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博一:我们的艺术家曾经都像患者,后来我做了医生
发起人:点蚊香  回复数:0   浏览数:125   最后更新:2021/02/06 13:21:15 by 点蚊香
[楼主] 点蚊香 2021-02-06 13:21:15

来源:Hi艺术  张朝贝


在连续多年当选《Hi艺术》年度策展人TOP 1之后,2020年冯博一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这份榜单上。原因不难理解:受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由他担任主策展人的“世间风物——和美术馆开馆大展”未能在最初计划的3月20日如期亮相。直到10月1日,重新调整的“启动展”才对观众开放;而原计划顺延的“正式展”,因为无法举行隆重的开幕式,以及国外艺术家部分作品难以呈现而取消。


2021年1月初,和美术馆围绕这次展览举办了一场为期两天的学术论坛活动,分为七个单元谈及艺术家的创作方法、民营美术馆的运营,以及针对主题展及馆藏展展开的讨论。我们和冯博一聊了聊这次展览、论坛,以及过去一年他对国内策展行业的观察。正如每次的采访一样,我并不渴望问到什么样的惊人之语,而是更愿意坐下来听听他的肺腑之言。

策展人 冯博一,摄影:董林


寻找中小城市策划

当代艺术展的中国经验


Hi艺术(以下简写为Hi):2020年你最主要的工作精力应该都在“世间风物”大展上了。从整个展览最后的呈现内容上,和最初的策划有哪些变动?

冯博一(以下简写为冯):国内艺术家基本上都没问题,国外艺术家因为疫情原因,一些作品需要报关、运输而无法来到现场,所以有些就通过展示文献资料和草图来弥补,视觉效果肯定会打折扣。另外像是詹姆斯·特瑞尔和美国女艺术家林璎没有同意这样的方式,所以最终没能参展。除了“世间风物”主题展之外,馆藏展部分由胡斌策展、梳理了近现代部分,王晓松策展、梳理了当代部分。


Hi:这个展览作为和美术馆的开馆大展,你是怎样策划和考虑的?

冯:和美术馆位于佛山市顺德区,这个区域经济发达并以美食著称,在这座城市有一座由安藤忠雄设计的美术馆,那么开馆展应该怎么做?与我们以往在中心城市美术馆等机构的策展有所不同,它要满足国际性与在地性的双重要求。这也是我们试图寻找非一线城市策划当代艺术展览的中国经验。


和美术馆跟国内的很多美术馆不太一样,国内的很多美术馆基本上没有藏品,所以开馆展除了主题展之外,我们也呈现了美术馆的近现代及当代馆藏。具体到“世间风物”主题展,共分为“经验万物”“‘惟’物质发展主义”“人间食堂”三个单元,作为丈量人与自然、物质、生态,乃至食物的一种艺术尺度。像是“人间食堂”本来计划做得比较生动,我们挺想邀请一些艺术家跟顺德的餐厅、大排挡做一些结合,但后来由于疫情这些带有互动式的工作坊计划都无法实现了。

“世间风物——和美术馆启动展”展览现场,2020


论坛不是找人说一些

套路的溢美之词


Hi:2021年初和美术馆的论坛是怎么开始的?它本来就属于开馆展的一部分吗?

冯:论坛作为“世间风物”展览的延伸,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计划要做。但是疫情导致展览时间一再推迟,直到2020年10月1日才以启动展亮相。12月时疫情稍微缓解,我们希望以论坛的形式,让这个展览能够发出一些声音。


这场论坛进行了两天,第一单元邀请了一些参展艺术家进行接龙式漫谈,主要是结合他们的参展作品谈自己的创作;第七单元是关于民营美术馆的处境,谈及它们的经营和管理;中间的第二至六单元还是围绕展览,包括和美术馆近现代及当代馆藏,以及主题展的研讨活动。

馆藏部分“风会之变——中国近现代美术作品展”,2020


Hi:过去一年,与展览相关的论坛和讲座好像变多了,这是一个好现象吗?

冯:其实这也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我倒认为现在太多人觉得好像一个展览没有论坛或研讨会就显得不学术,找人说一些展览的溢美之词,已经成为一种套路的方式。


这次在和美术馆做的论坛也不算特别新的模式,但是我们并不仅仅围绕展览来谈,同时就展览所引申出来的一些话题来讨论,所以邀请到一些跨界的嘉宾,比如我在主持“经验万物”单元中邀请王婧谈声音艺术,魏颖谈生物艺术,这些都是新的媒介。这个论坛还是做到了一些讨论,也产生了比较生动的争论。


Hi:为什么选择声音艺术、生物艺术这些新的媒介进行讨论?

冯:国内真正做声音艺术的艺术家,相比于做装置或新媒体的还是有点少,所以我希望有专门研究声音艺术、新物质等艺术的专家,为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能够开阔眼界。

主策展人冯博一在“世间风物——和美术馆启动展”学术论坛开幕现场

论坛第四单元对谈,左起:策展人冯博一,艺术家宋冬及嘉宾魏颖


我们的艺术家曾经都像患者

后来我做了医生


Hi:2003年“非典”时期你策划过“蓝天不设防”,这次疫情为什么没有做一个相关的展览?或者说关于疫情的展览应该怎么做?

冯:一个展览肯定有要针对的问题,2003年我已经做过了,即使现在再做一个,在策展的概念上其实也没有更多的突破,其实就有点重复了。上半年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做“紧急中的沉思”时,本来有一部分是我当年策划的“蓝天不设防”,以文献资料、图片影像呼应两次疫情。不过后来临近开展时,由于种种不明原因没有通过。


Hi:后疫情时代策展人的工作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吗?

