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艺术机构如何度过疫情?
发起人:clclcl  回复数:0   浏览数:78   最后更新:2021/02/06 11:14:55 by clclcl
[楼主] clclcl 2021-02-06 11:14:55

来源:艺术竞争力

以下文章来源于RollingStone大水花,作者亨利周


拥有众多全球知名艺术机构的美国,也是全球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目前,美国近一半的博物馆和美术馆处于关闭状态。

在美国,政府对博物馆的资助和保护非常有限,绝大部分博物馆设有基金会,主要依赖门票和商品收入维持日常开销。在大多数时间处于闭关的2020年,美国博物馆纷纷进行线上展览。包括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洛杉矶盖蒂博物馆(J. Paul Getty Museum)在內的博物馆,对几乎所有现时展品都进行了数字化,让人们足不出户就能全面体验馆藏精品。

事实上,谷歌公司公布的2020年最热门搜索关键词,“virtual“(虚拟)排名第一,排名第二的就是 ”virtual museum exhibitions“(虚拟博物展)

古根海姆博物馆 © Ajay Suresh


然而,网络流量的增加对于博物馆巨大的运营成本只是杯水车薪。去年3月,美国应对疫情,发布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其中仅3亿美元分配给艺术机构。12月,美国发布第二轮经济刺激计划,其中包括拨款10亿美元给史密森尼学会,负责在华盛顿兴建两座新博物馆:美国女性历史博物馆(American Women’s History Museum)和美国拉丁裔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Latino)。

在前所未有的经济压力下,由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多家博物馆馆长组成的艺术博物馆馆长协会(AAMD)也已宣布将放开对于北美博物馆收入使用的限制,在一定条件下,不仅允许了博物馆动用慈善基金或捐赠来支付日常运营,甚至允许美术馆出售藏品作为收入来源。

去年10月15日,纽约布鲁克林博物馆(Brooklyn Museum)就在佳士得拍卖行拍卖了12件藏品,其中包括老卢卡斯·克拉纳赫(Lucas Cranach der Ältere)、卡米耶·柯罗(Jean-Baptiste Camille Corot)和居斯塔夫·库尔贝(Gust**e Courbet)的画作。

卡米耶·柯罗作品《拿着水罐的意大利妇女》© 布鲁克林博物馆/佳士德


这种困境绝非美国艺术机构独有。

法国是全球疫情中最早行动,救助艺术的国家之一。去年5月,总统马克龙宣布免去针对自由艺术家申请失业补助的最短工作时间要求,并由政府为影视拍摄投保,以应对疫情下停工的可能。

法国政府还为去年甫成立就遭遇疫情的国家音乐中心(Centre nationale de musique)拨款5千万欧元,帮助其渡过艰难时期。马克龙说,在艺术机构能够重新运作,艺术家能够再度创作之前,“我们必须想出一种与观众的新关系。”

卢浮宫 © Jacques Brinon


卢浮宫去年有半年时间处于闭馆状态,游客和收入都锐减。受疫情影响,于2019年10月24日开幕的卢浮宫达·芬奇逝世500周年纪念大展已比原定计划提前两周于2月24日结束。

为挽回损失,大型机构都开始大力发展线上数字业务。以卢浮宫为例,其网站用户和点击量都在疫情期间暴增,说明民众对于博物馆的需求仍然旺盛。卢浮宫也积极开发新的方法进行筹款,包括在全球发行纪录片《卢浮宫之夜:莱昂纳多·达·芬奇》,委托德鲁奥和佳士得举办“为卢浮宫拍卖”(Enchérissez pour le Louvre)线上筹款拍卖会,以及现场直播DJ大卫·盖塔( D**id Guetta)的慈善义演,吸引了1600万人观看。


