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为:如果在全国开100家iag艺术院线
发起人: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回复数:0   浏览数:96   最后更新:2021/01/13 10:45:57 by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楼主] 动次大次动次大次 2021-01-13 10:45:57

来源:ARTSHARD艺术碎片


“我们就是要让所有的人、机构和商业尊重艺术;但是一旦艺术进入了市场,进入了画廊,进入了渠道之后,它就变成了产品,那艺术家和艺术从业者就需要尊重商业的逻辑。”

——周大为


前不久,由ART021联合创始人、Cc基金会创始人周大为策划的展览“光敏剂——新视觉的十五个样本”在南京位于鼓楼中央路核心地段的金茂汇商场开幕:国内外15位艺术家以“光”为创作媒介,将他们的装置、绘画分别放置在商场6楼秀美术馆 × iag、户外广场及1楼公共区域。

ART021联合创始人、Cc基金会创始人周大为


不难看出,继2020年6月份iag艺术院线与TX淮海|年轻力中心联合发布的展览“野蛮院线”之后,周大为想呈现一种以iag艺术院线为理念不断将艺术与大众、公共、商业建立更密切关系的新模式。从展览来看,选择的17件作品的特点不仅体现了艺术家自身的创作视角,同时更侧重于强化、激发大众的艺术参与度,而作品中所讨论的话题,也可以引发部分观众进行深入地思考,在不同的层次和维度中寻觅幻觉与真实的边界,体会艺术与社会的关系。周大为觉得“不论是ART021,还是iag艺术院线,这两者都是一样的理念:艺术一定要走进大众,而商场和社群是目前最具人气和最容易让艺术走进大众的地方。将艺术全产业落户在南京,或许没人能比我们做得更好。

徐震,《无题》,2007,钢材、钢化玻璃、玻璃钢、硅胶等,296 x 200 x 1012cm x 2

陈抱阳,《仿生人会梦见海底城吗》, 2019,虚拟现实、玻璃迷宫、声音,尺寸可变


周大为在2020年提出的iag艺术院线模式,意在结合艺术与商业地产两大行业的力量,以创造一种无界的艺术跨界新模式和沉浸式的艺术体验,打造国内首创的“艺术院线”新概念。


而iag艺术院线从上海走向全国的第一站是南京,此次展览是为金茂汇在明年即将完成的业态升级改造与“览秀城”更名活动预热。南京金茂汇致力于打造一座引领南京年轻文化的新地标,这与iag艺术院线将当代艺术融入年轻文化的理念不谋而合。因此,展览也在探讨当下艺术展览与商业空间的相互关系,希望能以全新的合作方式催化更多艺术形态的可能性。

陆平原,《每一位伟大的猫背后都有一个默默支持的主人——大宗》,2017,木头、金属、布,430 x 290 x 240cm

段官来&郝炜帅,《旧日支配者》,2019,灯、金属、木船,500 x 500 x 250cm


随着越来越多的产品开始转向线上销售,以及物流、供应链的不断融合与完善,电子商务与传统商城已经形成了分庭抗礼之势,而前者似乎更胜一筹。“现在人们可以在网上购买到比商场中价格更为便宜的商品,按照这种逻辑商场中的客流一定会减少。以前是’线上体验、线下购物’,但是现在已经变成’线下体验、线上购物’,商业必须要转变营销策略了。”周大为说。

“光敏剂——新视觉的十五个样本”展览现场


那么,在大型商场中,究竟什么是电子商务无法攻克的?那就是现场的、直接的体验。如果商场能够抓住顾客在现场体验的时刻,进一步扩大活动的范围,那么就会给商户带来收益。所以iag艺术院线就是要吸引更多的人来到商场,享受当代艺术带来的视觉体验,从而带动餐饮、零售、展演等消费行为的发生。


商业地产的定位及招商思路决定了它的成败,艺术项目的介入相信会吸引更优质的商铺入驻。“我们选择的合作对象是理解未来线下业态的商业地产项目,这样才能进行深度的合作。所以iag艺术院线中的每一个产品都在选合作伙伴,并不是说只要商业地产提供重组的资金就能开展长期合作的。”周大为直言不讳。


“光敏剂——新视觉的十五个样本”展览现场


而当问到周大为什么是iag艺术院线的合作标准时,“艺术”二字脱口而出:“艺术的本质绝对不能妥协,但是它的呈现方式可以是大众化的,这就是iag艺术院线的使命感和价值观。”周大为认为,艺术的本质,是不需要任何东西来给它赋能,这才是艺术;但是反过来,艺术却能赋能一切。“我们就是要让所有的人、机构和商业尊重艺术;但是一旦艺术进入了市场,进入了画廊,进入了渠道之后,它就变成了产品,那艺术家和艺术从业者就需要尊重商业的逻辑。

