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东美术馆今夏开馆,泰特如何投来第一缕“光”
发起人:服务员  回复数:0   浏览数:109   最后更新:2021/02/03 10:02:22 by 服务员
[楼主] 服务员 2021-02-03 10:02:22

来源:澎湃新闻  记者 黄松 实习生 杨悦 林易锴


位于上海陆家嘴的浦东美术馆,将于2021年夏日开馆。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的设计、英国泰特美术馆的助力;“诗歌级的位置”“至上主义”“领地”“光”这些关键词的出现,将一座美术馆的外延无限延伸。

近日,上海陆家嘴(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鲍殊毅和浦东美术馆负责人朱亚萍接受“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开馆展通过与泰特不列颠的合作,将会有其镇馆之宝约翰·米莱斯的《奥菲利亚》亮相,同时带来的还有一个以“光”为主题的大展,“浦东美术馆与泰特的合作并不是排他性的,双方的合作基于‘3+1+2’的模式:即泰特提供三年咨询,泰特为浦东美术馆办一个开幕大展,‘2’是未来还有两个后续展览的可能。”

据介绍,未来浦东美术馆不仅会有埃利亚松这类的现当代艺术作品,也有康斯太勃尔、莫奈等古典展品。在未来三年的展览计划中,古典、现当代、新媒体、装置艺术等都将包含其中,她还将是一个“以观众为中心的美术馆”,传达“美普西东,艺径方至”的理念。

地处上海陆家嘴“诗歌级的位置上”的浦东美术馆(白色建筑)

建筑,让·努维尔的设计如何落地
澎湃新闻:美术馆所在的位置是陆家嘴的最后一块地,确实是名符其实的“诗歌级的位置上”,最初怎么想到建一座美术馆?
鲍殊毅:
美术馆所在的位置是陆家嘴的最后一块地,在此之前整个陆家嘴区域基本已经开发完成,那么最后一片区域如何利用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浦东新区政府做一个重要的决定——在这个地方建造一座美术馆,以提升整个陆家嘴地区的艺术品质和人文环境。
确定建美术馆后,陆家嘴集团进行了一次建筑国际方案征集,很多世界级建筑师应邀投递了策划方案,最终选中了让·努维尔先生的方案。用让·努维尔先生的话说,这是一个“诗歌级的位置”。用我们的话说,它是陆家嘴1排1座,在这个位置建一座美术馆会给上海带来惊喜。
上海在“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的基础上,结合“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提出“五个人人”,其中就有“人人都能享有品质生活”,“美好”和“品质生活”在浦东美术馆表现为一种艺术的享受。

玻璃是浦东美术馆重要的组成。 澎湃新闻 图

澎湃新闻:对于浦东美术馆,建筑师描述说“为了上海,为了外滩,为了浦东;来自一个领地”这些概念是如何在浦东美术馆达成的?
鲍殊毅:
“领地”不是独立建筑物的概念,连接到滨江的廊桥与美术馆后方的花园都是“领地”的一部分。为了让美术馆形成完整的“领地”。陆家嘴集团投资了滨江建筑工程的改造与新建的同时,还把美术馆周围不完全隶属于陆家嘴集团的绿地纳入项目建设范围,并说服了各方相关人士合力打造花园式的艺术街区。
届时人们于花园漫步,入美术馆参观,再到江边观景。既体现建筑师的完整理念,也形成浦东美术馆的独特氛围。

浦东美术馆外观的大玻璃。 林易锴 图

从外滩看浦东,除了高楼林立,在最瞩目的位置,能看到文化的标志;在浦东,走入美术馆,也是进入美的殿堂,在此处拥有人文的享受,联动浦西与浦东。浦东美术馆的理念叫“美普西东”,其含义正是在浦西和浦东间,以艺术为媒介,再建一座沟通的桥梁,未来,浦东美术馆将以“美普西东”诠释“为了上海、为了外滩,为了浦东”。