卢浮宫强调,与美国同行不同,卢浮宫不会拍卖馆藏品。然而,其他的法国艺术机构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和底气,巴黎三分之一的画廊在2020年宣布永久关闭,就连罗丹美术馆(Musée Rodin)也在经济压力下被迫出售了部分藏品。今年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还呼吁法国政府拯救因门票收入锐减而无力支付租金,面临关门命运的巴黎扇子博物馆(Musée de l'Éventail)。

疫情也导致欧洲众多新艺术机构被迫推迟开幕计划。

由建筑师安藤忠雄主持翻新,原定去年开馆的巴黎证券交易所-皮诺私人收藏美术馆(Pinault Collection’s Bourse de Commerce)已经四次宣布推迟开馆,具体开馆时间现在仍未可知。

其他被迫推迟开幕的艺术机构还有位于巴黎的马蒙丹-莫奈博物馆(Musée Marmottan Monet)和104当代艺术中心。原本备受瞩目的柏林新地标,重建腓特烈二世皇宫的洪堡论坛(Humboldt Forum),也因新冠疫情多次推迟,终于在去年12月17日揭幕,但仍要等今年疫情更受控制时才开放观众参观。

巴黎证交所-皮诺美术馆 © Charles Platiau/路透社


然而,相比法国,德国艺术机构向来享受政府的大笔资助,因此受疫情冲击较小。

去年6月,德国政府宣布拨款12亿美元用于“重启文化生活”,包括资助表演场所升级通风系统。此外,德国政府还计划启动两项资金,一项用于支持数百人內的小型文化活动,保障活动组织方在维持社交距离的规则下依然盈利;一项支持千人左右的大型活动,减少组织方对于活动被迫取消的担忧。奥地利政府此前也推出了类似政策。

英国是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且文化机构高度商业化,长期自给自足,疫情期间遭遇重创,裁员严重。

去年7月,英国政府宣布21亿美元的文化救助方案,用于资助上千家剧院,喜剧俱乐部和音乐表演场所。12月,政府向英国国家剧院(National Theatre),皇家莎士比亚剧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皇家阿尔伯特音乐厅(Royal Albert Hall),皇家歌剧院(Royal Opera House),以及负责管理维护伦敦塔和汉普顿宫的皇家宫殿组织(Historic Royal Palaces)等发放了长期贷款,以保护疫情下的“英国文化明珠”。

皇家莎士比亚剧场 © Sara Beaumont


其中,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已经积极开拓线上业务的英国国家剧院,也大力发展新的线上演出形式。去年上半年英国封锁期间,英国国家剧院将近期的舞台剧免费上传YouTube,并在其频道开通了捐款渠道,迄今观看量已突破千万,且筹款到共35万英镑。

其他英国剧院如老维克剧院(Old Vic),新维克剧院(Young Vic),以及不少更年轻的剧团也纷纷转战线上,开发制作适合远程观看,融合直播与录播的戏剧。

英国国家剧院 © Lauren Fleishman


情况更迫切的是表演艺术界的中小型机构。这些不具有世界知名度的机构,在技术上无法大力开发线上服务,即使开发,也难以吸引老年群体为主的既有观众付费支持线上体验。古典乐团,交响乐团,合唱团等维系成本高昂,表演形式受限的音乐团体,在疫情中受创最为严重。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创立已40年的合唱团The Sixteen,因不符合英国政府的文化救助方案申请标准,在演出全部停止的情况下,“有三名合唱团团员靠在超市打工维持家用,另外一个在准备当水管工。”

The Sixteen合唱团 © Arnaud Stephenson


西方有着历史悠久的艺术赞助传统,慈善家和慈善组织在艺术机构遭遇疫情期间扮演了重要角色。

去年9月,英国著名演员瓦妮莎·雷德格瑞夫(Vanessa Redgr**e),兰尼·亨利-(Lenny Henry),戏剧导演特雷弗·纳恩(Trevor Nunn)呼吁在疫情期间资助艺术。同月,慈善家维维安·达菲尔德(Vivien Duffield)的Clore Duffield Foundation向英国66家艺术机构捐助250万英镑,包括大型的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泰特美术馆(Tate Gallaries),也包括中小型的特纳当代美术馆(Turner Contemporary gallery),利奇陶器博物馆(The Leach Pottery) ,育婴堂博物馆(The Foundling Museum)等。