冯:目前面临的问题挺大的。中国在疫情之前或者说2012年之前,经济的高速发展让整个国际非常关注的;互联网带来全球化浪潮,而中国又是随着整个浪潮共同成长的,所以中国当代艺术与国际相对是接轨的。但是现在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处境有了特别大的变化,中国当代艺术何为?策展人何为?我明显能感觉到,也许在后疫情时代国际当代艺术的餐厅里,难以再上“春卷”了。

2003年,冯博一、舒阳策划的“蓝天不设防”艺术行动


Hi:你在1990年代也策划过一些展览,比如“生存痕迹:’98中国当代艺术内部观摩展”,直指西方策展人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偏见。

冯:栗宪庭在1990年代就说过,中国当代艺术其实就是西方大餐中的春卷。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开始逐步走向国际,参加了各种大展,后来有一些人就沾沾自喜觉得中国当代艺术挺厉害的。但老栗指出,它只是春卷,作为点心点缀一下而已。


Hi:今天西方对中国不感兴趣和当时作为“春卷”点缀是不一样的?

冯:不一样。我那时候感慨的是,我们的艺术家都像患者似的,等着给国外的美术馆、策展人递交资料,特别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后来我当医生了,虽然是“蒙古大夫”,但逐渐也有国外艺术家找我来“医治”,这个转变是挺大的。我一直觉得艺术因交流而存在,边界的两边都是世界。如果仅是封闭的“内卷”玩法儿,那有什么劲儿?从这个角度来说,艺术上的交流和树立中国正面形象是非常关键的。


当代艺术要保持

对现实的敏感,要接地气


Hi:所以你觉得今天的策展人能做什么?

冯:当然我们可以更强调本土性、在地性,这也没问题,但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一定是与国际并驾齐驱的,而不是单一的。我也不知道中国的策展人应该做些什么,这可能又涉及一些敏感的问题。可是如果当代艺术对现实不敏感、不发出声音还叫当代艺术吗?现在好多人开始做美术史的展览了,因为美术史安全,包括博士毕业或者海归的年轻策展人。不是说不能做,当然应该做,但是如果仅仅是考虑安全问题,那么未来策展人这个职业可能就没了。也许我说得比较悲观,但确实觉得挺无奈的。

2018年,冯博一、田霏宇联合策划的徐冰个展“思想与方法”,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展览现场


Hi:具有海归背景的策展人的工作有什么不同吗?

冯:相对来说,近几年专门学习策展和艺术管理的海归策展人挺多的,他们具备专业的训练和知识的积累,这是一种优势。另外他们的外语交流能力,家庭的经济条件应该也都不错。但问题是,很多人回来后做的展览不那么接地气,既不在西方的系统和文化语境之中,又不够了解中国本土的现实和传统。他们更多是把国内的一些艺术家个案填充到西方现在流行的某一理论体系里,或借用一些时髦的理论装点、堆砌到策展理念之中。这种“论文式策展”或者说“编辑式策展”,显得逻辑很清楚或者很学术,但其实有点“飘”着。


Hi:今年《Hi艺术》年度策展人明显有年轻化的趋势,除了多次上榜的崔灿灿,也有一些新的面孔,像杨紫、王将,他们更算是本土的年轻策展人。

冯:我们都老了,马上就被淘汰了,而年轻人处于荷尔蒙最浓的时候,他们比我们这个年龄的时候强多了,学历高,有海归背景,策展知识积累也比较系统。我们那时候有的是编辑转成策展人,有的是老师转成策展人,有的是批评家转成策展人,现在他们接受的信息更多,视野也更开阔。

2019年,由冯博一担任主策展人,王晓松、刘钢共同策划的“时间开始了——2019乌镇当代艺术邀请展”展览现场


我不喜欢那种特别装的展览


Hi:“世间风物”大展由你担任主策展人,王晓松、胡斌、刘钢和邵舒担任策展人。此前策划乌镇国际当代艺术展时,你和王晓松、刘钢也组成了一个策展团队,在此之前好像很少在国内看到策展小组的概念。

冯:其实我也没有一个固定的团队,都是根据项目临时搭建,策划个展比较简单,一个人能干就自己干;有些展览规模比较大,我一个人干不了肯定要搭建一个团队。我们分工比较明确,很多事情都是集体讨论。合作得愉快以后继续合作,合作得不愉快,下次就找别人,这样灵活性和自主性也比较大。


Hi:你有没有特别明确拒绝或讨厌的策展类型?

冯:我不太喜欢那种特别装的展览,以前流行套用福柯、哈贝马斯等等,现在是齐泽克和阿甘本,号称很学术,很晦涩,其实就是太装了。比如11月上海某座美术馆做的“70后”艺术家个展,前言里全是宏大词语的套用,谁也看不懂。今天实实在在地做接地气的项目变得很少了。当然我也关注到,一些年轻的艺术家根据田野考察做的带有文化地理性质的作品,像厉槟源、葛宇路,以及更早的徐冰、宋冬、尹秀珍。他们的作品是真正从中国语境里生发出来的,但不土也不闭塞,仍然能够在国内外展示并被接受。这是我一直比较关注的地方。

由冯博一担任策展人的范西个展“几点开船”,广东美术馆展览现场,2020


Hi:2021年有哪些新的策展计划?

冯:2021年的展览还是挺多的,比如上海太古里、重庆悦来美术馆的项目,还有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的张晓刚个展。如果乌镇国际当代艺术展要做第三届,应该是2022年,不过现在还没有提上议事日程。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