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刘建华:白纸 | 昆明当代美术馆
发起人:小白小白  回复数:0   浏览数:178   最后更新:2021/01/19 13:25:34 by 小白小白
[楼主] 小白小白 2021-01-19 13:25:34

来源:昆明当代美术馆


白  纸
2021.01.16—2021.04.11
昆明当代美术馆

艺术家:刘建华
策展人:崔灿灿


展厅现场






















“白纸”取自刘建华近几年最为代表的作品,也是此次展览的名字。亦如白纸本身的象征,它是书写和描绘的开始,它可以包含万事万物,承载思想,书写神圣,也可以一无所有,只是白色本身。于是,“白纸”赋予展览全新的叙事结构,成为展览的象征。

”白纸“挂在墙上,轻薄、简单,也因此接近纯洁和完美。微微翘起的一角轻声道出,时间的存在,它也揭示了刘建华创作中最为核心的部分,如何通过”物”的时间和空间,重新召唤我们的深层感知。在这个感知中,具体的形象和题材只是一个凭附,透过由泥胎烧制的物品,让我们重返世界的之初,重返所在,万事万物都有其所在,亦如白纸作为开始的存在,火焰成为永续的象征。


几个空间成为展览的不同段落,像是散落的诗句。从吊在空中的箭开始,光阴如梭,凌厉而至,我们进入了一个纯洁的、恍惚的时空之旅。接连不断的空间中,有的像教堂,将我们引向造物者的神圣,几张白纸的卷曲,四面如琥珀的水滴;有的像是园林,空间错置,火苗海浪般的将我们包围,或者是时光流逝,黑色的铁板上,仍闪烁着正午金色的阳光;有的只是一个房间,寻常之物静默其中,与现实有着微微的差异。无论是泡沫、水滴,还是抽象的线,肃穆的方与圆,它们有关联,亦有缝隙和距离,时间在这些缝隙里可长可短,空间在穿行中时远时近。


陶瓷是实现这一感知的重要途径。刘建华重新激活了“陶瓷”在当下的含义,延展了陶瓷的领域、属性和功能。陶瓷在刘建华这里,不再是一个带有明确历史属性和地区符号的名词,而是一个不断开放的动词。陶瓷获得了它最为恰当的表达状态,既有材料的不可替代性,又促使观念得以精确的表达和升华。

在刘建华的作品中,有一个与我们现有的世界同样复杂的世界,一个由最简单的形式和物体召唤的世界。刘建华目光不再停留在地域性的经验,而是呈现更为普遍的人类共同经验,关注时间的存在,物与自然的哲学,生命中普遍存在的感知。在刘建华的作品中,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受,它们不是对象,而是一种我们所经历的,但又无法被描述的感受。例如某天正午水泥地上的阳光,远处桌子上一张空白的纸,傍晚窗外几滴落下的水。它们不属于任何一个时代,它们是这个世界的普遍所在,是记忆、空间、时间与人的情感的多重投射。

这种感受与观念,在埃利亚松的太阳,卡普尔的云门,河原温的日期画中,有着异曲同工的存在。刘建华通过不断的实践,延展了艺术的含义,一种由视觉的无限和逻辑的不可及带来的感知力量,它们远比文本与道理更动人,也更悠远。亦如万事万物的法则,可解的难以恒古,不可解却永留心底。


我们把这个展览想象成一叠白纸,或是一本金色的笔记,每打开一页,感知就将观众引向不同的情形。这些情形有历史的,个人的,它涵盖了刘建华近30年的创作历程中的种种切片,在故园如乡愁般的陶瓷中出走、回归、提升,又因提升而忘却。有现实里廉价的泡沫,箭的凌厉,生活中在与不在,是与不是的感知。或是自然中的光线、水、风与火种,彼此交织,如梦境,如幻象。但它们又似乎哪里都不引向,只是透过艺术本身,重新发现并指出,我们不可把握的永恒,注定流逝的光阴。


在昆明的阳光下,在刘建华的作品中,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策展人:崔灿灿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