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艺术”是属于中国特色的街头艺术?
发起人:蜜蜂窝  回复数:0   浏览数:155   最后更新:2021/01/28 20:14:37 by 蜜蜂窝
[楼主] 蜜蜂窝 2021-01-28 20:14:37

来源:artnet


2018年起,随着街头艺术在当代艺术图景中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街头涂鸦历史学家和城市人类学家Roger Gastman策划了名为“Beyond The Streets”的特别展会,旨在全方位地概括当今街头艺术与涂鸦文化的现状、实践涂鸦和街头艺术家的行动主义、传达公众自我表达的需求及其各种理念的实际内容。每年Roger Gastman都会选择不同的城市呈现展览——2018年在洛杉矶,2019年则是在纽约布鲁克林——虽然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Beyond The Streets”只得转为线上,但Gastman认为当下全球范围内画廊、博物馆和其他艺术空间的普遍关闭,恰好让本就明显开始受到关注的街头艺术、涂鸦艺术更加具有蓬勃发展的空间。一方面,这些创作与呈现本就诞生于城市户外空间,并不依赖于机构展览;而人们对于网络社交媒体更加深度的依赖让这些本就很“潮”的作品可以更加广泛的传播,并深受大众的追捧。

街头涂鸦历史学家和城市人类学家Roger Gastman


在洛杉矶举办的首届“Beyond The Streets”就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瞩目。其实早在2011年,Gastman就参与策展了洛杉矶当代美术馆举办的极度受欢迎的里程碑式展览“Art in the Streets”——这是美国有史以来第一场在当代艺术馆展出的涂鸦和街头艺术回顾展,以22000人次打破MoCA的参观人数记录,为街头艺术和涂鸦的进步做出不少贡献。对此Gastman表示:“这是一个巨大的转折,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文化这在爆炸,人们对它有极大的兴趣,这真是不可思议。”而几年后的“Beyond The Streets”则突破了美术馆的体系,更加自由而庞大的呈现在人们面前。4万多平方英尺的空间种,一百余位全球各地顶尖的涂鸦、街头、潮流艺术家们带来了自己多样化的创作——绘画、雕塑、摄影、装置、空间、电影或无法定义的艺术形式等等。除了Banksy、Shepard Fairey、REVOK、Invader、RETNA等等大家熟悉的西方面孔,村上隆作为亚洲潮流艺术明星,携手多位日本艺术家创作的巨大涂鸦浴帘也是本次展览的最大亮点之一。

村上隆带领的日本艺术家共同创作“Huge Shower Curtain Installation”,2018年“Beyond The Streets”


而在这个由村上隆带领的日本涂鸦“梦之队”中,Snipe1可谓是日本涂鸦艺术的先驱者。在日本, 涂鸦和街头艺术有着悠久的历史,但即使定义何为涂鸦本身就可能是一个棘手的话题。有些人将其与壁画之间进行区分,认为一件作品必须是非法绘成,并且包含字母(不仅是图像)才能被视为涂鸦;而对应的壁画则是在更广泛的街头艺术下的合法术语。但是,许多壁画艺术家又都来自涂鸦背景,并将涂鸦的主题、风格和能量带入了他们的作品。

日本涂鸦艺术先驱snipe1


snipe1从日本涂鸦界出现之初就开始活跃,少年时代的他投身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纽约涂鸦世界,后来甚至被禁止入境美国长达20年(甚至当他在美国洛杉矶办的第一次个展“METAZEALOT”开展之时,他本人都无法到场)。随后,他去了很多个国家,与世界各地的涂鸦社区建立了联系,直至最后回到日本,致力于日本涂鸦文化的传教工作,通过在地下的各种活动与努力,为日本涂鸦文化的兴起做出了贡献。

snipe1借鉴了街头文化的敏感性,但融合了“肮脏”的一面,赋予其鲜明的个人风格。通过突破界限,他不断地敢于打破打破陈规定型观念的危险。在创作中,他往往只使用喷漆这一种工具,将涂鸦、与日本动漫及江户时代的传统日本绘画风格冲突而和谐的交织起来。在他的作品中,snipe1让日本民间神话中的百鬼伏于铁轨与街道之上,让可爱的角色和鲜艳的色彩与“肮脏”感的喷涂方法进行对比,游走于感官冲突的边缘,将传统与叛逆、街头的现实感与各种东方神秘主义志怪风俗交叠在一起,突显了他创作中的深度与把控力,也使得他的涂鸦作品更多了一丝独特与层次感。