泰特现代艺术馆 © Jim Stephenson


疫情也改变了慈善资助的形式,除了传统的慈善晚宴转为线上举行,更重要的是慈善机构的定位与艺术机构的需求发生了变化。

意大利收藏家、慈善家帕特里齐亚·山德雷托·雷·雷包登戈(Patrizia Sandretto Re Rebaudengo) 名下的都灵基金会原本负责维护运营展览和教育中心,但当疫情导致原本的活动中止,她选择让基金会转变职能,开始资助艺术家创作数字和户外作品,以便让人们在安全的环境下继续欣赏艺术。

全球最大债券经纪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常务董事、慈善家约翰·斯达兹斯基(John Studzinski)名下的基金本致力于资助年轻艺术家,但自疫情爆发后,他同样选择转型,重点资助不符合英国政府救助计划申请标准的自由艺术家。

他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也表示,他相信科技创新不只是艺术的疫情下的临时解决之道,而将成为后疫情时代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艺术界有很多人在讨论我们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以前?我们回不去了。数字化将会融入我们新的常态。“


艺术机构如何应对疫情?


01
线上体验


约十年前,谷歌公司宣布其“文化与艺术”项目,在疫情前已经和上千间博物馆合作,将全球的艺术藏品进行数字化,但在疫情爆发后,该平台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曝光和增长。

如今,众多世界知名艺术机构都与谷歌展开合作,在闭馆期间依然举办线上展览,例如古根海姆博物馆就将每一楼层的展出品都通过虚拟实境呈现,让人们在家也能身临其境地欣赏艺术精品。

古根海姆博物馆在线游览 © Google Arts & Culture


体验更多谷歌线上博物馆,可浏览以下网址:


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

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partner/solomon-r-guggenheim-museum?hl=en


洛杉矶盖蒂博物馆:

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partner/the-j-paul-getty-museum?hl=en


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

https://artsandculture.google.com/story/cQVh5Rbqa2Q3dg


02
流媒体

英国国家剧院的YouTube频道大受欢迎后,于去年年底正式推出了付费流媒体平台National Theatre at Home,目前已上线21部戏剧作品,收获来自170个国家的观众和超过1500万的观看量。


英国国家剧院流媒体:

https://www.ntathome.com/


03
功能转型

不少中小型艺术机构在疫情之下因应变化,回馈社会。今年3月,卡洛斯特·古本江基金会(Calouste Gulbenkian Foundation)和联合伦敦国王学院将颁发奖项,表彰在疫情中践行社会责任的艺术机构。首奖10万英镑,也会评选两名优秀奖,各获2.5万英镑,足够缓解中小型艺术机构的燃眉之急。

目前的入围者包括位于苏格兰因弗内斯的伊甸园剧场(Eden Court),将停演后的场地变成了因弗内斯的救助中心,每周分发上千份食物,也在户外设立临时帐篷来继续表演。伦敦的无家可归博物馆(The Homeless Museum)在疫情期间创立了特别工作组,以团体价订购空置的酒店房间,为至少2万9千名无家可归人士创造了居所。

惠特沃思美术馆 © Alan Williams  


同样入围的还有位于曼彻斯特的惠特沃思美术馆(Whitworth Gallery),在疫情期间为30万人开展了手工制作线上教学,并为曼彻斯特地区上千户没有网络的人家送去了教学内容和材料。


“从前,博物馆在乎物品。”惠特沃思美术馆馆长阿利斯泰尔·哈德逊(Alistair Hudson)在接受英国《泰晤士报》采访时说道。“现在,我们在乎的是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