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身陷困境 艺术家如何在可怕一年找到永恒
发起人:蜡笔头  回复数:0   浏览数:200   最后更新:2021/01/17 20:54:32 by 蜡笔头
[楼主] 蜡笔头 2021-01-17 20:54:32

来源:凤凰艺术


大卫·霍克尼在2020

去年,大卫·霍克尼(D**id Hockney)在自己位于法国诺曼底的小屋中,用手中的Ipad,共创作了220件作品以抵抗疫情下的困境。在艺术的世界中,春天不会取消,秋天也不会取消。或许就像他所说的,“我们需要艺术,并且我真切地认为它可以缓解压力。压力是什么?是对未来的担忧。而艺术是现在。”近日,在去年上半年经历过一次网络热潮之后,大卫·霍克尼又一次出现在了媒体面前,并表现出了极大的幸福感。


“就像对于我们的小狗来说,生活中唯一真实的东西就是食物和爱。我真的相信这一点,艺术的源泉也是爱。”

“我爱生活。”

从去年到现在,当新冠病毒使全世界陷入困境之时,艺术还重要么?艺术家又能做些什么?艺术家大卫·霍克尼建议人们“去认真地看待一些事物并思考自己真正看到了什么”,“拿出画笔,把相机收起来”。这位83岁高龄的艺术家,去年以来一直与其宠物在法国诺曼底的宅邸中自我隔离,专心地描画着诺曼底的景色,为危机中的人们带来“美好喘息”。

思考一下,如果你是世界上最受欢迎和最受推崇的艺术家之一,你将如何在疫情期间自我隔离?

这位83岁的艺术家说:“我知道要做到我这个年龄真正有价值的事情,我必须将自己孤立起来......自去年三月份开始一切就被封锁了,我根本不介意,因为这意味着不会有任何访客,而且我可以长期专心工作。而我做到了。

毫无疑问,长期居住在洛杉矶的大卫·霍克尼在过去的两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法国诺曼底的一间17世纪的小屋中。里面有一个新的工作室,两个助手和他的狗Ruby。霍克尼坐在那里,背后是熊熊燃烧的火炉中,一只手拿着一杯不含酒精的啤酒,另一只手捏着香烟。就在近日,在去年上半年经历过一次网络热潮之后,大卫·霍克尼又一次出现在了媒体面前,并表现出了极大的幸福感。

不管昨天怎么样,鸟儿总是用歌唱开始新的一天 ! (笑脸)

可以说,这位艺术家正在享受一生中最富有成效的时期之一。自去年10月以来,他的第一批诺曼底绘画(主要是他的新生活)一直在巴黎的勒隆美术馆展出,将一直延续到2月底,并计划于今年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和巴黎进行展览 。

“当我们一开始到这儿时,就看了三个小时的美丽日落,我对JP说,能画出诺曼底的春天真是太好了”。JP是霍克尼的工作室助理兼合伙人,让·皮埃尔·贡萨尔维斯·德利马(Jean-Pierre Gonçalvesde Lima)。

因此,在2020年2月开始,借助着法国隔离的时机,这位永不止步的艺术家上传了一幅水仙花,题为“记住,它们不能取消春天”。而最近,他又在艺术媒体上发布了更多作品,并保持着某种怀念之情:“请记住,它们也不能取消秋天。”

当你试图破门而入时,不妨看看有没有开着的窗户!

同时,受疫情影响,英国国家肖像美术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不得已中止了以霍克尼的个人肖像作品为亮点的回顾展。馆长尼古拉斯·库利南(Nicholas Cullinan)在自己的Instagram账号上也展示了这件画作,并在配文中说明,尽管霍克尼与外界隔绝了,“但他仍在不懈地创作,并密切观察着不同季节之降临。”

在去年一天的时间,通常,艺术家会在夏天的凌晨5点起床,然后开始在iPad上绘画。他说,每幅作品大约花了一天半的时间,“而且我每天都要工作。我会出去寻找在这里要画的东西,而我总是能找到。”