而作为站在亚洲当代潮流艺术(urban art)最前沿的艺术家之一,snipe1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走进展览之中。在他2018年的第一个个展“MET**IRUS don’t say it, spray it”中,snipe1试图对于“涂鸦是什么?”这一最基本也是最难以回答的问题发问。而在他看来“涂鸦有时就像病毒,拥有传染病一样的传播力。”而这种理解——涂鸦创作中涉及到的非法性与其魅力共存——也深深的嵌入到snipe1的作品之中。

村上隆、MADSAKI、Tenga One、snipe1等日本艺术家作品在2019年“Beyond The Streets”现场


在2019年个展“METABUGS-RULES ARE MADE TO BE BROKEN”中,他则是将世界各地的涂鸦艺术家比作虫子——“涂鸦艺术家们像虫子们一般遍布世界各地,在地下(艺术)世界中繁衍生存。然而一旦涂鸦创作者走出地下之时,则需要为了适应新的环境改变自己过去的风格与创作规则,因为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借此他通过借鉴街头艺术与涂鸦风格将自己的“肮脏”创作搬到了画布之上,打破了传统艺术的所有规则,让美术馆的架上作品中透着属于街头的股扑面而来的新鲜油漆味道。

2020年2月,snipe1在洛杉矶**enue des Arts画廊的展览“METAZEALOT”是他在美国的首个个展


而近日,在snipe1的Instagram上,我们发现他高兴地写到自己2020年的几件新作来到了中国,空降深圳华侨城的一家pop-up“潮流五金店”。细看之下,这并不是一家店铺,而是试图探索中国潮流艺术发展的一次群展。二十平米的空间中,日用五金、潮流装置、啤酒、滑板等等玲琅满目的陈列着——成为了“艺术”的五金用具与作为“五金”意义的艺术作品杂糅、并置,让创造力、跨界性与潮流感完美的呈现。但这个空间也还只是障眼法,当你找到正确的入口——推开五金店的隐秘之门,才真正进入了展览的内部。

展览“潮流五金店”入口


据该展览的策展人介绍,这一灵感来源于创立于2006年的美国潮流买手店 Bodega——创办人想要贩卖当时年轻人觉得“酷”的一切,这种包罗万象的售卖方式被他们直白借用于“杂货铺”的形式呈现,店铺的入口隐藏在一间小小的杂货铺里,亦取名“bodega”(bodega这个词语在纽约指小的便利店,而在西班牙语本意中就是“仓库”的意思)。“潮流五金店”则是将“hardware store”置换为“artware store”,异曲同工,不过陈列贩卖的不至于潮物,更是潮流艺术。从“涂鸦”(Graffiti)到“街头艺术”(Street art),再到自2019年开始被引爆的名词——“潮流艺术”——这个并无准确与成熟定义,无法称之为艺术门类,更像是一个标签的词汇,由于其与商业的暧昧关系和自身模糊的边界被许多所谓的权威与旧规则质疑。但也许我们正在见证一个种新艺术概念方式与艺术机制的诞生?

美国潮流买手店Bodega


如果说“当代艺术”的“当代”一词只是时间的词汇,没有任何指向性或封闭性,反映当下发生的所有艺术形式与其可能性。那么其实“潮流艺术”中的“潮流”一词,其实即是“趋势”。它既不是某种“主义”,亦不是什么“风格”;而是在年代性背景之下,基于文化风尚与时代精神发展而出的一种可以触及大众,并且受到普遍关注和喜爱的艺术形式——某种“自下而上的”、“艺术为众人而艺术”(Art for People Sake)的建构逻辑。


