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查尔斯·盖恩斯英国首展“复数的自然、树木与面孔”于线上展出
发起人:叮当猫  回复数:0   浏览数:97   最后更新:2021/02/02 11:55:37 by 叮当猫
[楼主] 叮当猫 2021-02-02 11:55:37

来源:HauserWirth画廊


豪瑟沃斯伦敦呈献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英国首场个展,呈献艺术家全新作品。展览涵括盖恩斯著名的丙烯玻璃网格作品的两个全新系列:「数字与树木」(Numbers and Trees)与「数字与面孔」(Numbers and Faces)。

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于其位于洛杉矶的工作室,2020 ©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Fredrik Nilsen  
查尔斯·盖恩斯
复数的自然、树木与面孔
Charles Gaines
Multiples of Nature,
Trees and Faces
展览率先于线上呈献
2021年1月29日至5月1日
bit.ly/gainesLondon
(复制上方链接至浏览器或点击阅读原文,浏览线上展览)
豪瑟沃斯伦敦
23 S**ile Row
London W1S 2ET
根据当地政策,画廊暂时关闭直至另行通知
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讲述其新展作品创作始末 ©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展览于1月29日率先于线上展出,豪瑟沃斯伦敦画廊空间因应当地政策,将暂时关闭直至另行通知。您可通过复制链接bit.ly/gainesLondon至浏览器,浏览线上展览。

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数字与面孔:多种族/民族融合系列1:面孔第11号,玛蒂娜·克劳奇(尼日利亚伊博族/白人)》[Numbers and Faces: Multi-Racial/Ethnic Combinations Series 1: Face #11, Martina Crouch (Nigerian Igbo Tribe/White)],2020,丙烯酸涂料,丙烯酸片,照片,96.5 x 81.3 x 8.9厘米/ 38 x 32 x 3 1/2英寸 ©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Fredrik Nilsen  

盖恩斯在展览中继续以公式与系统概念推敲主客观领域之间的关系,探索身份认同与多元化议题,其独特与丰富的手法连接了第一代美国概念论者与后世不断推动概念主义边界的当代艺术家。

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数字与面孔:多种族/民族融合系列1:面孔第11号,玛蒂娜·克劳奇(尼日利亚伊博族/白人)》[Numbers and Faces: Multi-Racial/Ethnic Combinations Series 1: Face #11, Martina Crouch (Nigerian Igbo Tribe/White)](局部),2020,丙烯酸涂料,丙烯酸片,照片,96.5 x 81.3 x 8.9厘米/ 38 x 32 x 3 1/2英寸 ©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Fredrik Nilsen  



「查尔斯·盖恩斯:复数的自然、树木与面孔」 (Charles Gaines: Multiples of Nature, Trees and Faces)展览现场图,豪瑟沃斯伦敦,展览于1月29日至5月1日于线上展出,摄影:Alex Delfanne©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盖恩斯的「数字与面孔:多种族/民族融合系列1」(Numbers and Faces: Multi-Racial/Ethnic Combinations Series 1)是他自1978年以来创作的「面孔」系列的又一延续。在这最新的系列中,盖恩斯在创作了诸多面孔的混合图案,质问种族表现等议题,尤其是塑造了多种族身份的政治文化理念。

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数字与面孔:多种族/民族融合系列1:面孔第7号,爱德华多·索里亚诺·休伊特(黑人/菲律宾人)》[Numbers and Faces: Multi-Racial/Ethnic Combinations Series 1: Face #7, Eduardo Soriano-Hewitt (Black/Filipino)],2020,丙烯酸涂料,丙烯酸片,照片,96.5 x 81.3 x 8.9厘米/ 38 x 32 x 3 1/2英寸 ©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Fredrik Nilsen  


在准备过程中,盖恩斯寻找了自我认同为多种族或多民族混合的人们,邀请他们成为作品的一部分。

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数字与面孔:多种族/民族融合系列1:面孔第7号,爱德华多·索里亚诺·休伊特(黑人/菲律宾人)》[Numbers and Faces: Multi-Racial/Ethnic Combinations Series 1: Face #7, Eduardo Soriano-Hewitt (Black/Filipino)](局部),2020,丙烯酸涂料,丙烯酸片,照片,96.5 x 81.3 x 8.9厘米/ 38 x 32 x 3 1/2英寸 ©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Fredrik Nilsen  



