一群人物局部紧凑地挤在黑暗背景之中,他们的身体发出光芒,这种效果是通过让绘画的未加工底层透出而呈现的。与此同时,透视角度的倾斜使地面变成了垂直状态,让我们仿佛置身于帐篷内,俯视着这个狭小的空间。

卡森的作品从图绘开始,通常是在画布表面直接作画,她的作品保留了强烈的图形质感,人物的轮廓清晰,以固定他们在构图中的位置。绘画中充满了大胆、辛辣的色彩,并有一种显著的幻觉气质。肉体呈现出明显的、不自然的白炽色调——从玫瑰粉到黄疸色,加上深紫或绿褐色区域,给人带来一种近乎有毒的腐烂感。

Emma Cousin, Crocket Crotchet, 2020

Oil on canvas, 250 x 140 cm

© the artist. Photo © White Cube (Ollie Hammick) Courtesy White Cube


卡森的画作经常以陈旧的短语或她自创的文字游戏来命名,这些奇特的语言为其层次分明的构图提供了一个失衡的框架。在《雕花钩子》(Crocket Crotchet, 2020)中,卡森考虑用 "提心吊胆 "这个短语来形容某事发生前令人不适的停顿。在这里,脚趾、手指和鼻子实际上已经成为钩子,将人物钩织在一起。

Emma Cousin, Trigonometry, 2020

Oil on canvas, 185 x 185 cm

© the artist. Photo © Benjamin Deacon


在卡森的画作中,手势总是具有辩证的潜力:爱抚变成了暴力的催促,拥抱被转换为推搡,所以,感情和侵犯都是可被加以塑造的情状。

“这些画作中所有的背景都是渐变的,以暗示深度——人物并不是想走出画作,而是想更进一步进入画作中。”

——艾玛·卡森


通过使用单一颜色的渐变背景,以蓝色、灰色或黑色的色调渲染,拉长阴影并描绘明亮的背景光,一种戏剧性的疏离感得以加强。这些都在画中加入了幻影的概念,也就是那些没有任何具体细节可供确定其所处时间或地点的、无稽的人物。文艺复兴时期的绘画、18世纪路易斯·埃吉迪奥·梅伦德斯(Luis Egidio Meléndez)的静物画以及玛丽亚·拉斯尼格(Maria Lassnig)的 "身体意识 "绘画,都是卡森这些新作品的参照点。


艾玛·卡森
Emma Cousin

© the artist.


艾玛·卡森1986年生于约克郡,现居伦敦。她近年于多个机构举办个展,包括:伦敦大学金匠学院当代艺术中心(2020);伦敦Milton Keynes艺术中心(2019);伦敦Dolph Projects(2018)和Lewisham Arthouse画廊(2017)。卡森近期参与的群展包括:曼彻斯特凯瑟菲尔德画廊的 "柔软身体"(2020);纽卡斯尔波罗的海现代艺术中心、利物浦蓝衣当代艺术中心与卡迪夫G39空间的杰伍德视觉艺术展“调查”(2019);Elephant West艺术中心的 "荒诞”(2020);以及伦敦J. Hammond Projects 艺术空间举办的 "极端分子"(2019)。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