特别有趣的是,“潮流艺术”这个出现还不到十年的概念并没有与其对应的英文或其他语言的译名,而是纯粹的“中国制造”。从这个角度而言潮流艺术在本世纪的兴起与个人主义在东亚的日益成长有关;与荷兰黄金时代或1824年后的法国沙龙展类似,是伴随着新兴资本家和中产阶级艺术市场诞生而出现的一种现象:人们开始有需求购买艺术品来装饰他们的生活,但很少需要过于严肃而沉重的作品。于是当年买上一副画风轻松愉悦、散发柔光的“丘比特”,与今日想要高价购入KAWS“辛普森一家”如出一辙(在“潮流即趋势”这一层面上,有人建议以“Trendytional art”作为对于潮流艺术这一现象尊重而调侃的释译)

展览“潮流五金店”开幕式上,艺术家郑元无现场创作


当然,潮流艺术更加被普遍公认的英文对应是“Urban art”,作为大众流行文化与青年亚文化结合的产物,流淌着波普艺术与街头艺术的血脉。潮流艺术承袭前卫艺术(**ant-garde)的精神,表达反叛的态度与对于边缘化的关注;是追求族群、性别和阶级平等自由、相互尊重的多元主义(pluralism),是将“人人都是艺术家”的观念主义口号付诸于现实;但一切又是玩乐的、举重若轻。


展览“潮流五金店”中,snipe1的新作


而在谈及“五金店”与“潮流艺术”的关系时,策展人则表示:“五金店是生长于街头的一种智慧:它渗透于街尾巷道,小小的空间里充斥着各色千奇百怪的工具、零件,像一个奇特的展厅一般,把巨大的现代化生活拆解开来陈列——不可见的内里、角落与如何建构……它生活化却超越日常,它品类繁复却每一件都可平分秋色,它看似杂乱无章的堆砌着却形成了属于自我的独特语言。恍惚间,我们发现这些形容放在’潮流艺术’上,也那么的恰如其分。潮流艺术深深的植根于大众文化,却有着鲜明而不羁的个性;看似是不登高堂被边缘的亚文化,却反而是更多人口基数可以与艺术交流的切口。潮艺术家随手拈来、无所不在的创作灵感,追求反复堆砌、以数大为美的’极繁主义’与街口那个五金店竟然共享着这般相似的美学逻辑。”

展览“潮流五金店”现场


如今,“五金店”这样一种民间智慧正在被“消费主义”的浪潮逐渐抹去。资本介入、连锁化、整洁亮堂、统一规范……随着城市改造、大型仓储式杂货店的不断冲击,我们正在失去曾经属于街头的个性与乐趣,失去一切野生的痕迹。反消费主义作为潮流艺术家所共享的母题,某种立足于市场内部的反叛,让潮流艺术显得格外狡黠而可爱。“潮流五金店”中,也许不见五金,但却试图想要留住中式五金店的独特街头气质——我们没有经历过西方的涂鸦运动,对于hip-hop、滑板、摇滚等也许也接触的较晚,但关于颠覆与反抗、个性与态度、多元与开放也存在于我们的街头。一切五光十色之“物”(object)皆可和谐共存于小小的五金店空间,于是“五金”被抽象了,成为了某种概念化的“潮”、“包容”与“跨界”。


在“潮流五金店”开启期间,恰逢中国新年,还会有各种各样最接地气的“”潮流“活动与大家见面,试图探讨如何让青年一代更加好的接受优秀的中国风俗文化。


“五金开年·写春联”活动现场


以下是更多“潮流五金店”展览现场:

展览“潮流五金店”现场,ROCK LEE作品

展览“潮流五金店”现场,欧阳儒与他自己的作品合影


展览“潮流五金店”现场,JAMES LEE作品


展览“潮流五金店”现场,TOP30的公共艺术装置《常威,还说你不会武功》

展览“潮流五金店”现场,限量版潮玩

展览“潮流五金店”现场,罗乐的潮流植物装置

展览“潮流五金店”开幕式,新媒体试听现场演出

展览时间:2020年12月18 - 2021年2月28
展览地点: 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创意文化园F106空体实验室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