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圈为什么应该改掉“实习=无薪”的潜规则?
发起人:八卦连环掌  回复数:0   浏览数:89   最后更新:2021/01/12 10:04:50 by 八卦连环掌
[楼主] 八卦连环掌 2021-01-12 10:04:50

来源:artnet


图片:Photo by In Pictures Ltd./Corbis via Getty Images


我从事艺术商业的14年里,我和几十个实习生一起工作过。绝大多数实习生都雄心勃勃、勤奋好学,其中有不少人后来在画廊、拍卖行和其他地方取得了成功。在他们工作的初期,薪水大约仅够支付房租。

这种情况不仅不公平,而且对企业本身也不利。对一整个行业来说,这种方式限制了机会,也限制了自身增长潜力的发展。然而,好消息是,我们可以采取一些具体的做法来纠正这个现象。

从我的经验出发,艺术行业实习生不会像好莱坞故事中的人物那样被派去拿干洗的衣服或者端咖啡。他们被赋予了真正的工作责任,也就是需要在专业环境中运用学识完成任务。比如,你随手拿起一份拍卖目录翻一翻就会知道,如果没有实习生们的辛勤工作,它是不可能存在的。

实习提供了发展专业技能、获取知识、建立人际网络以及试错的机会,这些都是宝贵的经验。

但,这也许就是大多数实习都不支付薪水的原因。萨顿信托基金会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发现,英国86%的艺术实习是无薪的,而且大多都不刊登公开招聘广告。虽然博物馆领域已经在解决这一问题上努力,但商业领域的行动却少得多。

萨顿信托基金会的报告指出:“实习正日益成为毕业生就业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然而,很多实习机会是有些排外的,并且偏好那些出身较好的人,这阻碍了社会流动性。

关于艺术商业领域工作人员的统计信息很少,但我们知道,大部分还是白人。英国艺术理事会最新的多样性报告显示,在它资助的组织中,只有9%的员工是黑人、亚裔及其他少数族裔。(可以对比一下最新的人口普查结果,所有英国人口中,非白人的比例都达到了14%。)

富艺斯伦敦,拍卖专家们正在接受电话竞价委托
图片:Photo courtesy Phillips


机会囤积

珍贵的机会似乎更青睐“有背景的人”。例如,佳士得每周付给伦敦的实习生们369.25英镑(约合人民币3240元),如果每周工作35个小时,那么每小时就是10.55英镑(约合人民币92元)略低于伦敦目前的平均时薪水平——10.85英镑(约合人民币95元)。与此同时,富艺斯的招聘广告中写的是“以最低工资为标准”;苏富比则将其职位描述为“带薪”,但并未给出薪酬细节。

当然,这并不是特别针对某一家公司。在拍卖行、画廊和艺博会上,人们都真心希望拓宽获得机会的渠道。但为了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共同解决一些结构性问题。

不言而喻,在现在的行业情况下,唯一能够接受无薪实习的群体,是身上没有沉重债务、且有独立经济来源、最好在业内还有人脉的人。福特基金会总裁达伦·沃克(Darren Walker)称,这是“一种特权,已经成为认识合适人选的先决条件”。

我经常被朋友和同事请去和寻求职业建议的人交谈。我的回答总是“我尊重你的努力”——但也有一些同样有能力、但现在落后了一步的人,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合适的人脉。

经济学家理查德·里夫斯(Richard Reeves)曾提出一个对社会人力资源流动性有负面影响的概念,他称之为“机会囤积”(opportunity hoarding)。这导致有机会的人会有更多机会。而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障碍的感觉又是切实的。去年年初,社会流动性委员会的一份报告称,在18至24岁的年轻人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人认为如今英国每个人都有公平的机会。

基于此,艺术界必须明确自己在社会中的角色。因为如果一些背景偏弱势的年轻人只看得到障碍、看不到进步的前景,艺术界就会错过更有创造力的人、更多的盈利机会。麦肯锡关于多元化和包容性商业案例的最新报告发现,“多元化的公司更有可能在盈利能力上超越多元化程度较低的公司。”

一位实习生在白南准的一件由霓虹灯拼成的美国地图前
图片:Photo By Tom Williams/Roll Call/Getty Images


三个臭皮匠 胜过诸葛亮

埃森哲(Accenture)最近进行的一项研究也发现,当员工在一个明显更加平等的文化中工作时,他们更有可能创新。去年,当企业谈论他们如何应对疫情隔离带来的挑战时,这个词经常出现。但如果他们的团队没有多样化和包容性,他们又将如何在创新方面处于有利位置?

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教授斯科特·佩奇(Scott Page)说:“如果一个人只是去复制团队当中最优秀者的行为,那么他所能作出的贡献必然不如一个有着不同想法的人。”简而言之,“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的前提必须是整个团队有多元性,这也是重视创新的企业团队更具包容性的原因。

为了做到这一点,艺术界需要积极吸引各种背景的年轻人。首先,给所有初级职位提供最低生活工资。但我们必须走得更远,必须停止囤积机会。

Carl Kostyál画廊已经证明,我们可以在这个方向上采取更快速且有意义的措施。最近,这家画廊推出一个赞助方案为希望从事艺术的黑人学生提供三年的金融援助,每年可达5000美元。

的确,我们应该去到大学里,鼓励人们在这个行业工作;我们应该让行业中那些崇尚天赋和创造力的人来帮助更多人入行;我们应该把优秀的初入行者聚集在一起,接受额外的教学和发展规划,在行业内创建一个可长期发展的社区。在他们的实习工作结束后,应该帮助培养他们的职业生涯。

观众在安尼施·卡普尔的作品前
图片:Photo courtesy of the High Museum of Art, Atlanta


它为什么重要

2020年对艺术行业来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到去年年中,画廊销售额估计比前一年下降了36%;主要拍卖行的年收入下降了16%-25%;许多人失去了工作。有人可能会觉得,在这种时期去讨论实习招募的问题是不太符合当下心情的——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在2020年中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接受调查的画廊中,只有不到一半预计今年的销售额能回升。

但也有复苏的迹象。线上销售持续增长,吸引了一部分新买家;画廊和拍卖行正在设立新的临时地点,以吸引客户;艺博会也在寻找方法,呈现规模缩小的现场活动。或许一个实习项目的成本还没有在《纽约时报》上登一整版广告贵,而且还可能产生更长远的影响——当我们采取措施、试图走向复苏时,是否也应该把“对人的投资”看作是保持长期盈利能力的必要举措。

我们所处的行业中有一些结构性壁垒:低工资使人们无法起步;机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囤积起来;认识“对的人”十分重要。我们都在支持这些障碍方面发挥着作用,但我们也可以帮助消除这些障碍。

在日常生活之外,我们可以认识到自己经验的力量,并找到方法利用它为他人创造价值。最后,我们可以一起创造机会,通过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来识别、鼓励和培养不同的人才。

*本文作者Joe DunningDunning & Partners的创始人,该公司专门通过与商业的创造性合作来支持艺术。


文丨Joe Dunning

返回页首