「查尔斯·盖恩斯:复数的自然、树木与面孔」 (Charles Gaines: Multiples of Nature, Trees and Faces)展览现场图,豪瑟沃斯伦敦,展览于1月29日至5月1日于线上展出,摄影:Alex Delfanne©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盖恩斯表示:“在系列作品中系统性地描绘这些面孔十分有意义,这个系统能够与人类繁衍的特定主题进行类比,例如继承、宗谱、后代、血统、遗传等等,都是同一领域的主题。创作这个系统的过程中,我发现它与这些概念的关系是十分主观随意的,这也是它最吸引我的一点。”

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数字于树木:伦敦系列1,树第6号,费达巷》(Numbers and Trees: London Series 1, Tree #6, Fetter Lane),2020,丙烯酸涂料,丙烯酸片,照片,162.2 x 223.5 x 14.6厘米/ 63 7/8 x 88 x 5 3/4英寸 ©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Fredrik Nilsen  


盖恩斯在两个系列中共用了同样的系统准则,「数字与树木:伦敦系列1」(Numbers and Trees: London Series 1)是他自1986年开始的丙烯玻璃系列「数字与树木」的最新作品。

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数字于树木:伦敦系列1,树第6号,费达巷》(Numbers and Trees: London Series 1, Tree #6, Fetter Lane),2020,丙烯酸涂料,丙烯酸片,照片,162.2 x 223.5 x 14.6厘米/ 63 7/8 x 88 x 5 3/4英寸 ©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Fredrik Nilsen  


自1970年代中期,树木就是查尔斯·盖恩斯创作的中心图案,他也继续以全新的创作来系统性地探索树木形态。这些新作要比同系列的旧作规模更大,其灵感来源于盖恩斯2020年造访英国多塞特郡的梅尔博瑞(Melbury)时观察与拍下的大树。盖恩斯在旅途中探索了许多标志性的英国园林,发现多塞特郡的树木粗大宽阔,十分适合他想要创作的大型作品,便选定多塞特作为新系列的创作来源。

「查尔斯·盖恩斯:复数的自然、树木与面孔」 (Charles Gaines: Multiples of Nature, Trees and Faces)展览现场图,豪瑟沃斯伦敦,展览于1月29日至5月1日于线上展出,摄影:Alex Delfanne© 查尔斯·盖恩斯,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


关于艺术家

查尔斯·盖恩斯(Charles Gaines)肖像,图片:艺术家、豪瑟沃斯,摄影:Fredrik Nilsen

查尔斯·盖恩斯来自美国洛杉矶,是一名艺术家、教育家、2019年“爱德华·麦克道尔奖章”获得者,因其对概念艺术的发展及对洛杉矶艺术界的形成所做的贡献而备受赞誉。盖恩斯在现当代艺术语境下占有独特的一席之地:他作为概念艺术的先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是少数几位回避公开的政治表现主义,而将抽象、美学和哲学作为工具,来探索诸如感知、客观性、身份认同及社会关系等政治问题的非裔美国艺术家之一。他精湛的原创力和多元的艺术实践,贯穿于他对系统、认知和语言的严谨调研之中,并在他长达50年的摄影、绘画、装置和音乐创作中可见一斑。

通过构建在特定符号及其用于表达的系统之间的空间,盖恩斯以其独特的方法在索尔·勒维特(Sol LeWitt)等第一代观念主义艺术家与推动观念主义边界的后代艺术家[包括盖恩斯的学生埃德加·阿斯诺(Edgar Arcenaux)、安德莉亚·鲍尔斯(Andrea Bowers)、马克·布拉德福特(Mark Bradford)、山姆·杜兰特(Sam Durant)等人]之间搭建了一种关键性的联系。此外,盖恩斯也长期致力于揭示人类视觉理解中的悖论,论及此事时,他曾说,“系统从未改变,但是结果却总是不同”。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