浦东美术馆通往滨江的廊桥。 澎湃新闻 图

澎湃新闻:让·努维尔的设计方案是完全落地,还是根据实际情况有所调整?
鲍殊毅:
建筑团队在美术馆建造期间都在本地工作,所有的设计与施工都是严格按照让·努维尔的想法呈现。竣工的建筑与原先的图纸相比没有大的改动,当然为了更好地呈现展览,一些细小的局部的改动不可避免。

马列维奇作品

比如,浦东美术馆的建造灵感来源是基于马列维奇的“至上主义”,最初设计展厅天花板的灯时,也运用了马列维奇的不规则斜线条式排列,但后来我们发现这种斜线打光方式会对展览的效果造成很大的影响,因为展品多是方方正正的排列,需要光均匀地铺在画上面。通过不断的沟通和交流,我们终于和让·努维尔先生意见达成一致,所有展厅内的天花板的灯改成了与传统美术馆一致的纵向排列,便于今后的布展,其他公共区域的“至上主义”风格天花灯得到保留。所以我们仅在功能上进行针对性优化,在整个建筑的形态、设备上都按让·努维尔先生的最高标准实现。

浦东美术馆展厅。 林易锴 图

浦东美术馆公共区域走廊。 澎湃新闻 图

面向外滩,位于美术馆2和3层的两个“镜厅”,是浦东美术馆的一大亮点。两个镜厅总面积大约750平方米。镜厅玻璃后装有高精度屏幕,LED点间距达到P3屏幕的品质。如果在上播放影片,从浦西看过来就仿佛观看一场高清电影;同时它还有一些空间,可以放一些装置作品。当关闭屏幕时,黄浦江水与对面的建筑群倒映在镜子上。让·努维尔先生的设想是让其本身作为一件艺术品,又可以成为传播现代当代艺术的载体,尤其现在很多的新媒体作品,都可以通过屏幕呈现。

浦东美术馆“镜厅”,映射出外滩风光。  浦东美术馆 供图

浦东美术馆夜景 浦东美术馆 供图

泰特:授之以渔、提供咨询,非排他性合作
澎湃新闻:浦东美术馆公布了与英国泰特美术馆的展览计划,缘何选择泰特?会采取怎样的合作模式?
鲍殊毅:
英国泰特美术馆的参观人数在现当代美术馆中排名世界第一,在博物馆的排名中位列第五,是世界顶级的美术馆之一。但合作,并非是把浦东美术馆交给泰特管理,而是由我们自己运营。双方的合作基于“3+1+2”的模式。所谓的“3”,是泰特提供三年咨询。“1”是泰特为浦东美术馆办一个开幕大展。“2”是未来还有两个后续展览的可能。
浦东美术馆是由企业运营的,陆家嘴集团并非传统的、长时间从事美术馆相关行业的单位,需要有经验的泰特助力。为了顺利完成这个庞大新颖的计划,首要任务是提升自身能力。我们希望从泰特处学习到相关知识,请泰特指导我们办展的方法。

位于伦敦泰晤士河畔的泰特现代美术馆

泰特方起初并不放心借展品在一个新的美术馆办展览。一个方面认为新建美术馆没有足够的经验,其次展馆硬件与馆内的服务素质是否达标?能否保证泰特的馆藏可以以一个很好的面貌与品质向上海和中国的观众来呈现?但当我们表示愿意学习运营和办展方法,希望两方协力来完成,泰特对我们提出的理念非常感兴趣,并且相当乐意传递更多办展经验。双方召开了多次会议,泰特的负责人手把手地教我们各项模块的实践,并对我们的反馈感到很满意,也愿意跟浦东美术馆合作,并将馆藏艺术作品送往中国进行展览。

在浦东美术馆天台看到的外滩风景。 澎湃新闻 图

澎湃新闻:开幕展的计划大约是怎样的?
鲍殊毅:
开幕展将是多展同开。第一部分是与泰特合作。经过长时间的谈判,我们说服了泰特方将泰特不列颠的镇馆之宝约翰·米莱斯的《奥菲利亚》出借到浦东美术馆展出,届时将为其专门设置一个展厅。除了“拉斐尔前派”等艺术史的议题外,“奥菲丽娅”还是莎士比亚的作品《哈姆雷特》里的经典角色,目前也在考虑从“莎士比亚的作品是如何传译到中国”的角度,做一个中英之间的互动,相信观众能够一饱眼福。