事实上,苹果、木瓜和果树,就已经提供了充足的素材。

他说:“我从三月份开始描绘裸露的树木,四月份第一朵花开了,然后我画了出来。”

然后是更多的花朵,叶子开始长大。花朵掉落,只剩叶子。最终秋冬时节,树叶也会全部掉了下来。



而在近日被问及在新环境下他对自然的看法是否有所不同时,大卫·霍克尼回答说确实如此:“在约克郡,我们住在海边,我常常不得不开车几分钟到我要绘画的地方。在这里,我就在其中,我非常了解树木。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天堂。

事情总会变好的。现在也许是急风骤雨,但是不会永远都在下雨!

2020年,大卫·霍克尼在iPad上创作了220幅作品。

在大卫·霍克尼73岁高龄时,他拥有了自己的第一台iPad,开始运用iPad进行创作,颠覆以往对于笔触和线条的习惯性表达。




勒隆美术馆馆长让·弗雷蒙(JeanFrémon)说,霍克尼对此项目感到非常兴奋。

“具象画家需要寻找新的课题来激发自己。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或罗伯特·马瑟威尔(Robert Motherwell)的脑海中浮现过许多东西,而大卫多年来一直在加利福尼亚和约克郡画画,他需要一个新的挑战。他喜欢光线变化,可以在自己的房屋周围走来走去,光线、时间、空间和季节都有无尽的变化。”

如今,大卫·霍克尼的许多最新作品都在《纽约客》封面上,他的许多iPad图纸都在这里刊登。

霍克尼的工作室没有电视,但他在去年看了许多书。目前正在阅读约翰·莫切里(John Mauceri)撰写的《对音乐的热爱:听觉艺术指挥指南》,除了重读马塞尔·普鲁斯特(Marcel Proust)外,他最近还阅读了古斯塔夫·弗劳伯特(Gust**e Flaubert)的小说《感性教育》(Sentimental Education),乔治·埃利奥特(George Eliot)的小说《中间派》(Middlemarch)和盖伊·德·莫帕桑(Guy de Maupassant)的书籍。

为了致敬贝多芬诞辰250周年,这位艺术家最近还以绘画的方式绘制了贝多芬的iPad肖像。随着年龄的增长,霍克尼的听力已大大恶化,由苹果公司委托创作的《聋哑贝多芬的彩色肖像》无疑增强了霍克尼对音乐的热爱,以及其尽管失聪也能创造出色艺术的顶级能力。

此外,霍克尼不再去餐馆用餐,“因为我真的听不到别人讲话。我只是听到一个很大的声音,而且我在洛杉矶多年都没有外出,只是在家工作,就像毕加索或莫奈那样。这就是他们所做的一切。”


霍克尼的下一件作品是受11世纪Bayeux Tapestry启发的,后者是一种长卷轴状的11世纪刺绣亚麻布,描绘了诺曼的征服,并长期吸引着大卫·霍克尼。艺术家一直在进行初步制图,并计划在诺曼底用六块10米高(约33英尺)的画布描绘一年,在今年秋天在橘园博物馆展出。

霍克尼表示,他预计今年年底再回到洛杉矶,但他肯定会回到诺曼底的。这位现年83岁,已经有了67年烟龄的艺术家认为,他自己“很可能”会获得COVID-19疫苗。

“我们在这里一切都很好,”他补充说,“我们都对我们所做的事情感到兴奋。视觉艺术家可以呆在里面,他们可以工作。演员们处境艰难,音乐家正处在艰难时期,表演者需要观众。但是,如果你像我一样是视觉艺术家,这正是我们可以找到永恒的机会。”

“作为大自然的其中一份子,我们愚蠢地与大自然失去了联系。这一切都会及时结束然而然后呢?我们从中学到了什么?我已经83岁了,我将会死亡。死亡的原因是出生。”

“我们需要艺术,并且我真切地认为它可以缓解压力。压力是什么?是对未来的担忧。而艺术是现在。”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