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你希望艺术圈有什么真正变化?
发起人:wangxiaoer97  回复数:0   浏览数:166   最后更新:2021/01/25 11:28:47 by wangxiaoer97
[楼主] wangxiaoer97 2021-01-25 11:28:47

来源:artnet


一群参观者在波士顿美术博物馆内
图片:Photo by Jessica Rinaldi/The Boston Globe via Getty Images


经历了惊心动魄的2020年之后,我们大多数人都急切地期盼着来年更好。因此,我们邀请了一批策展人、艺术家、画廊主和经纪人,连同其他业内专家,让他们说出希望在2021年看到艺术世界发生变化的方式——以及如何将其变成现实。

图片:Courtesy of Michele Pred and the Art of Equal Pay

如果2021年我能改变艺术界的一件事,那就是缩小女性艺术家的性别和种族薪酬差距。我目前正在开展一项名为“同工同酬艺术” (the Art of Equal Pay)的活动,呼吁所有具有女性身份的艺术家在2021年3月31日同工同酬日当天将作品价格提高15%。最初,这一举措是在去年同工同酬日开始的。然而,因新冠疫情冲击,项目被搁置了。
——Michele Pred,艺术家

Wolfgang Staehle,《Art Is Lost in This Town》,1989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Postmasters Gallery

对商业的一味强调是有害的。每个人都需要生存,但人们希望有一些其他层面的运作,而不仅仅是100%由经济成功来决定的。我有一个点子,就是为藏家开办一所“夜校”:以求知欲取代投机的再教育课程。我可以以最低的报酬教他们,因为“每个人都需要生存”。
——Magda Sawon,Postmasters画廊主兼总监

洛杉矶盖蒂中心,孩子们排队入场
图片:Photo by D**id McNew/Getty Images

也许博物馆和画廊可以为特别为学校开放。还可以把观众群体扩大到老年人。现在的社会氛围中,有一种强烈的被孤立感和遗忘感。
——Sean Scully,艺术家

图片:Courtesy MoMA, photo by Paula Court

我希望2021年能给日常生活带来更多的平等,也给那些积极支持彼此的有色人种同事带来更多的平等。这意味着要重视起那些经常被忽视的工作。让有色人种也可以围绕艺术项目与观众的关系和艺术机构的未来等议题展开对话。将资源重新分配给博物馆内外社区的有色人种。保持谦卑,让不同经历和想法的人们产生新的价值模式。
——Thomas Lax,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新媒体和行为艺术部门策展人

Shantell Martin为2017年的展览“Shantell Martin: Someday We Can”创作壁画
图片:Photo by Connie Tsang, courtesy of the Albright-Knox Art Gallery, Buffalo

去相信一年时间能让艺术圈产生真正改变的想法也许很傻很天真,不过在某些领域,我们可以开始做的是:要求更高的透明度,进行更多对阻碍市场流动行为的监管,解决艺术家不得到报酬的现象等等。或者,我们可以呼吁那些雇用助手的艺术家,给予他们署名权。
——Shantell Martin,艺术家

图片:Photo by Jennelle Fong

卖作品给黑人藏家!我在2020年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上就曾提出这点,并且不认为这个问题到现在得到了解决,因为我们已经被疫情、杀人的警察和一个支持白人至上意识形态的总统所吞噬。我仍然希望有色人种藏家可以接触到他们想要的艺术品。我也很感激我所有的藏家,他们其中很多人都是我事业的忠实赞助者。随着艺术市场及艺术家的多元化,藏家群体的结构也应如此。
——Genevieve Gaignard,艺术家

Robert Bordo,《crackup #14》,2019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Bortolami Gallery, New York

试着去减缓超级画廊的发展速度吧。因为如果没有中小型画廊,就不会有一个令人兴奋和富有创意的艺术世界。比如,如果在一个双年展上80%的艺术家被三四个大型画廊代理,这种现象挺不健康的。或者,当大画廊们占据了艺博会的主要展位时,这意味着我们没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虽然我本人就是从大型画廊出来的,也对它们的存在感到很高兴——因为它们能呈现一些非凡的展览——但作为一名现任画廊经营者,我不想让它们一点一点地“吃”掉我。
——Stefania Bortolami,Bortolami画廊创始人兼总监

Kennedy Yanko的装置作品《Feel For》
图片:Jordan Rathkopf

在过去的一年里,艺术界已经展示了应对新冠疫情的能力。而我希望看到艺术界在逆境中继续创新,这也是出于对它内部迸发出的巨大创造力的尊重。与此同时,我们永远都需要透明的方式,希望2021年能建立更多的艺术门户,让我们都能更深入、更充分地了解艺术,
——Kennedy Yanko,艺术家

Roger Gastman
图片:Ian Reid

永远不要忘记保护艺术家和他们的利益。人们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他们所创造的商品和服务上,但最重要的部分总是艺术家。我看到太多危及艺术家版权或知识产权的交易。绝不要动摇,要永远保护艺术家的权利!
——Roger Gastman,策展人

Dara Birnbaum,《Technology/Transformation: Wonder Woman》,1978-79
图片:Courtesy of the artist

这是一个非常动荡的时期。艺术界应该对这些时代做出回应,而不应被它们所主宰。正如我们看到需要对资本主义制度进行必要的改革,艺术世界也必须改变它目前的地位,使商品不再是它的最终目的。无论种族或信仰,最好还是把重点放在艺术家和作品本身之上。
——Dara Birnbaum,艺术家

图片:Image courtesy of Protocinema

没有回头路,只有前进。如果我能在2021年改变艺术界的一件事,那我希望减少材料、航班和运输的消耗。我们可以通过真正的合作来做到这一点。
——Mari Spirito,Protocinema执行总监兼策展人

2019年,艺术家Yinka Shonibare在1-54当代非洲艺博会上展示的作品

新冠病毒进一步证明了现有的不平等现象有多么严重。多样性和包容性至关重要。虽然我们处于全球疫情之中,但并不意味着我们之前正努力推进的变革要半途而废。我希望看到更多有意义的、富有成效的、与世界各地的艺术家的合作。艺术界不能再回到之前的常态了,相反,它需要适应性和灵活性,态度和方法都需要改变,这将有利于艺术世界在新冠疫情后的自我重建。
——Touria El Glaoui,1-54当代非洲艺博会创始人

图片:Christopher Dilts

现在是具有挑战性的时期,我们需要竭尽全力去应对。但在进入疫情的第二年之际,我希望我们也探索并拥抱它可能带来的机会。让我们一起减少飞行次数,对环境负责,扩大本土资源共享,并在疫情后继续进行远程规划(尤其是会议)。城市、艺术机构和非艺术机构如何合作,艺术家如何利用新的数字媒体来制作更容易理解的艺术作品,这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Christine Mehring,芝加哥大学艺术史教授

图片:Image courtesy Sumayy***ally

我们成长在一个社会、生态和政治与想象世界都两极分化的世界。梦想和倡导一样具有政治意义。我们需要从内部进行设计和重组——一些“其他的”世界观可能会形成完全不同的结构。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知识扼杀之后,我希望看到人们开始接受深入的倾听。
——Sumayy***ally,建筑师

Amal Khalaf

在2021年,如果我们为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为我们所服务的社区创造一个可供休憩的空间,它会是什么样子?2020年后,我无法像往常一样回到艺术界。现在有这么多人开始相互依赖,我希望我们能在这个改变的时刻继续前进。
——Amal Khalaf,策展人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