朱玺,《ONE-喋血双雄》,2017,霓虹灯、亚克力,200 x 150 cm、180 x 140 cm

iag团队x王智一,《纳喀索斯》,玻璃、镜面、LED,尺寸可变,2020


从中国艺术市场生态构建的角度来说,周大为与其他两位创始人所做的ART021确实成为了一个世界级的艺术博览会;他作为一名艺术从业者,一直在研究如何向观众、藏家提供最好的艺术服务,去帮助潜在的艺术爱好者去开始收藏,将品牌与艺术进行跨界合作,所以周大为既理解商业,又理解艺术。“大多数艺术家没有办法去理解商业的需求,他也不会想去理解,需要有像iag艺术院线这样的模式去做当中的协调。”周大为说。

邓悦君,《漫衍系列No.3》,2020,黄铜、铝合金、不锈钢、电路模块、LED,220x70cmx10


那究竟什么是“艺术院线”?其实就和电影院线的概念相似,电影院线就是指以影院为依托,以资本和供片为纽带,由一个电影发行主体和若干电影院组合形成的一种电影发行放映经营机制。“我希望‘艺术院线’能够具有传统商业空间中电影院的功能,因为对于电影院来说,一年的观影人数和门票收入都可以获得精确的统计数字。如果说我在全国设置100家iag艺术院线,这也就意味着我有100个电影院,所以我就可以成为艺术展览的发行商,把艺术作品变成大众消费品的一种,这让一些年轻的艺术家除了卖作品之外还能获得一个赚钱的渠道,何乐而不为呢?”周大为说。


周大为对整个当代艺术产业进行了全面的逻辑分析,指出产业的赢利点:作品出售、IP授权、门票收入与资金赞助四个部分。因此,iag艺术院线针对上述四点设计出不同的产品,如艺术潮玩零售店、艺术家联名商品、艺术教育、艺术社群、数据互联、商业公共空间临时改造等等。他认为这在全国各地会有非常大的需求

石至莹,《火星》,2010,布面油画,200 x 200 cm x 3

张恩利,《空柜》,2012,布面油画,250 x 380 cm

赵要,《很有想法的绘画,I-417》,2014,布面丙烯,180x180 cm


问到周大为下一步的工作计划,他继续侃侃而谈:“下一步要占领一线城市,然后再辗转二线城市;等到一线城市与二线城市的市场成熟后,我们再去三线城市。我们的目标就是让艺术进入到所有人的生活中。iag艺术院线在同一个城市与1~2家商业地产进行合作,我们需要综合考虑消费者的喜好、商业地产的位置和运营的成本等等;我们目前就是在大量的积累艺术家与IP授权方面的资源,一些大型的项目我们也会选择交由艺术家来参与整体的规划工作,这样就可以形成一个三方合作的模式。”周大为说。

“光敏剂——新视觉的十五个样本”展览现场


当代艺术是一种脱胎于经济文化的意识形态:既然艺术家身处当下的时代境遇里,那为什么不将艺术的边界拓展得更广、去发掘并创造这个世界最为核心的“交易语言”?同济大学陆兴华对此艺术现象进行了深入探讨:“在这个不断升级的互联网时代里,我们也仍要激情地做商业,做激情的商业,把生意做成激情,因为那就是做艺术、做展览。”谈到对于iag艺术院线的展望,周大为表示还是要慢慢推进,这种新的合作模式最终会发展成什么样,他也无法预料:“如果你一定要问我有没有一个目标规划,那我希望iag艺术院线能在5年内落户50个城市。

“光敏剂——新视觉的十五个样本”展览现场


如果iag艺术院线能够全面铺开,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当代艺术展览发行版图”,那么当代艺术与大众的接触会不断增加,大众的审美也会在与作品的碰撞中出现一些新的现象。而从某种角度来说,当代艺术实际上是反精英的,并且关注社会,所以将它放在商城中或许有更多益处。而一些评论家认为当代艺术是反资本的,但是反资本的艺术同样也需要资本,所以iag艺术院线对于艺术家创作的自持作用就会进一步显现出来。现在已经不再是艺术家单打独斗或是抱团取暖的时代,手工作坊与艺术家村已经被一一击破;中国的当代艺术发展需要在艺术产业社会分工明确的情况下,巧妙地借助资金的力量壮大自我。


图片资料致谢艺术家及iag“艺术院线”

返回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