约翰·米莱斯《奥菲利亚》  

其次,有一个是以“Light”(光)为主题的大展览。将展出透纳、康斯太勃尔一直到埃利亚松等艺术家的作品,讲述“光在艺术中如何呈现变化与发展”的主题。

泰特现代美术馆,奥拉维尔·埃利亚松“现实生活”展览现场

第二块是米罗作品展,米罗的作品第一次来上海展出是1994年,在上海美术馆,我当时去参观时候,就被其独特艺术表现形式所震撼。这次与我们合作的是西班牙米罗基金会,展览以最常在米罗画中通常呈现的“女人·星星·小鸟”为三大主题,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米罗展品。米罗的作品创造性很强、色彩表现也很美,这个展对孩子们也会很有吸引力。

胡安·米罗作品(2012年的上海美术馆展品)

从展览的设置上看,浦东美术馆不只一个现当代的美术馆,它是兼收并蓄的。既是“国际展览的首展地”,也是“国内艺术家的必选地”。浦东美术馆里不仅会有埃利亚松这类的现当代艺术作品,也有康斯太勃尔、莫奈等古典的展品。在未来三年的展览计划中,古典、现当代、新媒体、装置艺术等都包含其中,也表达了上海“海纳百川”的特点。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冰块观察》(Ice Watch),2018年,伦敦

同时,浦东美术馆和泰特的合作不是排他性的,而是包容的。“3+1+2”计划中的“2”也是需要在未来进一步商榷的,合作内容目前尚不确定,是完全开放性的计划。
定位:美普西东,艺径方至
澎湃新闻:浦东美术馆建筑上的缩写是MAP,如何解读?
朱亚萍:
“MAP”的首先是浦东美术馆的英译——“Museum of Art Pudong”。其次,“MAP”有地图的意思,代表着浦东美术馆在参与描绘世界艺术版图的雄心壮志。同时,“MAP”谐音“美普”,引出我们的口号“美普西东,艺径方至”。

浦东美术馆制高点“MAP”格外显眼。 林易锴 图

“美普西东”的“普”是“普及教育”,向大众普及历史到当代的艺术美学。从浦西看浦东,能看到高楼大厦,这是改革开放的成果,代表着现代化。站在浦东看浦西的时候,能看到具有历史沧桑感的万国建筑群。浦东美术馆的地理位置代表着穿越时代、连接时代,在展出内容上也会同步连接古今,这是之所以我们推出古典风格展览的原因。未来,法国奥赛博物馆、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展品都有可能在浦东展出,让观众接触历史。当然美术馆也会呈现当代的艺术,贯穿整个人类艺术的长河的美学结晶都能在这里体现。

浦东美术馆“X展厅”。 林易锴 图

“艺径方至”的意思是通过各种艺术展览形式,通往艺术的道路自然会纷至沓来。我们的英文口号为“Map Out Your Art Experience”,意为规划你的艺术之旅,或者说我们想向观众传达这样一种理念——来到浦东美术馆就是参与一场艺术之旅。

浦东美术馆内部。 澎湃新闻 图

未来浦东美术馆有四大功能——展览、美育、文创、国际交流。它会是一个“以观众为中心的美术馆”,观众在这里能够切身的感受到艺术之美。它可以成为学术的殿堂、美育的教室,也能成为旅游景点、甚至消费的空间。浦东美术馆就是这样一种融合多元的定位。

浦东美术馆天台。 澎湃新闻 图

澎湃新闻:“以观众为中心的美术馆”如何在具体运营中体现?
朱亚萍:
“以观众为中心的美术馆”是浦东美术馆的目标。我们在决策中会更多听取观众的意见;在参观的过程中,也不会强制灌输作品的解读,而是引导观众自己欣赏理解画作。为此,运营团队设计了一个特殊岗位“观众体验官”,就是让观众引领观众互动,更自由愉快地体验展览。同时,浦东美术馆不仅仅是举办展览的地方,更是一个进行公共教育的平台。我们会配合展览策划许多面向各个年龄层的教育活动。

