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前欧洲艺术家如何拼贴与重塑世界?MoMA新展里的视野
发起人:橡皮擦  回复数:0   浏览数:85   最后更新:2021/02/06 10:45:52 by 橡皮擦
[楼主] 橡皮擦 2021-02-06 10:45:52

来源:澎湃新闻  钱雪儿


面对战争、革命,以及技术的发展,20世纪20、30年代的欧洲艺术家们在重塑世界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近日,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新展“工程师,煽动者,建造者:重塑的艺术家”(Engineer, Agitator, Constructor: The Artist Reinvented)以300余件当时的海报、杂志等平面艺术展品给出了一份答案。这些展品来自世界上最大的先锋艺术与平面艺术收藏之一——梅里尔·C·伯曼收藏,并在不久前进入MoMA馆藏。从前苏联时代的解构主义海报到波兰、芬兰等地的先锋杂志,艺术家们将自己视为“工程师,煽动者,建造者”,在“平面”上构想新的世界。

乱世未必能孕育伟大的艺术。危机能够给你带来灵感,也能轻易将你击垮。在焦虑的时代迎难而上,需要野心、毅力以及不止一点点的勇气。

《手有五指》(The Hand Has Five Fingers),John Heartfield,德国共和党竞选海报,1928

这就是展览“工程师,煽动者,建造者:重塑的艺术家”(Engineer, Agitator, Constructor: The Artist Reinvented)得出的结论——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这场展览将早期动荡时代的海报、杂志、广告和小册子贴满展墙。整整一个世纪以前,从莫斯科到阿姆斯特丹的各路艺术家观察着一个被战争与革命重塑的大陆。媒介技术的快速发展让他们原来的学院训练显得无用。他们正经历着经济和社会的地震。

“工程师,煽动者,建造者:重塑的艺术家”展览现场,MoMA

而当“地震”降临的时候,艺术家们在做什么?他们重新思考了一切。他们否定了现代艺术通常为自己赋予的那种自治,转向将自己的作品投入与政治、经济、交通和商业的对话中。对于这些艺术先锋来说,没有什么是自动产生的,他们努力地重塑绘画、摄影与设计,使其成为一种公共事业。
“工程师,煽动者,建造者:重塑的艺术家”首次展出梅里尔·C·伯曼(Merrill C. Berman)所收藏的300余幅作品,伯曼是一位金融顾问,在过去的50年间建立了可能是最好的20世纪20年代与30年代以来的平面艺术私人收藏。如今,这批收藏进入MoMA藏品,使之一跃成为世界上收藏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欧洲平面艺术最优秀的机构之一。这批藏品还引入了不少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前苏联海报艺术家Anna Borovskay和Maria Bri-Bein,波兰全才Teresa Zarnower和德国设计师Fré Cohen,其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作品出自女性,这对于一场展现历史上先锋艺术的展览而言已经是很大的数量了。

《我们在建造》,Valentina Kulagina,1929

粗略来说,展览从“东方”走向“西方”。从前苏联开始——前苏联是"一战"后艺术革新上的冠军,彼时的构成主义艺术家们踏上了一场将自己重塑为变革的组织者、宣传者与煽动者的革命。接下来,展览转向波兰和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和奥地利,然后是德国与荷兰;在展览的最后,法国和意大利的设计显得相形见绌。

《无题(红色方块)》,Max Burchartz,1928

1917年,沙皇被废黜,俄国成立临时政府,后被推翻。俄国进入内战。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个名为Unovis的艺术团体应运而生,其意为“新艺术的倡导者”,团体成员如同一个合资企业或是工厂工人一般,制作海报、表示与衣服。这些人拥抱新的抽象形式,试图以此来构建一个全新的社会。展览中,两幅没有署名的Unovis海报参考了马列维奇在俄国革命前构想的抽象几何形式,制作大量的宣传资料,将其张贴于建筑上。共色的圆圈和黑色的方块出现在电报局的墙上,小轿车的车身,这种令人困惑的新组合发出了一份宣言:全世界的工人联合起来。
Gust** Klutsisshi可能是苏联时代最伟大的设计师,他出生于拉脱维亚乡村,在革命后加入Unovis,并成为欧洲最无畏的蒙太奇照片的实践者,他将士兵、运动员、领导人的照片以极不协调的比例粘贴在高对比度的背景之上。在MoMA收入的伯曼收藏中,最令人震惊的显然是Klutsisshi最早的蒙太奇作品之一《整个国家的电气化》(Electrification of the Entire Country)原件。如果你凑近看的话,你会发现通过艺术拼贴,列宁看起来比真人要大。列宁昂首阔步地迈过一个覆盖着红色方块(red square,大写则意指“红场”,编者注)的灰色圆圈,圈圈向外辐射电波:宣布走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整个国家的电气化》(Electrification of the Entire Country)的拼贴原件,Gust** Klutsisshi

在华沙,Teresa Zarnower 与Mieczyslaw Szczuka创办了杂志《Blok》,以多种语言和醒目的布局展现波兰的先锋艺术。展览中,专门有一间展厅用于呈现《Blok》以及其他20世纪20年代中欧与东欧的先锋杂志。另一个令人惊喜的发现来自荷兰艺术家Fré Cohen的蒙太奇照片小册子,她用拼贴图片、充满活力的红色字体来宣传阿姆斯特丹斯希普霍尔机场。

Fré Cohen为阿姆斯特丹斯希普霍尔机场所做的宣传册,1937

“我们将自己视为工程师,我们坚称我们是在建造事物……我们就像装配工一样将我们的作品组装起来。”在形容20世纪二三十年代艺术创作的吸收法时,德国达达主义艺术家Hannah Höch这样说道。这种对艺术家角色以及艺术功能的大规模重塑与那个时代在工业、技术、劳动上的变化同步发生,也和一战、俄国革命、奥匈帝国瓦解等重大事件的深远影响息息相关。展览“工程师,煽动者,建造者:重塑的艺术家”显示了艺术家们如何重建构想自己的角色,从而为新世界创造富有活力的艺术。展览呈现了定义了20世纪早期的社会参与、无畏实验与乌托邦抱负,而这样策略也将影响今天。

《无题(达达)》,Hannah Höch,1922

展览将持续至2021年4月10日。
(本文编译自《纽约时报》相关报道与MoMA官网信息。)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