浦东美术馆内部,大厅售票区域。  林易锴 图

我们希望带给观众的体验不仅仅是观赏展览,而是在观众进入场馆时就开始了。方便快捷的购票服务会给观众留下第一印象。除此之外,休息、餐饮、购买周边等都考虑的其中,后续还会持续与观众保持粘性互动,为他们提供会员服务,告知他们更多的艺术信息等等。这是一个全方位、闭环式流程,并逐渐形成螺旋上升的持续优化的体验过程。

灯光秀下的浦东美术馆。 浦东美术馆 供图.

同时,浦东美术馆对面外滩的镜厅大屏幕将成为的“无界美术馆”,不买门票,在外滩、黄浦江和陆家嘴滨江,就欣赏到镜厅大屏幕的艺术作品。也会与上海灯光秀配合,成为市民与游客能够无偿享受节日盛宴的一部分。但大屏幕的企划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目前的想法是委托艺术家来创作,将来可能还会考虑以公开征集的方式征集,让观众也能参与到公共作品的创作过程中,将这个窗口打造为一个开放性的平台。

浦东美术馆效果图 浦东美术馆 供图

澎湃新闻:上海目前有近90家美术馆,浦东美术馆将以何为特色?
鲍殊毅
:所有的美术馆都旨在为观众带来美的享受,大家工作是互相促进的、共同为上海带来文化繁荣。比较而言,美术馆地处浦东陆家嘴,可能更多地聚焦国际交流以及“以观众为中心”这一核心理念。
浦东陆家嘴地区每年的游客量达到九百万人/次,人流量巨大,所以我们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我们要尽可能地吸引观众,让观众通过在美术馆里的行走与观看得到艺术的熏陶。这是浦东美术馆的特色。但是总体上来说,我们和所有的美术馆一起为上海文化事业做贡献。
但相比中华艺术宫、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PSA)等国家财政全额拨款的美术馆,浦东美术馆是陆家嘴集团斥巨资打造的,并拿出小陆家嘴最后一块土地建造美术馆。在未来的运营上,浦东新区区委研究决定,美术馆交由企业运营,我们希望浦东美术馆能够以一种全新的创意与模式运作。这种模式在世界有非常多的成功案例,比如成立于1984年的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就是企业赞助模式的案例。陆家嘴集团有信心与抱负,将浦东美术馆建成国际一流的美术馆,承担起企业的社会责任,为观众提供美育的殿堂,成为美术馆界的一股清风,给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巴黎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建筑设计同样来自让·努维尔

朱亚萍:美术馆是一个完整的生态,在策划浦东美术馆定位时,我们也考虑到与周边的美术馆联动、并规划一个良性的、与其他馆有不同侧重的定位。对上海来说,现在的目标是要把美术馆的群体做得更大,浦东美术馆定位为“国际文化交流平台”,这也是中央给浦东的定位。在这片改革开放的试验田上,我们是一个综合性的美术馆(博物馆)。我们的展览也不分年代,国别,观众也不分年龄层次,从3岁到103岁都是我们的目标观众群。

浦东美术馆内部,玻璃与光构成的景观。 林易锴 图

澎湃新闻:在全球疫情的影响下,浦东美术馆是否有调整展览策略?
鲍殊毅:
我们目前的计划是4月开始进展品,6月底左右布展完成。但疫情尚未结束,依旧有一些不确定因素。
虽然,疫情导致国外人口往来减少,但上海仍然是一个国际人士居住和生活最多的城市之一,也是一个国际的窗口。随着疫苗的研制和普及,疫情会过去。而美不分东西与文化的,它是一种共性的认知。
无论是本地公众还是外地、外籍人士都在浦东美术馆领略古典与现当代、东方与西方艺术之美。我们相信,随着中国人民对于美的需求越来越大,有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来到艺术场所欣赏展品中的美。

浦东美术馆外部。  林易锴 图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